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July 2011

小說 “笙歌” 第六章 之(4)“狗友”

第六章之(四)「狗友」

宋煥想在九龍公園過夜。一群野狗,狗視眈眈,
評估著究竟應該誰吃誰?

鏈接到上一節:第六章之(三)-「渡伶仃」

宋煥推著車,步履蹣跚地沿著彌敦道向北前進。找來的手推車上,乘載著兩個濕了水的大背囊。
昔日香港最繁盛的購物大道,現在蕭條清冷。兩旁的名牌商鋪,當年的旺盛人氣,熱鬧虛榮,早已銷聲匿跡。宋煥走在路中央,減低被生鏽空調或鐵窗掉下打中的機會。
尖沙嘴曾經是遊客的購物地獄。原有的天然水源,早被鋼筋混凝土重重封殺。加上到處都是搖搖欲墜的光管招牌,所以區內遺民早已遷離。環顧四周,宋煥看見不少末世遺跡,東歪西斜地掛在橫街巷口:

瘋狂艷舞 飲品全免!
信耶穌,第一好!
四仔電影 真人彩排
學生妹導遊,滿意收錢
世界之光」潮人崇拜(電梯按 6 B
風流怨婦,波大熱情 (電梯按 6 E
只有相信主,你和家人才可得救!

這裡除了是華洋雜匯的摩登市集,還是上帝和魔鬼的最後戰場。在人類完全斷氣前,正邪雙方有如二十世紀名片星球大戰中的死敵,互以霓虹燈管為武器,拼過你死我活,目的只為爭奪靈魂。
現在,連野鬼孤魂也找不到一隻。
間中有幾頭野狗,遠遠監視著宋煥。偶爾也會有一兩只好奇的貓居高跟蹤。但只要他抬頭一望,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蒼涼的天空,依舊給兩邊高樓夾死,只剩一條狹縫。沒有了城市垃圾,鳥兒都搬到海濱和山上去了;偶然飛過也不作停留,因為這裡連老鼠也不多。宋煥原來估計隨著人類式微,鼠輩會趁機橫行。誰不知剛剛相反。城市老鼠幾千年來不自覺依賴著人類庇蔭而生存。它們躲在社會的黑暗角落過活,不愁吃,也不怕被大自然各式各樣喜歡吃老鼠的凶殘動物捕食。至於人打老鼠,一般聲音高於命中率,根本不構成具體威脅。家裡的肥貓懶狗也好不了多少。
沒有了人,老鼠不但三餐不保,還危機四伏。肥貓懶狗自從瘦了身,消了肚腩,脾氣也變得凶狠,失去了以前那種獵殺只為消遣的體育精神。抓老鼠變成了生死攸關的大事。
__________________

整個下午,宋煥都在找單車。不需要的時候,到處都見到棄置了的單車。現在有急需,卻走遍整區也見不到一輛。終於找到一家運動專門店,內有一列全新單車,還有氣泵之類的配件。但做夢也想不到,這店主最後一次關門的時候會那麼小心眼,把每一個窗每一扇門都鎖死。他肯定打算有一天會重出江湖,大展鴻圖。也許他寧死不屈,不想把真金白銀買回來的存貨,免費讓人拿走。反正此人心態有問題。
閘門雖然鏽斑滿布,卻怎樣也踢不開。哎,有宋笙在,不需半個小時,肯定把它弄掉。但宋笙不在。而他今天,心境比昨天老了二十年,充滿了挫敗感,缺乏的是力量。。。
最後,他在附近找到一輛手推車。
花了半天時間,宋煥才不過離家三公里左右。但這三公里的路程遙遠得難以想像,沒有回頭的可能。而這半天的時間,真的恍如隔世。
__________________

宋煥實在無法提勁再走了。反正黃昏將近, 便在附近的九龍公園休息。幾頭野狗離遠監視,似乎在評估它們跟宋煥究竟應該誰吃誰。它們一時間不知如何對付這個不慌不忙的不速之客。宋煥故意吹著口哨,把背囊里的東西拿出來晾乾。狗哥們見到他鎮定,更不敢輕舉妄動。其中一頭低聲咆哮,裝凶作勢,意圖試探。見大家都沒有反應,便又靜了下來。
宋煥吃了條醃炸雞腿,把骨頭扔過去。見到自來骨,狗哥們不顧面子,爭了起來。狗終歸是狗。來!宋煥向其中一頭招手。眾狗見他有所動作,便竪直雙耳,提高警惕,但絲毫沒有意思過來交朋友。它們看上去都很年輕,對人類沒有甚麼認識。
無人飼養後,大狗很快便三五成群結黨獵食。至於北京狗,奇瓦瓦之類的變態寵物,由於被嬌寵的日子太長,本能盡失,很快便餓死或被大狗吃掉。想當年,香港是小狗天堂。把狗當仔的人比認賊作父的多。這些田鼠般大小的寶貝,逛街拉屎也由主人或傭人抱著,或用車推著,見到合胃口的燈柱才下來大小二便。便畢,主人還會用消毒紙巾擦屁股。它們冬天穿毛衣,下雨穿雨靴,和千般呵護的主人相依相偎,做狗的不似狗,做人的不像人,所以令人感動。
但宋煥並沒有估計錯誤。一般的狗碰見人仍然會敬而遠之,不會無故挑釁。見到尖聲亂吠的小寶貝則另當別論。宋煥親眼看見一頭奇瓦瓦遇上德國狼狗。奇瓦瓦看狼狗不順眼,便迎頭痛吠。大狗一聲不吭,等小寶貝吠到差不多衰歇的時候,才回頭一口。小寶貝沒有吭聲,也沒有掙扎;可能是見到自己流血,嚇昏了吧。大狗叼著血淋淋軟綿綿的小東西,望了宋煥一眼,好像在確定一下他不是主人,才施施然離去,找個清靜角落進食。

看見狗吃人屍,卻又是另外一種心情。這次輪到宋笙差不多昏倒過去。
父子倆某天與尊信路經一棟低層大廈,嗅到一位鄰居的已故身軀,便跟著臭味找過去。他們一進大宅,便聽到狼吞虎嚥的聲音。宋笙掉頭便想溜,卻一手給老兵尊信抓住。尊信作了個手勢,叫他別走,然後輕輕腳往廚房拿了把菜刀,跟著用大毛巾把左臂厚厚地包護起來。宋氏父子立即有樣學樣。三人臂纏毛巾,手執尖刀,由尊信帶頭,背靠走廊,側身向後廳走去。
三條狼狗正在狼吞虎嚥,把一串串的人雜扯出嚼食。一早察覺有人入屋也不理會,只浮起眼角盯住這幾個不速之客。雖有戒心,卻無懼意。
屍臭給狗一搞,臭上加腥,分外嘔心。正當宋笙差不多要吐的時候,聽到尊信沈聲命令:背貼牆,讓它們有空間逃。宋笙還來不及驚恐,尊信已經右手高舉菜刀,左手護身前,衝向狗群。幾只狼狗立即口叼腸臟,黑血淋灕地從他們身旁走過,奪門而逃。
        狼狗一走,大群蒼蠅立即擁回屍身,繼續進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4月 10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下一節-「第一站」:宋煥千辛萬苦來到元朗,與他的平生死敵共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