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September 2014

科學迷信



兩位筆友,最近經電郵激烈辯論科學迷信這議題。一位認為科學是探索宇宙最高智慧的優雅手段。另一位認為科學無非人類又一偉大幻覺,與最終現實拉不上關係。兩位都是僑居海外的教授級學者,都曾經在大學教理工科。我覺得他們兩位的論點精辟, 而且分歧不大,只不過抓住了一兩個原則上的分叉,爭論一番而已。老九們,不論香臭,都有這份嗜好!

科學技術本身,當然可以載舟,可以覆舟。“實用科技”於過往一兩個世紀,的確曾經造福不少。但不知收手,直至好事變壞,是人類慣性。我們現在面對科技發達帶來的負面後果,事實上十分嚴峻,而且越來越難收科。
地球是個直徑只有一萬二千多公里的小恆星。有了科技幫手,人挖掘天然資源的本事大了,於是不可一世,挖得更狠,浪費得更瘋癲,把唯一的生存空間破壞得更徹底。更奇怪的是,自稱智人的馬騮似乎嫌環境災難殺人太慢,居然以保安為理由,研制了千奇百怪的大殺傷性器!經常擺著個來便來,怕你嗎?的英勇姿態找死。

通訊科技可以縮短人與人的距離,提高知識流通,本應好事;但很快也變成了摩登鴉片。無數癮君子,整天掃手機,行屍走肉,麻木等死。通訊科技也賦予了帝國狂人前所未有的竊聽能力,以為收集了全世界的數據,日聽夜聽,便可以統治世界。

消耗能力提高,生活素質下降,代表先進嗎?平均壽命延長了,生命卻沒有豐富,反而倒退。靠著科技吊命,心靈空虛,愁眉苦臉地活多幾年,值得恭喜嗎?交通發達,人堵在車里,失去了目的。現代醫療曾經有延命減痛的好處,但幾十年下來,也變了醫療工業,跟販毒集團無異,千方百計催哄騙嚇,要大家吃藥,天天吃,多多吃,越多越好。不少人因此忘記了身體是(應該)有靈性的血肉之軀,淪為了一堆化學分子,每天靠吃藥調整生命指標。根據英國 “新科學家” 雜誌(2014年1月第2953期)的報道,現代醫療已成為發達國家的第三號殺手!

種種跡象表示,智人是自危物種,而科技是催化劑。科技的諸多弊端雖然明顯,但人好像身不由己,繼續加緊自挖墳墓;原因之一是很多人對科學過分依賴,抱有太多希望,甚至迷信。

越是沒有科學知識的人,對科學越迷信,對科技帶來的惡果越不上心,因為他們篤信:“科技到時可以解決一切!最令人擔心的是,傻乎乎地等待科學奇跡救世的不單只一般老百姓,而是中三數理化剛剛未讀好,便埋頭玩弄文字和選舉技倆的政棍;這包括了對全球命運有巨大影響力的總統大人哦!他們對科學無知,以為只要有錢,下道命令,科學便會解決一切。

天文科學雖然已經把我們在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地位清楚證明。人的科技更高,最本事也不過去過月球。就算我們登陸火星,在穹蒼比例之下,還遠遠比不上一隻沿著長城爬了一磚之距的螞蟻。無奈智人就是沒有足夠的想像力去接受渺小,蠻有趣地老覺得自己了不起

從量子物理的尖端再往上鑽,一般人更一頭霧水了。在量子世界中,連最基本的現實也越來越不實在。有人說物理正在把自己否定,證明科學無非人為幻覺。但是到了這半超物理的迷離層次,又有甚麼不是幻覺呢?反正自以為是地追尋宇宙“真相”,是咱們幾千年來的最佳消遣;適量的話,不只打發時間,還真的可以曠闊視野。就物理學在這方面的努力,竟然令不少科學家對東方的佛學道理宇宙觀發生了興趣呢!意想不到吧?


譚炳昌。2014916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