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June 2015

A New EurAsian Century?



While stock markets climb relentlessly, humanity sits blithely at the brink of self-destruction through military conflicts and environmental devastation. But being only at the brink also means we may still be able to avoid it. I believe a key hope depends on how successful Eurasia manages to restore a world order which belongs to the world, not just one or two bullies. Unthinkable? Not according to history.
For years, the Western media have been hyperventilating between China’s “imminent collapse by five in the afternoon” and a looming “Chinese Century”. Entertaining only extreme outcomes, however, they have overlooked a highly probable scenario outside their thinking box — a multi-polar world evolving around a Eurasian axis.  This is a scenario which dominated most of human history until very recently — the last century or two.

夢想亞歐新紀元




這個歌舞昇平,股票飆升的世界,其實十分危險。一下擦槍走火,隨時要承受人類史上最嚴重的災難。不過有危便有機。我相信化解目前危機的一個現實希望,是歐亞攜手創造一個真正屬於大多數人的世界新秩序,擺脫單靠槍桿子打造一言堂的所謂 「世界秩序」。難以想象?但幾千年來,這世界絕大部分時候都由歐亞主導,並非什麼新噱頭。
西方的 「自由傳媒」 散播中國威脅論多年,已成耳邊之風。它們這分鐘預測中國會於今天下午收工前崩潰,另一分鐘估計中國即將取代美國;二十一世紀會是 「中國世紀」 云云。這兩個極端的預測都很刺激,戲劇性豐富,迎合市場口味,卻忽略了最有可能發生,也最應該發生的 「歐亞新秩序」。

Sunday, 7 June 2015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8)“挖洞型经济(下篇)”

挖洞型經濟(下)

老馬認為發達社會的經濟活動,
很大程度上是你挖一個洞,我來填上,
最後大家都很忙,也有了為事業而努力的目標。。。




續上篇。。。

老馬故意把當年如何按照規則,跟足程序,把項目引進死胡同兜圈的 “業績” 說得眉飛色舞,旨在刺激尊信。尊信果然面色起了反應,越來越紅潤。你這種行為,跟跟跟。。。偷有甚麼分別他終於忍不住要打斷老馬。
有!有天淵之別。老馬竪起食指,肯定地回答。
尊信沒有等他解釋,便繼續說道:政府和納稅人給你工資,指望你做好環保工作。你不但未有盡職,還耍花招把項目搞成大昏迷,薪水卻照支,這不是偷是甚麼?
呃,何止支薪水那麼簡單。我其它的福利和補貼多不勝數呢!
還有,外國的知識產權。。。
這點你放心!政府辦事,最尊重知識產權。這類文章,連原作者的親生媽媽也讀不下去。我肯用,他們都再三感謝賞臉。馬依力頓了一頓,一臉嚴肅地繼續說下去:社會通過人民選出來的代表,清楚說明了他們根本不知道希望我做些甚麼。那我最後沒有執行老闆自己也不明所以的任命,又何來失職之言呢?

Wednesday, 3 June 2015

回覆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友人傳來一封網上流行,據說是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標題很有感嘆,說:「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讀完心好痛,感覺無法呼吸)」

哈!我看罷此信,卻十分安心,呼吸暢順。文中所提到的很多缺點,的確是中華民族的「弱點」,但也同時是強項,人生就是這樣模稜兩可。「刀沒有兩頭利」,中國的哲人在這方面看得很透,這智慧也深入民間。

「中國人」 對付外族侵略很有經驗,所以很實際,處下風陷絕境之時,不會包條頭巾做 「神風死士」,或剖腹放腸餵野狗。那麼暫時容忍,甚至服從侵略者,是否等於「投降」呢?從歷史的角度看,倒要放長雙眼!蒙古當時是「外族」,打敗了中國,幾百年後變成「中國的少數民族」,在五星旗上一顆小星。與蒙古人一般凶悍,但文化修養較佳的女真人,亦復如是。滿清皇帝最後漢語比自已的母語強。日本人上次給跑掉了,是緣分,否則也是同樣下場,三百年後要受中央政府特別保護,穿和服跳舞娛樂遊客。可惜日本自投羅網的機會可能已經難逢了。。。

Monday, 1 June 2015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7)“挖洞型经济(中篇)”

挖洞型經濟(中)

馬依力認為“白做白干”是浪費精力和天然資源的行為。
把多餘的勤奮說成美德,是妖言惑眾!
他試問一頭老虎,多跑幾十里冤枉路獵食,是否比其同類更有美德呢?


接上篇。。。

勞動是每個社會成員的天職和義務。只有工作可以客觀量度個人在群體中的相對貢獻和價值,是最基本的社群道德。尊信大義凜然的說了一遍,自己也覺得耳熟能詳。他跟老馬閒來無事,一杯在手,老愛把往昔人間的是非功過,重複辯論。幸而老人家善忘,加上兩杯美酒助興,重複也不單調。雖然大部分話題都已經是明日黃花,兩老仍然抱著半腔熱情,各持己見地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對質,也實在比相對無言有趣。
呀?老馬張大口,以一副極為驚訝的表情望著尊信。
工作的看法,他跟尊信可以說各走極端。馬依力認為大部分 文明社會的所謂工作,都是些可幹可不幹的雜務。人太多,吃不飽固然麻煩,吃飽了無所事事,會更麻煩。幸好有事業作藉口,讓人們視為目標,努力奮鬥。在跑狗場的電兔,雖然無骨無肉無味道無營養,卻能替狗群提供目標和方向,以免四處亂跑。對人群來說,工作就有如電兔,可以製造幻覺,維持社會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