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September 2014

佔中如何收科?


當很多人被佔中騎劫了情緒之際,我想嘗試分析佔中之目的為何?而最佳和最壞的後果會是甚麼。

背後原因

佔中運動背後的外來因素量暫且不提,一群市民洶湧上街必定也有其內在原因。我認為(學校和家庭)教育可能是其中一個。港英撤走前把大學教育普及化,人人有學位,皆大歡喜。誰知學士太多,變成了社會問題。戴了四方帽,高不成低不就,造成了一代人的納悶。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像今天的大陸,肚子不餓,但不過份富裕的人,做人特別起勁。但今天的香港,不愁衣食,以為拿著文憑可以做經理,結果要電話推銷,心理不平衡可以想像。

回歸後,有些莫名其妙的教育制度,更令社會階層間的流動速度不比從前。屋邨的孩子,愈來愈難突圍而出,夢想飛黃騰達。中產孩子們,由傭人帶大,不少十幾歲不會煮即食面,只覺萬事應份,所以任何事都不稱心,心理失衡惡化。

與此同時,這一代萬事應份的年輕人,突然要面對兩方面的外來競爭。歐美的民主國家經濟衰落,選舉無補於事。很多有膽色有專長的人,拿起背包往亞洲闖天下。這批過江龍不同殖民地時代的鬼佬,沒有政府包庇,戰鬥力強。本地嬌寵慣了的應份一代不是對手。但對手是鬼佬,對懷有殖民地陰影的人來說,鬼佬佔上風有延續性,不難接受。

另一方面的競爭可不能接受了!中國大陸,在二三十年間的改變速度,超出了一般香港人的想像力。新一代的精英,遠遠拋離香港的應份一代。這就麻煩了。憎人富貴厭人窮的中產,要向大陸佬認低威,簡直不能接受,於是造成了香港特有的自我種族歧視”。競爭不過便咒罵出氣。香港和幾十年來不停預測中國即將崩潰的國際自由傳媒,見勢煽風點火,甚至無中生有,好不熱鬧。有些老師也趁機加入,擺脫了作育英才的煩悶。很奇怪,這批佔中老師,好像沒有教醫科和理工科的,值得社會學教授們玩完佔中坐下來研究研究。

篇幅有限,其它的背後因素我就不在此猜測了。只想說特區政府自回歸來,過份討好,矯枉過正,毫無領導能力,也是事實。但香港基因如是,以前有英國精英坐鎮,現在又自我歧視,抗拒大陸精英獻計,是個死結。

佔中目的為何呢?

奇怪地,香港的內在矛盾,並不包括在佔中人士的議題之內。可能民主自由作為口號比較簡單抽象,可以沒完沒了地搞下去吧。把具體問題拿出來爭議,分分鐘會爭出個解決方案,那豈不是要被逼收科?

但單憑民主這空泛口號做招牌,的確有些古怪。稍微有留意國際時事的人,也知道千變萬化的所謂民主制度,處處問題百出:不論英式美式希臘式,伊拉克,阿富汗,泰國,埃及,菲律賓,法國,印度,日本。。。。都有嚴重的政治問題。最新統計,只有百分之七的美國人民信任國會,根本談不上代表性!但左選右選,都是同一批人,無奈無奈。唯獨是迷信民主口號的人,跟宗教傳教士一樣,甚麼都不想聽,單憑一個信念,不假思索,勇往直前,把民主變成宗教的代替品。這問題我以前討論過,有興趣可以看看我的陰謀論。這裡便不囉嗦了。

那麼佔中會如何收科呢?

明知和民主宗教的狂熱份子討論道理沒有成效,倒不如看看這次運動的實際效果吧。

假如佔中人仕的目的是分化和搗亂,那麼目標已經達到,應該收手了。假如目的是要中央屈服於他們那套的話,算他們佔完中環佔九龍,佔完九龍佔離島新界,會有成功機會嗎?你覺得有的話,我很樂意跟你打賭哦!

那麼這次佔中的最樂觀結局會是甚麼呢?香港人慣了來去匆匆,搞了幾天,開始悶,於是回家上網打機,也算做過民主鬥士,有相片為證,是最樂觀的收場。傳媒繼續日罵夜罵,同時投訴沒有新聞自由,大家也習慣。最後沒有傷亡,馬照跑,舞照跳。

最壞結局呢?情況不可收拾,中央宣佈緊急狀態,暫停一國兩制,局部接管。哇!大件事咯!股票跌一萬點(我可能會拼命借錢入貨),國際傳媒和西方國家一如平常地大吵大鬧,罵不停口。哪又如何呢?大概三分一港人會熱烈歡迎。另外三分一若無其事。最後三分一呼天搶地。移民的趕快。回歸的也有。反正一片混亂。

三年後,假如核戰還未爆發,環境災害還沒有把智人絕種,恆生指大概已數回復高位,可能高過深圳。英美報章按時出篇樣板文章,說香港已死,而中國不按照他們的意思改革的話,也活不了多久。聽了六十年的咒語,還不習慣嗎?

究竟結局如何,我拭目以待。但暫時來說,交通是比較麻煩。

譚炳昌

29 09 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