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October 2010

小说 “笙歌” 第壹章 之壹 雾





遠處傳來的狗吠聲,令宋笙不寒而慄。幸而這群畜牲聽來狗音未改,令他稍為安心。

不少野狗似乎已經擺脫了人類世世代代的悉心改種,回復本色。月圓之夜,它們隔岸呼應,淒厲的嚎聲響徹山頭,替死寂的香江平添恐怖。人類既然不再服侍兩餐,做狗的當然也無須作狀扮寵物。幾個最佳狗友組班獵食,死活通吃;連從前的米飯班主也不予情面,骨頭照啃。

三條大狼狗吃人屍的景象,宋笙歷歷在目。發黑的濃血黏滿狗嘴。模糊不清的人雜掛在嘴邊。腐屍給它們一搞,臭上加腥,分外嘔心。其中一頭大狗盯著宋笙,毫無懼意。 它誇張地齜牙咧嘴,炫耀與生俱來的武器,一條腸形內臟卡在牙縫:“看甚麼!下次到你啦!”

宋笙打了個冷顫。難道今早真的要當狗早餐不成?他喃喃地詛咒了幾句:“人類的最佳朋友?呸!狗娘養的餘孽,名副其實的狼心狗肺,老在等機會將我五狗分屍。我現在給這臭霧醃泡過,肯定更合胃口!”

狗本來就是狼。狼出名狡滑,善於群獵,可能比人類更聰明更殘忍。他想像自己被四條大狗大字形按在地上的慘狀:冷冷的牙,暖暖的口,把四肢釘死。他軟弱無力地挪動著,閉目待斃。勉強掙扎徒然增加痛苦,倒不如放鬆接受,讓它們吃個痛快,從速了斷。內臟被一串串地咬扯出來,他卻不覺痛楚;只有越來越輕,越來越空洞,一口一口地變成狗糧!

“噯!” 宋笙把自己從白日夢魘中叱喝回現實。無端百事把自己嚇出一身冷汗,簡直神經病。他禁不住傻笑起來。

低頭一看,雙腿插在濃霧,連鞋子也看不清。現在折回瑞涯處沖壺熱茶,休息一會兒,實在未為晚也。不過就這樣回去,面子難過,心裏不服。

“來!別囉嗦!走!” 他手執防身和攀山用的木杖,繼續朝山頂小徑走去。

宋笙深深地連吸兩口濕氣,但仍然感到胸口缺氧,腳下沈重。難道這濃霧像煮蛙的溫水,正把他逐漸窒息於不知不覺?四周灰朦死寂,大地似乎正在溶解,霧化。又莫非這是上帝的御用塗改液,意圖把他老人家嚴重失敗的傑作刪除?唉,人世間壽緣已盡,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宋笙今早起床,看見外面的霧境,覺得挺浪漫,甚至充滿詩意。誰料早餐過後,周圍突然變得困悶,令他透不過氣。現在身處濃霧中,心緒更加不寧。他下意識把眼睛盡量睜大,好像這樣能夠看遠一點。但空間失去了景深,無限遠隱約就在眼前。四周死寂,鴉雀無聲。鴉雀怎會無聲的呢?平日成百上千掛在大榕樹吱吱喳喳的麻雀,怎麼一隻也不見呢?宋笙越想越糊塗,覺得神智有些混亂。

難道我已是亡魂,正在陰陽交匯處尋找黃泉大道?
迷失了的野鬼遊魂,究竟有沒有自知之明呢?

真後悔沒有聽瑞涯的話多留一會。要走也應該走大路!宋笙滿腦子晦氣,遊魂似地走向下山的小徑。
__________________

今早宋笙讓著要走的時候,瑞涯曾經勸他多留一會:“外面這麼大霧,急什麼呢?反正沒有甚麼特別事情等著你做。” 他也說不出心焦的原因,只是想離開山頂,越快越好,好像要在窒息前搶到山下吸口新鮮空氣救命。
瑞涯沒有強留。

她心不在焉地洗滌昨晚的碗碟。晚上靠燭光洗碗不方便,她一般都留到翌晨才洗。這家務已經有損皮膚,在燭光下幹隨時連開始老花的眼睛也賠上。她一面用指甲刮著碟子上的頑渣,一面盤算如何把那個不應該是秘密的 “秘密” 說出來。秘密跟腸胃病有些相似:屈在心裏,無法消化,卻又釋放不出來,令人精神彷彿。

何不乾脆轉身,一五一十說個痛快呢?就這麼簡單!

但她沒有轉身,只顧望著雙手發呆。曾幾何時,那雙白嫩的手備受寵愛,幼滑如絲。現在白裏透著黯淡瘀藍。手背的皺紋像禮盒的襯紙,襯托著小蛇似的青根,駝峰似的關節。唉!衰老是一種累積性侵蝕,順著歲月的單程路以微積分的步伐進逼,日以繼夜,不知不覺。她眼看指關節一天比一天紅腫,十分無奈。就算一兩顆細胞的分別,也逃不過女人自我審查的無情眼光。駝峰每天承受多一根稻草,早晚也得垮。

她隔著一層輕紗似的肥皂繼續檢視雙手。它們看上去像四十八歲嗎?唉,像,挺像!手是最不會隱瞞年齡的器官。四十八啦,對男人還不瞭解?特別是宋笙這男人,絕對不應攻其不備。今天不是時候,還是耐性點吧。想到這裏,心中難免一陣不快。自己又不是犯了罪,為何心虛膽怯,一副準備投案自首的模樣呢?她越想越覺委屈。

委屈又如何?為了大局,不能魯莽。反正時間這回破例站在自己這邊,只要耐性,一切都會自然明朗,現在多想無謂。過早攤牌的話,他隨時會反應過激,把事情弄僵。還是耐性點吧!

抬頭一看,宋笙已經急不及待,彆扭地站在大門口等待道別了。瑞涯瞟了他一眼,把所有話都吞回肚裏。

從窗台門底四方八面入屋的霧水,遇到清冷的牆身,便立即現形。水珠或倒懸天花,或沿壁下滑,無聲無息,像進來行刺的忍者。

宋笙覺得太陽穴在“噗噗噗噗”地跳,好像有顆心要破穴而出。他問瑞涯:“真的不跟我一塊下山嗎?”
“真的不去了。這裏還有很多家務要做。”
“要我到小溪多打兩桶水嗎?”
“不用啦。謝謝。過一陣霧散了我自己去打。”
 
————————————————
2010年10月12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1年2月5号, 6月29号修改

“笙歌” 第一章 之二  孤独师太  将於下周二 10月19号上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