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Febr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三章 之(五) “終極分子”


終極分子
既是終極之物,當然無所不在,無從著跡,若有若無,若隱若現於有無之間;也必然不存過去,沒有將來。
既是永恆的一剎那,亦是一剎那的永恆。 

「鏈接到上一節:牛津太極」


完成碩士課程後,馬依力打算繼續進修,到位於法國和瑞士邊界,舉世聞名的強子對撞機” LHC從事研究工作。不少頭腦精明的分子物理學家,都夢想以更大的能量,把更小的分子迎頭痛擊,徹底撞個粉碎。碎得不能再碎的,大概便是天地萬物的基本元素:終極分子,暱稱上帝分子。馬依力的碩士論文很有分量,評價甚高。博士學位的研究基金亦已落實,看來前途無量。
一條25公里長的地下對撞機,算得上是人類創舉。 可惜這創舉太複雜,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維修。偶爾運作正常,大家便急忙安排對撞 —— 砰!這科研手段雖然野蠻,但也頗為刺激,足以引人入勝。有資格的科學家都希望來這裡碰碰運氣,說不定碰出一粒半粒像樣的東西出來,轉頭去挪威領個獎,名成利就。

某星期天的上午,馬依力在地窖埋頭計算一些只有行家才看得懂的能源賬。累了便躺下來休息。床邊陰冷的石牆,離開鼻尖只有幾公分。他的呼吸在牆上凝成了薄薄的一小塊濕氣。幾百年來,一代代消失了的人曾經把它建設,修補,粉飾,鞏固,防水。在未有電動工具的年代,興建這樣的一個簡單地窖也肯定有其難度。
那一代代消失了的人,大概就埋在離他不夠一百米的墳地吧。他們的埋藏深度應該與他現在的位置差不多。對,在牆的另一邊,離他不遠,一條條骸骨被困在破爛的棺材里,跟他一起躺著。說不定其中幾個當年也住過這地窖。曾幾何時,白骨上還付著血肉。後來都化了,慢慢透出棺木,滲入地下水層。地下水流向屋子這邊,繞過地窖,流入小河,再經大河流出大海。部份血水和爛肉的成分,沿途乘蒸氣冒上雲端,飄向遙遠陌生的地方。
一般人只看見眼前的牆,看不見牆後的滄桑,看不到自己其實與遠方的山川河流息息相連。
小馬想入了神,頭上一片迷糊,但同時有種前所未有的清晰,試圖在迷糊之中現身。他起床走出花園,在雨中靜坐。毛毛春雨把空氣中的花香洗擦一清,只剩濕潤的草青味。
小馬第一次深層入定。他不知道自己打坐了多久,也沒有留意到瑪俐史葛一直在樓上觀察。入定,有人形容為鳥過萬里長空。一隻孤鳥,獨自飛越萬里長空,會不會很孤寂落寞呢?但他覺得自己融入了充實的虛無,有種說不出的安詳。從這境界回來的時候,雙腿失去了知覺。他等不及麻痹過去,便踉蹌地走回房間,在書桌前坐下。一時的領悟,不立即處理,恐怕會像剛上釣的活魚,一下子便溜了。

他匆匆寫下心裡的領悟:

妄想把 終極分子” 撞出來,跟弄把長尺去量度 無限遠” 是同樣道理。宇宙無窮,25公里算是甚麼?就憑這 創舉” 去尋找 終極,猶如一群螞蟻抬著半米長的 超級” 樹枝去測量萬里長城。
莊子說 天下莫大於秋豪之末,是科學,現代科學!秋毫之末就有一兆一兆又一兆的終極分子,又怎能靠瞎撞蠻分去發現呢?
既是終極之物,當然無所不在,無從著跡,若有若無,若隱若現於有無之間;也必然不存過去,沒有將來。既是永恆的一剎那,亦是一剎那的永恆。 
以有涯分無涯?殆矣!以有物摧無物,是瘋狂之舉,不自量力。夠啦!

他在 夠啦” 下面加了兩畫,以示決心,決定不再浪費有涯之生,去找那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能再小的終極分子。
頭上的老橫梁發出陣陣靜電,輕撫著他的頭髮,好像對他的決定表示支持。 
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小馬早餐後便將決定告知史葛師傅。她一點也沒有表示驚奇:依力,我對你的學術研究毫無認識,只知道你繼續進修一定前途無量。不過你現在的取向也不會錯,可能更妙。我老早看到你會有今天的轉變,只是來得比我預計早。小馬第一次留意到師傅最近好像老了,眼神有些倦意。她也快九十了。想起將要離去,他不禁黯然,但同時又為新的抉擇感到興奮。
他當天下午跟拿過諾貝爾獎的監管教授羅拔博士辭職。羅拔教授從前吸煙斗,後來怕生肺癌,戒了,但嘴邊仍然經常叼著個空煙斗。他跟誰說話時都會定眼望著遠處,思考著比對方重要得多的大問題。小馬早已習慣老師這副模樣,不以為意了。
小馬說明去意後,羅拔教授把沾滿口水的煙斗放回口袋,然後若有所悟地微微點頭。他超脫的眼神繞過了小馬的肩膀,落在身後凌亂的書架。過了好一陣子,教授才打斷自己的思路,自言自語地說:嗯,沒錯,沒錯。
小馬不肯定老師認為那一方面沒錯,但不打算多問。只是說了聲:謝謝啦,羅拔教授。我會把打算發表的文章寫好才走的。不好意思哦。便起身告退。
他發了個電郵告訴父母他不打算繼續修念。爸爸的回復跟平常一樣無釐頭

收到!不讀算啦,在牛津拿了兩個學位,已經勝過我們所有朋友的孩子加在一起啦!媽說她反正會叫你馬博士。小心!哈哈!(哈哈之後加了個會眨眼的表情符號)我們週末在大陸打球。你的電話老打不通!是不是忘記了交費呀?姑姐說你的決定有道理,你是姑姐的天才嘛!(又一個黃色的表情符號在傻笑)不過年青人衝動,這點我也同意。兩點我都同意!聽爸爸說:放棄容易放下難,有哲理吧!好啦,別忘記想想三思的好處!
爸媽。

又:剛匯了錢到你的戶口,查查看。

小馬心想:為甚麼上一代的人,除了師傅之外,都有些語無倫次?後來他自己在大公司和政府工作,才領略到若隱若現的妙處,和語無倫次的戰略作用。當時來說,爸爸的電郵雖然不知所謂,匯錢的行動卻是爽快的,值得嘉許。
一切順利,沒有人阻撓他的退出。六個月後,馬依力到新加坡加盟一家醫療設備生產商做開發研究員。他暫時不想回香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2月 12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订
鏈接到下一篇 “笙歌” 第叁章 之(六)「剖白」:宋笙對馬師傅剖白:原來他在山頂小徑處置那垂死的陌生人的時候, 心裏還有難以出口的自私打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