Monday, 5 September 2011

香港的问题 。 。 。

港人治港能力之低,是很多人的意料之外。这除了反映了香港的殖民地历史和英国人培养奴才太监的功夫了得之外,还有其它的客观原因 。 。 。
为了耳根清静,已经足足有三十年家里没有电视了。对于“国际”主流传媒,亦老早失去了信任和兴趣。不过间中还会凑凑热闹翻阅大标题。至于港闻头条,则是与我无关。我基本上与香港幼稚吵闹的所谓“政治”,已经隔绝多时。不过朋友仍然很多。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总会从闲谈中听到一些经过他们的智慧滤过的本地时事。昨天与一班友人午餐时,东拉西扯之间听到几件近期的港闻“大事”,感觉到这个地方仍然一如既往的不知所谓。
李克强访港时在港大的无聊风波是其一。听起来当时的保安措施,并不比李克勤开演唱会严厉很多。与欧美政要自以为是的高度保安要求,更加不能相比。但校长却要遭受“教育尚未成功”的同学们玩文革式清算。身为香港最高学府最高领导人的徐校长,竟然“死死气”地跟随着本地的最高智慧,至紧要保住分工。完没有一个学者坚持原则的情操,勇气和尊严。
另外又听到港铁从纽约请了个新总裁。哇!香港搞了几十年地铁,成绩斐然。与伦敦纽约相比,不论服务水平,整洁程度,安全记录,都胜过太多太多而无不及。竟然连个本地的继任人选也没有?机构内一个(不论种族)可以胜任的香港人也找不到,而要远赴比港铁低班十倍的纽约猎头?地铁一例,是否证明香港人如果不是一群几十年也学不会开火车的笨蛋,便是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的白痴,或只懂得靠盲目崇外来满足自己的强烈民族自卑感的奴才?呃,也不出奇。中文大学连研究粤语正确发音的项目,也靠美国耶鲁大学支持,可想而知。
本来香港虽然政治上一塌糊涂,但在脱离了政治滋扰的操作范畴上,仍然有很多国际首屈一指的成就。 随便数数:以港铁为核心的公共交通是其一;机场过关的效率是其二;基本上高度克制和大致合理的警队是其三。既然香港这条烂船还有好几斤钉,受了人家好处要搞鬼和急于要找新鲜话题作秀赚几个钱的政客才子,传媒喉舌人之类,当然仍有必要大力针对。
话题一转,有人提到政府派每人六千块的闹剧。连派钱也可以派到一身蚁的政府,我看应该是人类史上的一个突破了。小小的澳门,派钱派了好几年,风平浪静,举澳欢腾。香港为何不学习一下呢?理由是小澳门比较落后,喜欢按照人情常理来办事。大香港比较先进,凡事按照公务员就业需求而复杂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理念也。
港人治港能力之低,是很多人的意料之外。这除了反映了香港的殖民地历史和英国人培养奴才太监的功夫了得之外,还有其它的客观原因。除了封建皇朝的末代君主之外,不论任何政治制度下的领导人,一般都要经过现实权力斗争的洗礼才可以上位。上位之后,要坐稳交椅,也必须具有高度政治眼光技巧和管理智慧,还要懂得权术和深谙平衡之道。必要作出牺牲,妥协,斗争,或赌博的时候,能够当机立断。即使没有大将之风范,也必须具有奸雄之谋略。以上的基础条件,在殖民地长大的香港政治家领导人,丝毫不备。但由于历史原因,通通都跳升了十几班直上高位。
香港很多“评论员”经常口沫横飞地把港人的历史性贫血,归咎于“阿爷”背后干预。哎,这类人的无知自大,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滑稽程度。现今国际形势,正处于严峻的转捩点。中国面对的内外挑战一大串,复杂微妙,都有着巨大深远的影响。京官们又哪来闲情去理会香港幼稚吵闹的政治闹剧呢?反正大的主权事项如外交军事等,已经顺利接收过来。有关经济金融的大局,可以效法华尔街控制华盛顿的一套来间接管治。其它的事情,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茶杯风波。做大事的人,谁又会有空理会呢?
中央插手香港鸡毛蒜皮的小人斗嘴政治丑剧,只有百害而无一利。在北京九打木人巷出身的政治大佬们,又怎会不清楚这点?香港很多人莫明其妙,整天人喊你喊,粗声大气要争取的来佬翻版民主,很快便会到手。因为美式民主这东西,虽然利弊已经十分明显,明眼人有目共睹。但香港明眼人不多。对于醉心动人口号,喜欢多叫喊少思考的人民,仍然很难说明。所以最佳办法便是给予香港民主。香港有了民主之后,后果应该不难推测。不过最差劲的情况应该也不至于全盘失控。思觉失调的特区也没有影响全国的大局的资格。倒不如让香港与台湾联手,作为大陆十三亿同胞的真实反面教材?
时间无多了。香港人还是赶快想想,当全面直选来临的时候,选谁出来当个稍为像样的特首吧。假如你像我一样,想爆头也想不出一个像样的人类出来担此重任,哪么便要开始动另类脑筋,看看到时候如何把问题赖到大陆人身上去,好挽回香港的面子哦。

2 comments:

Roast duck said...

I missed this. Well written.

James Tam 谭炳昌 said...

Thanks Roast D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