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September 2019

新包裝種族歧視


「種族歧視」一詞,泛指針對 「人種」 而產生的偏見和敵意。較常見的成因包括無知,原始仇恨,優越幻覺和缺乏安全感。

心存偏見的人,單憑不太科學的「種族界線」,便足以鄙視,甚至攻擊對方。他們對一切妖魔化對方的故事,無論如何荒誕,都會照單全收,以鞏固心中成見。歷史上不少戰爭,甚至種族清洗,也由此引發。

經過近年的「政治正確」洗禮,人種歧視表面已經息微。「人種」不再成為攻擊藉口,但仇視「非我族群」的心態未有絲毫改變,只不過換了包裝,或改名 「文明衝突」 而已。

當今盲目反華的人,其實是昨天的種族歧視的延續。

全新包裝的歧視分子,可能懂得拿筷子吃拉麵加豆瓣醬,甚至本身是黃皮膚黑眼睛的華人。他們自以為打破了種族界限,自命開明,卻築起了同樣狹隘,更加執著的意識形態藩籬。被認同的人,不論膚色,都可以是同類。但任何支持中國的華人,就算有理據有邏輯,也屬異端。換句話說,他們接受華裔,擁抱漢奸,但無故敵視真正的中國人,與傳統種族歧視並無分別。



客觀事實告訴我們,新中國肯定在某方面做對了,才可能在頻死邊緣活過來。

1949 年,中華民族早被煙販海盜洗劫得一貧如洗。歷史上大部分時間富甲一方的華夏,早已淪為三等國家,處於半殖民狀態。從前的禮儀之邦,幾乎全國文盲,人均壽命只有三十多歲。新中國的復原過程極為艱苦,外患不斷,內部也需要不停革命,把幾千年的陋習和百年屈辱造成的媚外自卑,慢慢洗脫。政治運動事非得已,衍生了不少社會悲劇,提供了大量材料給人家妖魔化。

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中國竟然用自己的方法療病,奇跡般再次崛起,還替幾億國民脫貧開智,人類史上無前例。在差不多全球制裁之下,中國自力更生,泡制出中國味道社會主義,讓經濟飛躍,民生改善,並高速發展科技。超英早成往事,趕美指日可待。在諸多外力阻撓和被瘋狂打壓的環境中,中國對外堅守和平原則,對內贏得八成人民支持(美國PEW的民調,不是黨的意思哦!),比任何「投票大國」的認受性都要高出很多。

中國和平崛起,不干擾別人內政,卻惹來某些人的攻擊。國力鬥爭的政治動機倒好理解,民間反感從何而來呢?

新派歧視的主要成因,包括了愚蠢,憤恨,和傳教士妄想症。

民粹當道之下,愚蠢漸成主流。蠢人們拖男帶女,一生跟著橫幅喊口號,聽指揮去愛,恨,懼怕,詛咒。妖魔化宣傳,主要是帶動這批人的情緒。

無明憤恨,則是心理失衡的後果。中國這幾十年轉變太快,很多人無法跟上。這類人香港就有不少。曾幾何時,他們瞧不起相對落後貧窮的「大陸佬」,自我膨脹,感覺良好。誰知眨眼之間,「大陸佬」 變了老闆和顧客,令這批人失落之余,痛恨入心,逢中必反。

在他們旁邊煽風點火的,還有部分永久居港,卻永久「外籍」 的人士。在英殖時代,他們靠洋面孔便高高在上,享受特殊地位,今天竟然要替小時候赤腳下田的中國老闆瘋狂加班,甚至每天往返深圳上班,工余還要學習中文,滋味可想而知。中國的血汗成就,無意中打擊了他們的自信和優越感。所以他們雖然不至於蠢到上街暴動,卻從社媒渠道為近期的反中暴亂加鹽加醋,曲線支持一向沒有交往的廢青搞事,以洩心頭之憤。(看「憤青與廢中坑」)

至於有「傳教士妄想症」的人,不一定立心不良。

由於殖民霸權在近世紀叱吒江湖,他們的文化主導了普世價值,卻局限了後人的眼光。與局外人相比,今天的「西方」人就算對本身社會不滿,也較難跳出他們唯一認知的價值框框,只能在框內求變,希望把演壞了的劇本演得更好而已。歷史上長期的宗教管治,更令他們的視野變得非黑即白。雖然上帝已死,陰魂卻未散盡,很多人不知不覺成了「新派教士」。他們從文化狹縫看世界,到處都是需要教化的「土著」,禁不住指手畫腳,整天教爺爺奶奶 「做人治國」。

他們告誡中國,要富強首先要有精彩投票節目助興,推行「形式民主」,釋放金權。這組合的社會毒性已經在很多國家發作,「新派教士」自己深受其害,卻狂熱如昔,信念依然。

中國的「社會保險制」,對維持秩序十分有效,令飛機高鐵上的蠻風大減,頗受國民歡迎,卻受到毫無切身關係的教士們不斷批評,的確莫名其妙。

我們上下五千年的哲理,入世出世,包羅萬有,著重個人修為,不靠飛天神祇。這精神傳統與教士們毫無抵觸,卻令他們糾結。而中國人雖然尊重宗教自由,卻不容偏激,狂熱信徒會被教育改造。本來以教育控制迷信,怎麼看都是好事,總比有些國家在中東對虐殺異教徒文明。而且中國的新疆政策,已得到五十多個國家(其中不少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聯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支持。唯獨是「人權霸王」們抱著雙重標準,死不收聲。

甚至中國利用科技,布下「人臉識別」天眼,幫助執法,維持一個超龐大社會的良好治安,也被批得體無完膚。可能在他們眼中,中國人反正一模一樣,識別來乾嘛?反正聽他們指揮的話,中國除了自殺,可做的事情恐怕不多了。

中國老百姓與政府的關係歷史悠久,相處和革命的經驗都十分豐富。一個有作為,願意為人民服務的強勢政府,雖不完美,但會得到大部分人民的信任,諒解,和支持。西方大國基於種種原因,人民與政府間的互信度偏低。那麼各家各法,大家走自己的道路,不好嗎?不成!傳教士的老婆把銀行存款提光,跟猛男走路了,於是斷定任何人信任老婆,不是無知便是愚蠢,必須教化。就是這個心態。

小小的地球,脆弱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正面對很多嚴峻挑戰。多些和諧合作,對大家都有好處。新派教士們願意反思,放開胸襟共同努力的話,世界只會更多元化,更大更精彩。中國人自知國家成功之余,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願意接納善意批評,虛心學習,繼續改進。但惡意誣蔑毫無意義,唯有一笑置之。對於千百年來在長城內自掃門前雪的人民來說,只要有足夠的自衛能力,外間的妖言魔語不過蚊叮蟲咬。愛說什麼,任隨尊便,開心便好。

從另一角度看,對我們心懷敵意的人,偏見越大,瞭解越差,誤判機會越大,未嘗不是好事。

譚炳昌  2019.9.4

雙關文章:
民主傳教士 - 一個陰謀論
二次啓蒙
民主辯論與中國佬的豪宅
憤青與廢中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