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June 2014

井底看六四

轉眼又到「六四」。這年頭的香港,光陰依然似箭,不過是電影里的火箭:看上去很快,卻去不了地方,只在原地噴火,隆隆發聲。散場後坐著不走的話,電影還會重播,內容一模一樣。我在09年6月5號寫的一篇遊戲文章,看來在可見將來也不會過時。那麼我也每年六三重貼一次,算是贈慶吧!
 六四是個很值得慶祝的日子。試想二十年前沒有鄧小平的果斷,適當時候平息風波,今天的中國會是甚麼樣子?香港又會是甚麼樣子呢?很多國家都會慶祝重光日勝利日,原因是那歷史性的一天防止了大家淪為亡國奴。從這角度看,六四的性質與重光勝利日相似,應該列為法定假期。要遊行的可以早點開始,多燒兩條蠟燭,讓賣蠟燭的人多賺兩塊錢。   
想當年我也參加了每一次的遊行,歇嘶底里地高喊李鵬下台。但人生有幾個二十年?二十年來世局的變化,所謂西方普世價值的假仁義假面具的逐個粉碎,和大量謊話的曝光,令我這個後知後覺的人對天安門事件整體改觀。那後知後覺又有甚麼好笑呢?人類最自豪的是學習能力。任何頭腦開明,有學習心和思考能力的人,當知道更多真相之後,都會理性修正對事對人對歷史的看法。奇怪地,有人會視此為原則不堅定。他們當初相信地球是方的,今天就打死不會說它圓,以免違背立場。梵帝岡很需要這樣的人才。

在我認識的地方之中,香港的奴性的確很重。這大概可以歸咎於殖民地教育吧。英國人喜歡養狗,眾所皆知。他們的精英用養狗的心德馴服賤民,訓練奴才,實在有一套。香港可能是最值得英國人驕傲的成功例子。

被馴服了的精神奴隸,按照主人的雙重標準指手畫腳,口沫橫飛,是正常狀態。看!英國人吃羊渣餵的牛,多先進!印度人連牛都不吃,多落後!西方人不吃狗因為文明,不象中國人吃香肉那麼野蠻!我因為思想頑劣,屢教無效,所以無法瞭解個中道理邏輯。

英超波牛對著鏡頭吐口水,奴婢們望著那口痰發遐想:哇!好型哦!假如他是大陸佬?算他是劉翔,也得另當別論。美國總統不是真神棍,便是扮神棍,開口埋口上帝保佑,做奴才的一點也不覺得可笑。反之,中國領導人說話要經思考,顧邏輯,不迷信,還要簡單直接,讓幾億農民聽懂。對他們來說:哎呀,鬼咁老土!

賊阿爸全球偷竊數據,搶掠資源,到處搞鬼,唯恐天下不亂:ENRON,雷曼兄弟,Madoff,垃圾債卷,串同評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敘利亞,埃及,烏克蘭,例子太多,不能盡錄。當中許多騙局,在中國的小鄉鎮也過不了關。要收授利益,同流合污的人太多,時間也拖得太長了。這證明了賊阿爸偷訛搶騙的技倆非同凡響,奴才們更加五體投地。

可恨主人雖然馴畜有道,卻不願把畜生收養在家。奴才們更死心塌地,也不被收留,舔腳趾哀求也是徒然。難道要趕緊投胎,重新再來?不過投胎並不靠譜,風險頗大。因為有25%機會再做中國人,一個不慎投在內地山區,來生連主人的背影也看不見,豈不哀哉?

那麼暫時忍辱,面對現實,帶著26個英文字母回祖國哄大陸佬,搞點倒把買賣又如何?唉,太遲矣!過去二十多年來,13億中國人在國際專家天天預測中國崩潰的大好形勢下,不斷以驚人速度發展提升。同時間,香港像只被拋棄街頭的家犬,六神無主;唯有死守舊攤,連簡體字也不學。與大陸相比,人家的精英已經跳越了幾級,國際視野遠遠拋離了香港的過氣殖民地買辦文化。

這撮自困井底的奴才,教書的不知所謂,讀書的不學無術。動腦筋會頭痛,幹力活會抽筋。做運動員不夠氣力;做小偷不夠精靈;做強盜缺乏膽色;做暴發戶口袋不文,怎生是好?唯有替刁民政棍做茄哩啡,爭取民主!呃!且別笑!奴才抬望眼,把染成糞色的人工捲髮輕輕一拋,整塊蒼天就在頭上,好不威風。今天搖著米字旗又上蘋果頭條,儼然風雲人物!

他眯眼橫掃:兩尺之遙排列著井磚,黑蒙蒙,濕漉漉,整齊硬朗,氣勢磅礡。奴才深深吸一口氣,自覺不枉此生,激動地落下誓言:好!反正會做的事情不多,就乾脆把餘生寄託在每年的六四集會,轟轟烈烈地再搞它三五十年吧!

562009 初稿


2 comments:

Yu Ringo said...

好文章。一矢中的。

James Tam 谭炳昌 (过渡) said...

謝謝!落井下石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