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September 2013

微積分談宿命論

English Version: Calculus of Predetermination 

量子物理學目前面對的問題與國際政治很相似。兩者都越來越 違反常理,與直覺 現實不符,甚至不可思議。我們自以為知道得越多,就越糊塗。1383號的新科學家New Scientist)的一篇文章歸納得很好:現實,相對論,因果關係,和人的自主,四樣東西不能並存。要解決矛盾,必須否定其中一樣。但四個概念均被視為基本,要開除一個並不容易。

我卻認為答案很明顯:廢除自主!因為所謂自主,無非人類的自大幻覺。這點我在小說 「笙歌」(Man’s Last Song)也略略討論過。

信不信由你。我這結論其實頗有科學基礎,是按照微積分概念推斷出來的。
就讓我用這一剎那舉個例說明吧。不過一彈指間才六十剎那,略嫌太長,何不把一剎那隨便定為億萬萬分一秒,方便討論。

當前這一剎那,在物理世界是上一剎那的果,也是下一剎那的因。剎那與剎那之間,既然只有億萬萬分一秒,當然息息緊扣,因果相連。宇宙運行,一切如瀑流,不能阻擋,也不可能變卦。迎著我鼻孔衝的空氣微粒和份子;準備刺激五官的聲色香味觸覺;體內外數不盡的細胞和細菌的精確位置;五臟六腑,神經系統和腦袋各部門正在進行的生化活動等等,都會影響和決定我的主觀認知和感受,形成意識,構造思維,產生觀感,最後導致所謂個人決定。這一切的外在內存因數,從一剎那演變到下一剎那之間,根本沒有空間容納所謂人為自主

按照以上理解,用基本微積分概念逐剎那算歷史舊賬,可以一直算到宇宙大爆炸的一刻,也不會找到人類的 自主空間。其實此乃意料中事。在我們身處這個神秘宇宙之中,人類不過是地球無數物種之一。雖然自稱萬物之靈,但不靈的時候多,也隨時可被看不見的細菌趕盡殺絕。而地球在宇宙中豪不出色,好比全球所有海灘河流里其中一粒不大不小顏色普通的沙粒而已。再者,無論物理和佛理,都說這個宇宙可能是無數宇宙中一員而已。在此無盡架構之中,夢想人類自主發揮作用,非但不合比例,簡直有些妄想。

很多人覺得沒有了自主,生命會失去意義。這個擔心似乎缺乏邏輯,也與日常所見有異。

首先,害怕失去 生命意義的人,絕大部分說不出生命的意義為何。對一樣從未擁有,亦不知所以然的東西,又怎可以隨便報失呢?

第二,一般人對很多明顯高度注定的東西都很欣賞。美麗的日落,楊柳迎風搖曳,令人陶醉。風景中每一光環,每陣涼風,每塊樹葉,都是大自然當時的歷史結局,不會為觀賞者的主觀意願作出調整,卻很受大眾歡迎。

又大家看書看電影的時候,雖然故事已經完全敲定,卻不失趣味。假如我們能夠像看電影一樣,逐剎那發現情節,投入體驗,毫無自主的人生也可能同樣精彩,甚至注定活出 意義

不過說了一大堆自己覺得合理的夢話,心底卻依然感到有股自主力量,死不服氣!大概這感覺也是注定的吧。也可能萬法唯心,意志亦然。想把這份意念駕馭釋放,得靠形而上的修為功力,暫時不入科學範疇。況且,當罕有高人成功把心降服之後,他又可以發揮甚麼影響力呢?人心的自主,在浩瀚無邊的因果瀑流里,不外乎洪流中的一棵水分子而已。所以有道之士,最多也只能解脫,究竟涅槃,不可能改變因果循環。

還是回來看看物理世界面對的矛盾吧。既然 自主概念如此討厭,阻礙科學發展,何不乾脆把它廢掉呢?反正在玄妙莫測的時空單元里,似乎沒有任何可以容納人類自主的間隙。

谭炳昌
过渡博客
2013.9.6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