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February 2015

佔中背後的怨氣來源

佔中幕後的種種原因很多人已經分析過了。目的為搞事而搞事的政棍無賴,市民大眾自有判決,暫時無需多講。但很多支持或同情者,其實都沒有不良意圖。究竟他們的怨氣由甚麼形成呢?我想趁佔中暫時塵埃落定,垃圾已被妥善堆填之際,嘗試剖析一下。

佔中期間,朋友們有黃有藍,界線鮮明。大概來說,撐藍的多數是搞科技做生意的人,比較面對現實和著重分析。撐黃的很多都是藝術家,音樂師,和瑜伽老師之類。他們的腦筋不一定是次貨,但性格使然,喜歡跟隨心性,不太注重分析。他們同情佔中,主要是覺得社會有很多不是之處,只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在早前的一篇博文佔中如何收科http://guo-du.blogspot.hk/2014/09/blog-post_29.html 裏也說過,被利用佔中的人,很多都有股值得同情和關注的怨氣,可惜被民主政棍和其他勢力舞動自由民主的漂亮標籤分了心蒙了眼,看不見怨忿的根源,其实是日益嚴重的財富差距和越來越呆滯的階級流動。

在任何資本主義主導的經濟體系,貧富差距正常只會逐漸擴大,不會收縮。這是全世界的經驗,不是香港獨有的現象。佔中運動模仿了佔領華爾街的形態,卻沒有瞭解美國的運動的內容,不知道美國正因為有民主,也有自由經濟,窮人只有投票發洩的分,並無實質的影響力,因此佔領華爾街所針對的不公,暫時看不到有任何解決的希望。

不久前,香港仍然處於相對貧窮的日子。除了殖民地主人由於種族優秀,八字精彩,無需努力之外,全港老百姓都要為生活搏鬥。由於絕大部分人都不富有,窮日子倒過得很有伴,心理比較平衡。而社會上層人煙稀薄,空間甚多。這兩個因素的組合,很適合中國人的胃口,於是大家埋頭苦幹,創造奇跡,結果是有目共睹。

富不過三代其中一個較科學的原因,是物料平衡和飽和現象。

一個社會整體來說能積聚的財富有限。假如一半的人囤積了九成的財富,另一半人便只有靠剩下來的一成糊口。再者,下層人士往上爬的難度,也會與日俱增。上面的階梯已有人滿之患,而他們的有利位置,最終會不論本事由後人承繼。當整體經濟有增長的時候,又會被納入資產回報,通通落到頂層人士的口袋中。因為在成熟的資本主義體系中,大家都是為資本服務的老百姓,不對嗎?我在小說笙歌里也討論過這個問題:未經努力的財庫繼承,相比古代的封建世襲,同樣不公平,包裝比較迷人而已。

與此同時,香港的教育制度不斷腐爛。低下層的孩子連最傳統的晉升渠道也被封殺了,十分無奈。只有專心做草根,讓人踐踏。

但草根並非佔中的主要動力。可能是草根要搵食,沒有條件搞天馬行空的玩意吧。佔中最主要的士卒,竟然是吃飽了無憂米的中產青年,很多人可能會覺得意外。但細心分析之下,會發覺凡事都有其因果。

在雙對貧窮的日子里,大家都有較明確的目標。年輕人朝著這目標奮鬥,十分積極,心裡面也很實在。這是人性,一向如是。

經過港英政府一輩子不干預政策把絕大部分的財富落入了極少數家族的手中之後。剩餘的殘渣通通被早期進身中產的人舔乾舔淨。中國人的儲蓄習慣本來很好,但現代人的儲蓄,已經不是積穀防冬的問題,而是希望下一代,甚至下五代的兒孫,都有資格一出生便翹高雙腳,安渡餘生的怪獸心理。但這樣一來,不單止在低下層的草根被困,中產孩子們也陷入了一個由愛心布成的死局。

香港的塗鴉,為甚麼都是英語的呢?
這一代由賓賓阿姨帶大的小中產,自少飽受栽培,除了補習英文,還有私家教練指導鋼琴,書法,芭蕾舞,高爾夫。他們雖然不會煎荷包蛋,但對於人生的基本要求,衣食住行之類,看不上眼,覺得太庸俗了!連其他的人生目標,父母在能力範圍內也替他們一一攻破,房子也買好了。年輕人剩下的,只有空虛。年青人都渴求理想。但沒有了奮鬥目標,空談理想,也不知從何開始。青春的本能變了難言之癢,看不見,搔不著。痕死了也驗不出死因。

在怪獸父母的悉心安排下,小中產們不用面對掙扎,責任,奮鬥,風險,後果,也嘗不到努力不懈換來的成功快感,喪失了人類自古以來最踏實的生存意義。於是不少年青人把精力和野心轉投電子遊戲,上網打機。一部分也學人搞政治理想,但沒有下苦功研究和思考的習慣和必要。他們心裡有衝動,但討厭使勁。他們蔑視現實,反正現實與他們的關係不大。由於被老師輕易洗了腦,他們不經思考判斷,便盲目反共反華。但對西方制度的利弊,卻不求甚解,只學了幾句標準口號。他們熱烈崇拜個人主義,卻不能沒有了同輩在臉譜的認許和猛 “贊”。智人活了二十萬年,這一代的小中產可能生活得最舒適,最矛盾,也最不爽了。

就在懊惱空虛之余,救星出現!有成年人提議玩革命!反正當今暴政婆媽軟弱,放心亂搞也不怕有不舒服的後果。好!搞就搞吧!他們帶上神風敢死隊頭巾,儼然東洋革命英雄,手中揮舞著尖利的黃雨傘,口裡喊著自由!民主!,向空中樓閣衝鋒陷陣過去,好不威風!


譚炳昌於過渡 
2015年2月16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