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March 2015

小說 “笙歌” 第四章 之(二)“出走”


第四章  之(二)
出走


宋笙陪老馬往淺水灣探老婆回來,看見爸爸心愛的玉麒麟獨坐飯桌中央,下面壓著字條。他一口氣看了幾遍,仍然不大相信內容:就這樣?” 
他把字條放回原處,然後開始收拾背包:五條胡蘿蔔,兩個生番茄,兩條老爹用雞油保存的法式炸雞腿,三個紅番薯,幾個面餅,一個露營用的小鍋,一大瓶水,還有一罐古董豆豉鯪魚。加件襯衫,短褲,打火機,大毛巾,筆,記事簿,還有本關於狼的書。野狗就是狼,也是人類在蠻荒都市中最有威脅的競爭對手。對它們多一點瞭解不會錯。
他的單車孤零零地停在門口。爸爸的不見了。他背上包,開步便跑,心裡沒有目的地。他只想跑,不停地跑,讓強健的雙腿作主,把自己帶到哪裡都好。他不打算去找老爸。經宋煥策劃的出走,肯定天衣無縫。要找也不知道從何開始。腦袋里一片空白。不理,先跑!
 __________________

Saturday, 14 March 2015

Being Defensive About China



I can’t help being unfashionably “defensive” when it comes to the daily barrage of China bashing tirades. Why? Because I see the smokes of a “propaganda invasion” everywhere. Perhaps it’s just my paranoia? So what if it is. They said China was paranoid in kicking out Google and Facebook, and continue to say so with a straight face even after Edward Snowden so, there you go. Plus paranoia would be an affordable price, given the abominable examples in the Middle-East, Africa, and Eastern Europe.

中國人的輿論抗戰




有人說我很偏袒中國,對凡事都醜化中國人的評論,看到便忍不住口要駁斥。

他們說的沒錯,因為我清楚見到國際上的宣傳炮彈亂飛,造成遍地白痴,甚至國破家亡。當然有人會說這不過是我神經過敏。就由他說吧。當初中國把谷歌和 Facebook(臉書)踢走,也被很多人罵神經過敏,思想落後。直到斯洛登大爆內幕後,部分人仍然死不肯改變看法。面對盲目偏見,唯有嬉笑怒罵,或一笑置之。再環顧全球,神經不過敏的後果由中東到非洲到東歐,比比皆是。看來一個國家的神經系統,還是寧敏莫鈍較為保險。

這場不常規的世界大侵略,可以說是兩個世紀來帝國侵略的變態延續。在這場反帝國侵略的抗爭中,中國是後來者,處被動狀態,而明眼的中外人士,一直都偏於保守沈默,甘守下風,很少積極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