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过渡


过渡简介


过渡曾经是笔名。当然笔名也只属过渡现象。由于种种原因,笔名不中用了。弃掉又可惜,于是暂时保留为博客名称,继续登载一些无常故事,反复意见和即兴随笔。

我的长篇小说“笙歌”主要讲些“智人”们的傻故事。一群秃猴,凭着小聪明,媲美齐天大圣,自称“万物之灵”, 整天千方百计耍花招,破坏自己唯一的生存环境,死到临头还洋洋自得;是个丰富滑稽的大题材,写之不尽。

这里有“笙歌”的介绍文章

这个博客,中英并照,但绝对不是互相翻译。我用的是现代的简体中文,理由十分简单,在以下博文有解释:香港的努力落后。

用两种截然不同的语文表达意念和描述感情,是个有意思的学习过程和写作经验。它逼使我从不同的文化角度和社会习惯去观察同一件事情。创作故事的时候,为了尽量与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生动沟通,甚至会把人物,境况和对话等按照语言作出改动。这个经验令我更深刻地体会到,语言背后的文化基因,对我们做人处事的方法和观点,影响至深,并非乖巧的三言两语可以完全翻译过来的。

我喜欢写作,但不喜欢以铺排漂亮文字为创作的目的。文字无非表达工具而已,思想才是文章的灵魂。但是任何的“想法”都会随着时间,处境,和经验演变。除了被盲目信仰阉割了思考能力的人之外,今天的肯定可以是明天的迷失。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不断的学习和进步,会鼓励今天的我批判打倒昨天的我。年青的自信,不经常被自己的成熟所嘲弄吗?

反正人生无非一连串的过渡,能够在每一个阶段把自己对当世的印象用文字记录下来,也不失为一种过瘾的过渡方式。

谭炳昌
2012年10月修改

请看过渡下一步:http://guo-du.blogspot.hk/2011/11/blog-post.html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