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1 August 2012

物理道可道

話說兩千五百年前左右,一批被時空所隔,互不認識的古人,不約而同地告訴我們一些有關存在的奧秘。

佛祖釋迦牟尼(約公元前563483單憑參悟,便得悉外面有三千大千世界和一滴水有八萬四千蟲。他的驚人結論,我們要等足兩千多年才用望遠鏡和顯微鏡加以證實。他幫助眾生解脫的中心哲學是「空」和「無」的宇宙人生觀。佛學說的萬法唯心:「唯心所現,唯識所變」,「一切唯心造」 等等,例子很多。空無的概念很玄,與量子物理一樣不可思議,不能單靠表面觀察和死用力動腦筋思考。

當佛祖努力教化世人的同時,中國出現了老子。他老人家可能比佛祖自私,也可能比釋迦牟尼更瞭解眾生的不可造就,只留了五千字的道德經給我們自己參詳,好自為之。道德經一開頭便說 「道可道,非常道」。想用人類的語言說明宇宙的奧秘,何其妄想。一般人覺得道德經神神化化,莫明其妙,一笑置之。哈,真不出乎老子意料之外:「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哈哈。

老子騎青牛出關之後,蘇格拉底便出生了。這位希臘老師,很有老子的古怪味道,最後連五千字也懶得寫。幸好他的學生柏拉圖(約公元前427347滿肚子墨水,才把他老人家的出世哲學保留下來。莊子(約公元前369286和柏拉圖一樣,文筆活潑生動,同樣喜歡把玄妙的道理用寓言和對話方式傳授世人。

佛祖,蘇格拉底,柏拉圖都告訴我們人的精神不生不滅,有如薪火相傳。做一世人沒有把東西學好不打緊,投胎再續。每一生吸收少許,早晚做天才。可惜現代人對學習已經完全失去興趣,輪回再生也不過是繼續上網打機。

蘇格拉底,柏拉圖,老莊們通通都很清楚地警告我們不要墮入滿口仁義道德的人的圈套。「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兩位希臘老師更痛恨詭辯,提醒大家民主的結果是詭辯小人當道,蠱惑人心,後果不堪設想。

 光陰似箭,大概八十五萬天之後,二十世紀即將來臨 。。。


地球一下子出現了一批奇才。1879年,「電光老祖」 麥克斯韋辭世。剛好愛因斯坦同年出生,接力而上,而一上便是幾層樓。不到六年,量子學巨人波爾降生。再過兩年薛定諤出世,罕有的通天鬼才一個接著一個來到世上,好不熱鬧。新世紀開始,1901年還添了個海森堡 長大後為量子物理貢獻了神秘的「不確定性定律」。他們都是諾貝爾獎還未淪為政治家的小把戲之前實至名歸的得獎者。

對這批劃時代天才來說,「存在」又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呢?

1 波爾和海森堡的論調,現在聽來也十分驚人,當時更不用說了。他們認為根本就沒有什麼真實世界;所謂量子本質其實是量度行為本身所引發出來的現象。波爾更進一步認為沒有觀察的話,「真實」 根本就不存在。換句話說,「真實」只不過是觀察的「果」而已。哎呀!他在說「萬法唯心」?玄!

2 海森堡說:「可以形容的真實都不會是真實的真面目」;真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3  1918年出生的後輩 理查德·費曼 歸納了他對量子物理的理解如下:「根本就沒有人明白量子物理。」 那麼坦白,最後也不明所以地拿了個諾貝爾獎。所以說要得獎不一定要明白。他認為我們覺得「不合理」的現象,只不過是「現實與我們的主觀猜度有出入而已」。 奇怪的是,除了這類殿堂級的科學怪人之外,一般人都覺得「現實」 就擺在眼前,簡單明白,一請二楚!

4 在量子世界,兩顆小粒子在某情況下產生之後,會息息相關地糾纏下去。騷擾其一,另外一粒無論身處天涯海角,相距千萬光年,也會即時相應變動。薛定諤說這是量子物理學中具有界定性的特徵。但這理論怪到連愛因斯坦也覺得難以相信,稱之為:「恐怖怪異的遠程行為」。這理論最終在2008年被實驗證實。中國科學家更在2012年五月份刷新世界記錄,把糾纏量子成功分隔97公里。薛定諤除了物理之外,私人生活深受非議,因為他與最少兩個女人一同生活,生兒育女。會不會由於這方面的個人體會,令他比愛因斯坦更瞭解「糾纏」為何物呢?

說了一大堆自己不明所以的怪事,令我聯想到人類的普通語言其實也頗為怪異。現代科學已經逐步證明瞭老佛爺老祖先們的超人智慧。不過他們的教化,仍然被視為一種「東方神秘學」,甚至與民間迷信掛鈎對待。而「聖經」兩個字,包涵著 「創世紀」,「諾亞荒舟」 「啓示錄」 之類的原始故事和神話小品,在英語中則仍然被用來比喻具有權威的真理。奇怪嗎?更奇怪的是有些人用中文的時候也有樣學樣呢!


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善哉善哉!

英文版:Quantum Dao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