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November 2015

咕嚕的心魔



                                                                                                                               illustration claire tam : clairetam.com
十三年的牢獄生涯快將過去。雖則度日如年,回頭看也不過眨眼之間。
再過五個星期,咕嚕便可以恢復自由,重新做人。
他現在才發覺,做人難,重新做人更難。
太陽出來之後,心魔還有活下去的空間嗎?
————————————————————————————————
Read English Version: Gollum's Demon

 
啪啪啪!突然爆響的拍門聲,把咕嚕嚇得坐直起來。
「警察查房!」

他感覺胸口受壓,呼吸困難,身體冰冷,腦袋空白,像中了邪,也像被點了穴。覺得反胃,但不夠氣力嘔吐。

外面又敲了三下門,沒有喊話,節拍沒有剛才急促,力度也減了大半,明顯有些敷衍,正在拖延時間。門外的人低聲交談了幾句,接著是片刻靜默,只有鑰匙輕微碰撞的金屬聲。

身邊的她,痴痴地望著他。廉價時鐘酒店的窗門都用黑卡紙封了。一線微弱的陽光,從卡紙間的裂縫擠了進來,正好投射在她圓白的臉龐上。他剛才努力的汗水,在她的臉上反射著暗淡的晶瑩。兩片瘀紅厚唇,一斑斑的像隔夜豬肝。瘀唇間夾了一束粗糙油膩的長髮。望著她大得異常的微突眼睛,咕嚕突然覺得她很像日本電影中的魔童。

「陳先生,咩事呀?」 連她也感覺到氣氛不對勁。

她這一問,倒把他解了穴。他攤開雙手,竪起手指,像魔術師準備變戲法的手勢:「乖乖,唔好出聲。噓!乖!」他一邊說,一邊把濕膩的被單拉高,把她蓋上。

她很乖地讓他將自己蓋起來;她一向都很乖。

門被大力推開。霎時間地動山搖,卻沒有聲音,像默片里的爆炸。

一條光柱直插他雙眼。手電筒的光十分熾熱,整個頭被熱力逼得要爆裂。

「警察!」

被一喝之下,他遽然失禁,暖暖的尿液不住地流,好像有個無限大的尿囊。尿液的暖氣把他冰冷的身體解凍。他打了個大冷顫,然後微微低頭,崩堤般猛吐,都吐在自己身上,流到床上。濕透了的被單,令下面的細小人形更加突出。

她仍然乖乖地捲曲在他身旁,動也不動,也沒有作聲。。。
譚炳昌初稿刊於過渡 2015.11.28
 
————————————————
 

《咕嚕的心魔》
《幽靈的獨白》故事集
其中一個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