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March 2011

书评:货币战争3 - 金融高边疆






This review of a Chinese book does not have an English version.


友人问我最近看了什么好书。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货币战争-3”。虽然一本书究竟好与不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认为“货币战争-3” 是家里五个书架上其中最重要的一本。
货币这东西,纵使有人称之为万恶之首,但现代社会里,不论贫富,每天都会对它作出不同程度上的接触,使用和管理。日久习以为常,对它的本质为何,近况和价值有否改变,一般人都难免会变得麻木,不再予以思考。
宋鸿兵先生的第一本“货币战争”,令我大开眼界。美联储是美国国会没有权力核数的私人银行,是个简单而极其重要的事实,竟然鲜为人知。我开头也半信半疑,于是自己作出了多方面的质料搜集,才核实这个违反直觉的事实。不少我认识的美国人,因为懒得研究,而传媒都很自觉地回避这个犯禁的课题,到今天仍然认定这是个“阴谋论”;可见用金钱有效控制“自由传媒”,比用政治手段操控高明。也可以看得出美国的摩登“愚民政策”,比孔夫子厉害得多。“爱美人士们”,应该引以为荣。
不过以我的看法,美国其实是“国际银行家”的 “战败国和殖民地”,挺可怜的。这个领悟,亦把我一向 “发自心性灵感” 的投资取向有所改变,重新引导,得益不浅。


货币战争-2 开头的四章比较专注欧洲的货币历史和各大贪婪家族的兴衰,牵涉的人脉关系繁复。对欧洲近代史没有基本认识的读者,可能会觉得比较艰涩。从第五章开始,是越看越精彩。全书最后三章,尤其是有关“国际统一货币”一课,更是发人深省。
货币战争-3:金融高边疆,把中国和日本的近代金融史,以轻松讽刺的笔锋,深入浅出的分析得一清二楚。把清朝和国民政府差点儿令中国沦为另一个“金融殖民地”的惊险过程,交待得有条有理。连对历史不感兴趣,对金融货币的运作一头雾水的人,也可以看得津津有味。单从“写书”的角度去看,已经是个成就。[货3]最后的两课,也是最精彩的两课,把当今中国千年一遇的一些危险和机会,明亮的摊在眼前,令我拍案叫绝。


假如每个中国人,都花一点时间把 几本[货币战争]的质料和分析具体消化,会对我们认清形势,抓紧机遇,大有启发。就像宋先生在[货3]的结论所说,可以做到 “利国,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宋鸿兵先生以普及手法,教育了今天的国民金融高边疆的重要性,实在功德无量。

Sunday, 27 March 2011

小说 “笙歌” 第四章 之(四)“邂逅 (下半部)”

第四章  之(四)
邂逅 (下半部)

在此情此景,更老實的男人也會吹牛,而更精明的女人也會相信。
不過瑞涯深信他們不是一般的男人和女人


。。。(續上節)

我真佩服你,吃這午餐肉可以吃得哪麼香!
我受過專門訓練的,每一餐都當是最後晚餐來吃。這樣味道自然好,無需精心烹調。省時省力。
贈你八個字:似是而非,胡說八道!
那麼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再看看:東西吃了下去,有機會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今生不再分離。現在有短短的一刻,可以看見,甚至嘗到自己的本質,是不是很難得的緣份交叉點?
我看這東西,吃下去都變屎!
呃,屎也是我的一部份呀!當你說大家交個朋友時,我肚裡長長的一條糞便,只要一天未鑽出來,也算是你的朋友呀!
哇你這個人很嘔心哦!
__________________

Saturday, 19 March 2011

小说 “笙歌” 第四章 之(三)“邂逅 (上半部)”

邂逅
注定要遇上的時候,統計學和機會率其實都沒有意義。。。


宋笙一絲不掛,蹲在沙灘生火。大掃除後的心境很單純,只想著一件事:晚餐。
正當他享受著這平靜一刻的時候,突然有個女人在眼角出現。驟眼看還是個年輕女人呢!她身穿雪白松身裙,圍上橙紅帔肩,在夕陽的誇耀下,鮮艷得有些不真實。她背向日落,面對大海,避開正視赤條條的宋笙。宋笙頓時心跳加速,激素劇增,準備應付這可能是疲勞過度所產生的幻覺。哎,平靜的一刻,竟然如斯短暫。
他急忙拿起毛巾往腰間圍住,然後跪在地上,心不在焉地繼續煽火。假如來人是位阿公阿婆,他肯定會高聲招呼。遇見同類畢竟是開心大事。但眼角掃到的是個年輕得令他愕然的女人。自己又沒有穿褲子。。可憐宋笙疲累的腦袋,像個筋疲力竭的士兵,剛躺下來休息了幾分鐘,戰鼓又咚咚乍響,還響得挺急。
他圍好了毛巾,瑞涯才施施然向著他踱步進發。他迷迷糊糊地覺得,這個女人正一步步走進自己的生命。如此過火的反應,是衝動?魯莽?寂寞的後果?還是崩潰的前奏呢?他暫時無暇研究。她一步一步走近,好像走了很久,很久,很久。。。
永恆的一刻也會過去。宋笙的時空終於解凍。
你好!他暫停煽火,滿頭大汗地說:請問小姐是人是鬼?
暫時還勉強算人吧。她笑了一笑,用鼻子指出在崖上俯瞰的別墅:我就住那兒。去了地方幾天,回來看見你在這裡,便下來打個招呼。這沙灘很久沒有見過泳客啦。

Sunday, 6 March 2011

小說 “笙歌” 第四章 之(一) “石澳淚”

“笙歌” 第四章  之(一)
石澳淚


瑞涯一邊在百葉窗後偷看那男人,一邊用大毛巾拼命擦乾頭髮。
她焦急得要尿褲子了,同時又為自己這急相感到尷尬和懊惱。她不相信自己躲在窗後偷看一個陌生男人足足三天,還為他痛哭了兩個晚上!更離譜的是,觀察了五十多個小時,她連一點苗頭也沒有看出來,卻單憑直覺知道自己正處一個極重要的人生交叉點。過去的一切都已經不重要。未來從這刻開始,要好好把握,半點也不能放過。
他今天看來好多了,但仍然滿懷悲傷。一個傷心的人是不會傷害別人的,對不對?瑞涯喃喃自語地問自己。問題毫無邏輯,答案卻很肯定:對!” 
到了這個地步,不對也得對。迷迷糊糊地偷窺了幾天,她已經難以自拔。失去了這個陌生人,她沒有信心可以再面對外面的淒涼死寂。她現在連維持呼吸的意志也好像有了依賴。他一旦離去。。。她不敢想下去。
在他出現之前,她每天都聽著大海重復不斷的節奏,跟它比賽耐性。海浪一個接一個衝上灘頭,瑞涯一口氣接一口氣地呼吸。
他突然間把寂寥驚破,為單調重復的晝夜加添了色彩,甚至引發激情。這兩天,瑞涯的世界重新有了生命內容。她覺得迷惘,甚至害怕,但久違了的活力在迴盪,提醒她仍然活著;不單只活著,還充滿了好奇,希望,幻想,和一種輕飄飄的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