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August 2017

歷史的謊話



不少近代史其實大話連篇。以史為鑒這句話好像有點過時。西方人解釋說這是由於歷史是 「勝利者」 寫的,難免偏頗。為何勝利已經在握的人,反而作假呢?難道他們不知道假歷史對自己後代的不良影響嗎?

中國人看重歷史的程度,舉世無雙。史官這高難度的高危工作,遠在夏朝已經設立(太史令),一直以不同稱號保留至清末,足有四千年歷史。古代史官的權力很大,他們每天記錄皇帝的言行,而唐朝之前的皇帝按慣例是不許看史官的筆記本的。由於史官的記錄會影響皇上在青史上留個什麼名,天子自然有些緊張。間中脾氣失控,龍顏一怒之下將食古不化的史官腦袋搬家,偶爾也有發生。不過這類殺人案件一般都會被後來的史官記下來的。

古代史官使命感頑強,現代人很難想象。太史公司馬遷為了要寫 「史記」,漢武帝要閹要割也照樣忍受,結果完成了人類史上最偉大的史書,歷兩千多年而不衰。「史記」 至今仍然是研究中國史的中外學者的必讀典籍,是個一般人不大留意的文化大奇跡。為了盡量減低當代情緒的影響,一般正史都會經過很長時期的冷靜發酵,才由後世皇朝編寫的。中國的鬥爭,大部分都是內戰,一經時間沖淡,誰勝誰敗變得意義不大,「勝利者」 扭曲歷史的動機相對比西方少很多。其實 「近代史」 這現代詞語本身就有些矛盾,近代的是非,算得上歷史嗎?所以全世界的 「近代史」,可靠程度大概相當土豪或過氣總統的自傳吧。

中華文明千百年來屢經災劫,飽經風浪,仍能基本凝聚,成為最有連貫性和重生力量的古文明,與中國人重視歷史多少有點兒關係。歷史,有如中華文化的遺傳因子,將炎黃子孫的基因延續著。反之,近世紀的殖民霸權在海外的野蠻行為,如實記錄的話,會嚇死虔誠的老鄉,失去支持。反正山高皇帝遠,事實由我說了算,不少海盜煙商,屠城戰犯,便搖身一變成為開發蠻夷之地,教化土著,拯救靈魂的大英雄,名留 「灰史」。美帝國繼承了傳統,把 「編造事實」 的藝術推上更高層次。他們有好萊塢的編導演天分,加上完全受控的 「自由傳媒」 建立了龐大的話語力量,製造假新聞假事故,對國際對手大肆妖魔化,都屬家常便飯。他們為未來的史學家預造了大量真亦假時假亦真的材料,為自己的 「勝利者」 角度打下了基礎。看來樂觀的美國,早已肯定了自己是人類未來的歷史編輯了。

一個沒什麼歷史可言的國家,可能不會明白慣性篡改歷史的惡果,最終由自己的子孫來吃。一個常年做假賬的商人,做假賬的壓力只會越來越大,結果被積聚的矛盾埋葬,與現實脫節,迷失方向。不過現代民主帝國選出來的 「領導人」,視野最長不會超過短短幾年的競選週期。國家的未來與選票無關,可以不理,想理也理不來。

民主帝國手中的話語權,可以顛倒黑白,翻雲覆雨,傾覆政權,殺人於無形,破壞能力無人能及。老實說,任何國家都會於戰爭期間盡力妖魔化敵人。打仗跟小孩子打架的分別不外毀滅程度大小,心態並無兩樣。但懂規矩的小孩,也不會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無故散播謠言,中傷與自己沒有冤仇的同學或鄰居。在和平時期不停用言論武器惡性攻擊沒有冒犯自己的國家,近乎心理變態,的確不易理解。可能患有妄想症的人,覺得所有拒絕臣服的異類都有威脅,是潛在敵人,必須用各種手段不斷轟炸。

民主帝國也可能繼承了以往的殖民地霸權喜歡醜化別人的壞習慣。對老牌帝國們來說,被征服的異族都黑黑黃黃的,樣貌古怪,風俗落後,最適宜拿來取笑過癮,調劑精神之餘還可以培養國民優越感。這些嘲諷文化,慢慢養成了濃厚的種族歧視心態,根深蒂固,改得了口改不了心,妨礙了化解歷史宿怨,和外族溶入主流社會的過程。

最諷刺的是,西方超級強大的妖魔化能力,最終的受害人也是自己。動不動把假想敵和不聽話的嘍囉塗得漆黑,手下的 「自由傳媒」,輿論打手,你一句我三句,受害人毫無反抗能力,只有眼巴巴淪為落後貪腐,專制橫蠻的蠢材。紐約時報話我們中國人陋習特別多,人民不團結,體系有問題,總之一無是處,今天華盛頓時間下班前不崩潰,大概也熬不過明天中午了。這是一種勝利嗎?要知道,世事無常,「蠢材」 也有翻身日,間中還有值得效法的好主意,可恨大佬們就算心裡明知,也不好意思學習,唯有加油扭曲,繼續唱衰。於是任何與帝國不一致的看法做法,都會被唱衰唱臭。慣矣慣矣!誰料被唱的人越多,大佬自我改變的空間便越窄,慢慢將自己逼進牛角尖。而假想敵們,因為沒有自扣枷鎖,反而可以輕鬆開放地選擇學習值得仿效的做法,逐漸改良。你說誰著數呢?


利用話語權軟實力自我美化得不像樣的人,站在虛擬的道德巔峰,大地在我腳下,不可以說不威風。可是虛構的完美,早晚會被大量沈積了的歷史謊話壓垮。現實裡的橫行霸道,與口中的仁義道德差異日大,無法辯解,結果令國民和海外信眾(尤其會思考,見過世面的精英)徹底失望。每一個帝國的衰亡,最致命的破壞力通常來自內部,外人不過導火線,甚至藉口而已。這方面,「愚昧落後」 的中國人似乎吸收了少許歷史教訓。
譚炳昌23.08.2017



2 comments:

Philip Siu said...

其實我相信歷史没有对錯, 也不必計較真假。 比較可信的歷史就是圍繞自身過去发生的事件回憶, 但這也只能以片蓋全。放在桌面上的全是先有歷史观,才有歷史资料。歷史覌的形成肯定是有徧颇的, 勝利者的歷史覌与失败者的歷史观也肯定是南轅北轍的。過歷史上能形成权威的必然是當权者確立的歷史覌, 透過他們所䮾断的宣傳机器( 包括歷史教科書)宣揚。過往中國改朝換代, 老百姓没大意見与反对, 新的當权者也没有必要改寫以前的歷史, 只须稍加美化他們奪权的合理合法性即可。工業革命后英美相継崛起成為世界超級強权, 它們已自封為世界當权者, 必须強加於世界ㄧ个世界歷史观, 第ㄧ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韓战、越战、冷战...等, 由於範圍太大,人种語言詗異, 所傳遞的訉息必须非常簡單, 正義与邪惡、上帝与魔鬼、自由民主与獨裁極权等非黑即白的概念。
既然知道當中遊戱规则, 便不必太介懐歷史的評价, 関鍵是壯大自身的力量,把握好人民对政权发自心底的評价, 果断切断國际強权不懐好意的評价即可。

James Tam 谭炳昌 (过渡) said...

完全赞同!不过中国没有“上帝的绝对道德观”在旁制约,而大部分斗争都属“内战”,战争完毕,经过时间冲淡后,都是“自己人”,过往恩怨尽量说得好听一点,是中国人风格,所以篡改历史的程度较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