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Febr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三章 之(七) “Z 壹族”


第三章之(七)
「Z 壹族」
任何生命出現之後,絕種只不過是早晚的事,不值得大驚小怪。
人類為何不育?老馬有他的看法。

鏈接到上一節:「剖白」
馬依力望著宋笙憑欄深思,被滿腦子矛盾折騰。
宋笙這四十多歲的 “年輕人” 雖然不算多愁,卻頗為善感。宋煥說這是遺傳了外祖父幾條憂鬱基因所致。雖然宋煥把他自小訓練成一條勇往直前的蠻荒好漢,不過本性難移。宋笙憂鬱的一面偶爾會冒頭,與後天的強悍一爭長短。兩方面的性格拉扯,有時令宋笙更全面,有時使他左右為難。人最怕和自己意見不合。與別人爭拗比較有方向;和自己爭拗則充滿矛盾。無論那一方勝出,輸家都是自己。
今早他親身感受到人在死亡邊緣掙扎的滋味,和生活在洪荒世界的無助。看來這遭遇激發了他的矛盾,引發了一場內部鬥爭。

Sunday, 20 Febr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三章 之(六) “剖白”


剖白
宋笙把早上處置垂死老人的經過告訴馬依力。做好心,真不容易。

鏈接到「笙歌」上一節:「終極分子」

豪宅內的雞大概餓急了,叫聲越來不耐煩。
馬依力入定時聽而不聞的雞叫,現在一聲比一聲響亮,敲打他的耳識。天未亮,他已經餵了一輪雞。通常早課完畢後,還會放它們走地,鍛鍊雞肉,改良口感。在文明過後的洪荒世界,先有雞,才有蛋。雞還會製造肥料,很寶貴。不過很難避免間中被野狗吃掉幾只。
老馬互擦雙掌,輕輕按摩眼睛和臉龐後,才把眼鏡從黃花梨盒子拿出來戴上。他用來放置眼鏡的明朝古董,設計平淡,木質溫厚,是在一家荒棄了的古董店發現的。幾百年來,這盒子不知藏過多少金銀珠寶,情詩密函,用來裝眼鏡可能有些委屈。但他這副親手製作的眼鏡是隨身寶,不能再遭意外。
他抬頭看見到宋笙在石牆頭盤膝而坐, 閉目養神,恬靜的外表暗藏不安。馬依力想靜靜走開,讓徒弟自尋安靜。豈料腳步未開,宋笙已經張眼大叫:師傅早晨!

Thursday, 17 February 2011

Temple Street Cabaret 廟街歌廳


Temple Street is home to Hong Kong's famous night market. Comprising just a few city blocks, it's a time capsule, preserving a James Bond version of the Orient: Street-side Dai Pai Dong eateries, marjong gambling dens, vendors selling snake biles, hidden brothels, outdoor Cantonese operas, fortune tellers with card-picking birds, old folks hanging around the park, absorbing energy from the bustle, while waiting for it to disperse so they can sleep. 
On the side, nearly unnioticed, are a few cabarets. A few months ago, I ventured inside and used my dated phone to take a few snapshots of the honky-tonk kept languidly alive by ageing customers. When they weren’t singing, they played cards with the boss, sipped tea, drank beer, chatted, napped, or just sat and watched their favourite nightclub fading in front of their eyes. 
香港著名的廟街,是遊客必到之地。幾條街的夜市,晚上人頭湧湧,熙來攘往。無數街檔販賣著型型種種的廉價貨色。空氣中瀰漫著大排檔煲仔飯和小菜粉面的香氣。麻將館,買蛇膽的小販,暗打眼色的流鶯,大鑼大鼓的露天戲棚,能說流利三語,中西傳統兼顧的算命佬,和在小花園散步閒談的老人家,構成一幅五光十色的動畫,停留在六十年代好萊塢眼中的東方。


在夜市的一旁,有幾家閃亮著霓虹招牌的歌廳。對於廟街的歌廳,我足足好奇了幾十年,也找不到機會去見識見識。終於幾個月前去了,用電話偷拍了幾張照片。暗淡的燈光之下,都是老顧客:唱歌的唱歌,不唱歌的喝茶喝啤酒吃瓜子聊天。有人打盹睡覺,或跟老闆打紙牌。也有人獨坐一角,默默看著熟識的燈紅酒綠,隨著懷舊的歌聲在眼前消逝。
































Guo Du 2.2011

Saturday, 12 Febr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三章 之(五) “終極分子”


終極分子
既是終極之物,當然無所不在,無從著跡,若有若無,若隱若現於有無之間;也必然不存過去,沒有將來。
既是永恆的一剎那,亦是一剎那的永恆。 

「鏈接到上一節:牛津太極」


完成碩士課程後,馬依力打算繼續進修,到位於法國和瑞士邊界,舉世聞名的強子對撞機” LHC從事研究工作。不少頭腦精明的分子物理學家,都夢想以更大的能量,把更小的分子迎頭痛擊,徹底撞個粉碎。碎得不能再碎的,大概便是天地萬物的基本元素:終極分子,暱稱上帝分子。馬依力的碩士論文很有分量,評價甚高。博士學位的研究基金亦已落實,看來前途無量。
一條25公里長的地下對撞機,算得上是人類創舉。 可惜這創舉太複雜,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維修。偶爾運作正常,大家便急忙安排對撞 —— 砰!這科研手段雖然野蠻,但也頗為刺激,足以引人入勝。有資格的科學家都希望來這裡碰碰運氣,說不定碰出一粒半粒像樣的東西出來,轉頭去挪威領個獎,名成利就。

Friday, 11 February 2011

Shadow of sunshine 青出于蓝


I took this picture a while ago. I woke up one morning and discovered that the shadow can be brighter than the object, and more cheerful. All it needs is a little encouragement from the sun. Thought I'd share that little bit of sunshine with you.

这是我几个月前拍的照片。有一天早上起来,偶然发觉影子可以比原物更灿烂,更有姿采,只虽一点点的阳光鼓励鼓励,和你分享。

Monday, 7 Febr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三章 之(四) “牛津太極”


第三章  之(四)
牛津太極
- 年輕的馬依力,竟然在牛津發現老莊哲理,學習太極 -

鏈接到上一節「科學道人」

馬依力20221215號在香港出生。 客觀來說,他的來臨絲毫不值得大驚小怪。 人類當時的繁殖能力正處巔峰。同一天就有六十多萬個小朋友在全球各地出世;正所謂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他們和小馬同屬一個生肖和星座,各自等候面對不同的命運。
話雖如此,馬依力的父母仍然隆重其事。爸爸馬勇甚至破例不上班,親身到醫院旁觀老婆作動。可惜生孩子這事情很難說得准:哎呀哎呀的,一個又一個小時過了去,只聽老婆叫,不見人出來,把他快急死了。他不停地打電話,耳朵又紅又熱,關心著一單重大買賣:小張,你聽著:我不肯定要在這裡呆多久,反正你一有消息就打電話給我。對!這裡的鬼規矩很多,如果手機關了你便先發短訊。沒錯沒錯!我要第一時間知道。好!別忘啦!
他老婆站了起來,扶著床邊深呼吸。趁老公剛打完一個電話,便按著腰部,一邊呻吟,一邊關心起來:怎麼啦?搞掂了嗎?一早就不應該聽你那姑姑胡說八道,說擇日剖腹會影響孩子的自然業力。現在全公司的命運也給影響了。哎呀!真要命呀老公!
馬勇一邊埋頭發短訊,一邊說:老婆呀!公司的事你現在不要管啦。趕快專心生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