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March 2014

集體失憶與斯洛登



當今集體記憶與注意力的嚴重收縮,首要多謝傳媒多年來的悉心培養。極其複雜的天下大勢,電視報章只消花三言兩語便忠奸分明,正邪定局。來不及想深一層,話題已經消失,變了廣告。欲深入分析已資料難尋,亦不合時宜。再者,天下勁亂,資訊泛濫;值得注意的事情太多,能做的事情極少,眾人心理負荷過大,唯有跳制短路,以求自保。

曾經二戰的人很多還健在,戰爭的前因後果已經當他們的面被刪改得模糊不清。難怪記得伊拉克的人不多了。百多萬伊拉克人死得不明不白,家破人亡的不計其數,連個牽強的藉口也沒有。如此離譜的侵略行為,世人還是忘記得越快越好。死者已矣,要忘記相對容易,自由傳媒不提便好了。但數以千計的小孩子,基因被滅絕人性的貧鈾彈扭曲,奇形怪狀地出生在一個破落的國家,還要面對整輩子的掙扎。他們欲忘不能。
看來 “關塌那媽 - Guatanamo Bay” 這無須審判,自動判處無期徒刑的21世紀集中營,亦已經被世人忘記得頗乾淨了。否則集中營的最高領導又怎可能繼續周遊列國,指指點點,大談人權法治而面不改容呢?

記得起曼寧(Bradley Manning)這曾經有名的小卒的人可能不多了。他犯的彌天大罪,是揭開了美軍在伊拉克的醜惡真面目,本應殺頭示眾。後來基於人道,草判35年冤獄了事。自由傳媒到後來最關心的,是曼寧的性取態,不是美軍的暴行。哦,原來曼寧想變性,怪不得要坐監啦!

往事被遺忘實屬正常,只不過早晚而已。但正在發生的災難也被遺忘,可以說是人類進化的新境界。被先進民主的日本政府左遮右掩的福島核事故,比前蘇聯的切爾諾貝利嚴重幾百倍,是個每天都在繼續為患的超級災難。但日本當無事,自由傳媒也當無事,我們便也當沒有了事。阿彌陀佛!

利比亞的名字仍然有些印象吧。那不知份量的卡扎菲已被處決;他夢想成立非洲金本位貨幣用來結算非洲資源,不再用真金換假銀紙,簡直是篡位行為,已得到懲罰。利比亞已經從自由傳媒的視野裡失蹤。估計利國人民在匿名“反對派”的領導下,一定過著民主幸福的生活。當年看了CNN和BBC新聞後義憤填胸的自由世界人民:大家可以安睡,不用再擔心利比亞了!

有些大新聞來得突然,勢頭凶猛,但可以去得悄悄,一下子音訊全無。不久前,自由傳媒一日三餐報導敘利亞的緊張局勢,連續不斷最少三個多月。哎呀!不得了!又有壞人當政,殺害良民。國際社會,正義之幫,摩拳擦掌,準備明天就動手替天行道。後來發覺敘利亞有人撐腰,局面複雜,便唯有算數。一場如箭在弦的正邪決戰,一夜之間銷聲匿跡。至於其他的阿拉伯之春夏秋冬,便更不好提了。

現代智人連關乎自己身家財產的教訓也患上了失憶。2008年雷曼事件已是“陳年舊賬”。反正風波之後,幾年下來,美國的1%所佔的比份竟然比08年之前還要高。原來奧巴馬當年聲淚俱下,信誓旦旦要改革完善的,是這個比例。不過所有民主政棍對改革都口有激情,手無動靜。這無非是職業病,不必太認真,執怪奧巴馬。

最近奧巴馬老婆訪華,用哄幼兒園生的口吻告訴北大精英們: “當所有公民的聲音和觀點都能得到傾聽時,國家會變得更加強大和繁榮。”一位女同學站起來問她:“美國的強大是不是因為情報部門在傾聽民眾的聲音?你能否告訴我們,在美國,傾聽和監聽的區別在哪裡?” 奧夫人啞口無言,引來哄堂大笑。在今天的美國,如此不識抬舉的發問者可能會被逐出場,甚至拘捕。在公開場面質疑911的人就有不少領略過美國的言論自由。不信可以Google 或上YouTube 搜尋。

事例太多,篇幅有限。再來一個吧。

斯洛登似乎仍未被世人遺忘,因為他手中的質料繁多,只能逐漸出爐。自由傳媒也很難假裝他不存在。但不少人已不再覺得被NSA 竊聽有甚麼大問題了。“由他們聽吧!我反正沒有甚麼秘密!” 不過假如你問這位坦蕩蕩,無私隱的朋友借手機和電腦用一天,我保證他會諸多推搪。

一般人的私隱對NSA毫無價值,是很當然的事。帝國寡頭竊聽的目的,並非要即時利用全球老百姓的閨房密照,Facebook閒聊,甚至銀行質料。但環球竊聽會替他們帶來巨大無形的幕後操縱力量。絕大部份的有機真人都在 “一時衝動” 之下做過不願公開的尷尬事,甚至不大“合法”的事。這其實沒甚大不了。只要你不再想它,讓時間沖淡,沖掉,便可以當它從未發生過了。但假如命運不配合,某天你變得飛黃騰達,位高權重,麻煩便來了。一個幾百MB的檔,可以搞得你前途盡毀,甚至家破人亡。當然,只要你聽話,這幾百MB可以永遠是你的私隱,在NSA的硬盤陪你含笑終老。哪麼,你乖嗎?賣國不單只自保,還可以撈一筆假銀紙,你好好考慮考慮吧。這手法在偽善至上的民主社會尤其見效。

有了自由傳媒和輿論的配合,盜竊回來的資料可以用來排除異己,控制政壇,左右大局。所以除了我們的私隱,一切都可以忘記,篡改。世人的私隱原來潛在著如此巨大的黑色能量,難怪聖人們每天偷聽得津津有味了。

譚炳昌
2014.3.31

1 comment:

phillip woo said...

説得超好,我們永不忘記不應忘記的事但要有人久不久拿出來敲敲我們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