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March 2015

中國人的輿論抗戰




有人說我很偏袒中國,對凡事都醜化中國人的評論,看到便忍不住口要駁斥。

他們說的沒錯,因為我清楚見到國際上的宣傳炮彈亂飛,造成遍地白痴,甚至國破家亡。當然有人會說這不過是我神經過敏。就由他說吧。當初中國把谷歌和 Facebook(臉書)踢走,也被很多人罵神經過敏,思想落後。直到斯洛登大爆內幕後,部分人仍然死不肯改變看法。面對盲目偏見,唯有嬉笑怒罵,或一笑置之。再環顧全球,神經不過敏的後果由中東到非洲到東歐,比比皆是。看來一個國家的神經系統,還是寧敏莫鈍較為保險。

這場不常規的世界大侵略,可以說是兩個世紀來帝國侵略的變態延續。在這場反帝國侵略的抗爭中,中國是後來者,處被動狀態,而明眼的中外人士,一直都偏於保守沈默,甘守下風,很少積極反抗。

稍有腦筋的人,都知道中國這極其龐大複雜的古老大國,永遠也不會完美。尋找烏托邦的人,請繼續往前走,不要回頭,拜拜。過去兩百年,中國飽受了民主海盜,鴉片販子,和神經錯亂的小鄰邦輪流侵略。自己也由於大煙吸多了,深陷自殺式的腐敗,笑眯眯地臥以待斃。但中國最終竟然活了過來,還自己當家作主。這現象有人稱之為氣數,也有人視之為神跡,不知道毛澤東九泉之下有甚麼看法?可能真的有點兒太神奇吧,很多國人一下子吸收不了,心理上的強烈的民族自卑感無法擺脫,變得情緒失調,十分可憐。

中國的重生,痛苦漫長。中國的改革,無論深度速度也史無前例,而且腳步不能停留。中國人在這過程中拼命賺回來(而不是搶奪的來)的財富,與西方大國相比,也分配得比較均勻。改革開放以來,雖然貧富距離擴大不小,但窮人的生活比例上得到更大改善。龐大高速發展的副作用肯定不少,包括了貪腐問題,環境生態的污染,和大量土豪暴發戶的出現。這是每個發達國家的必經階段,中國不會例外。每一個抉擇都附帶利弊取捨。中國不發展,是死路一條。但中國大力發展,這地球愁眉苦臉也屬必然。

奈何世上有不少好心人,對中國震撼感人的歷史性翻身不但不鼓勵,還處處刁難。對一個13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評價,要看大局,不能老在雞蛋裏挑骨頭。中國的發展,不局限於經濟層面,基本上還能廣泛地造福人民。中國人均壽命由49年的35歲提升到今天的七十多;嬰孩死亡率不斷下降,已逼近世界第一富強,而人口只有五分一的美國;短短幾十年內為四億人脫貧,和把三億多農民遷移城市,都是史無前例的社會工程。我在中國特色的特權主義(點擊鏈接)文中提過的,便不再在這裡囉嗦了。那麼,不停瘋狂嘴咒和大力抹黑中國的中外人士,究竟居心何在呢?

假如我不是中國人,我仍然會替中國抱不平。正如我跟中東毫無關係,也替那地區的地球同胞不忿。就這二三十年間,數以百萬計的中東平民老少被無辜殺害,家破人亡的更無法估計,竟然沒有多少人關心。相比之下,十來個專門挑釁的漫畫家被槍殺,卻成了世界大事。宗教狂徒把幾個人殺頭,令人嘔心,應該譴責。不過跟毫無藉口亂扔貧鈾彈(點擊鏈接看“活冤魂”),製造了成千上萬伊拉克變形嬰孩的喪盡天良的行徑相比,又確實是小巫見大巫。世人如此不合比例的反應,究竟是潛意識種族歧視作祟?文化優越心理作怪?還是國際宣傳機器的洗腦力量呢?任何無故殺人的行為,都不會被有良知的人所認同。可惜當今的世界,在越來越不辨是非,缺乏公正,和失去判斷之同時,也變得加倍自以為是,只要喜歡便毫不負責也不經大腦地隨口潑罵。


最後,回到中國的問題,又有誰比習大大更嚴厲批判呢?北京的領導人不光是口頭批判,還實牙實齒地付諸行動。中國過去兩年因為違紀違規要降職下台的文武官員,比美國過去兩百年因為嚴重貪污違法要面對後果的高官還要多。國家剛有能力,便立即處理由高速工業化帶來的生態環境污染問題,所做的實事比任何國家在相同階段要多很多。在這個情況下,沒事做的好心人是否應該保持冷靜,等待結果,而不是聽了老外的批評,或看了瘋傳微信後立即暴跳如雷,指手畫腳,人喊我亦喊地騷擾正在埋頭處理眾多巨大繁復問題的人呢?

譚炳昌 2015年3月14日於過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