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7 June 2015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8)“挖洞型经济(下篇)”

挖洞型經濟(下)

老馬認為發達社會的經濟活動,
很大程度上是你挖一個洞,我來填上,
最後大家都很忙,也有了為事業而努力的目標。。。




續上篇。。。

老馬故意把當年如何按照規則,跟足程序,把項目引進死胡同兜圈的 “業績” 說得眉飛色舞,旨在刺激尊信。尊信果然面色起了反應,越來越紅潤。你這種行為,跟跟跟。。。偷有甚麼分別他終於忍不住要打斷老馬。
有!有天淵之別。老馬竪起食指,肯定地回答。
尊信沒有等他解釋,便繼續說道:政府和納稅人給你工資,指望你做好環保工作。你不但未有盡職,還耍花招把項目搞成大昏迷,薪水卻照支,這不是偷是甚麼?
呃,何止支薪水那麼簡單。我其它的福利和補貼多不勝數呢!
還有,外國的知識產權。。。
這點你放心!政府辦事,最尊重知識產權。這類文章,連原作者的親生媽媽也讀不下去。我肯用,他們都再三感謝賞臉。馬依力頓了一頓,一臉嚴肅地繼續說下去:社會通過人民選出來的代表,清楚說明了他們根本不知道希望我做些甚麼。那我最後沒有執行老闆自己也不明所以的任命,又何來失職之言呢?

那那那。。。尊信一氣,更 不一個合理辯駁來。
老兄,馬依力換了個誠懇語氣:現實點看,以我一個芝麻綠豆官,可以改變政府的運作嗎?傅議員曾經民主洗禮,人民覺得零排放這主意動聽:社會不再製造垃圾,衛生文明又省錢,妙!於是授權他指揮,我可以不服從嗎?那是造反呀?老實說,這類違反地心吸力的任命很多。落在一般盲從附和,不加思索的公務員手裡,最少多浪費十倍資源,製造十倍垃圾。幸虧有我務實執行,才不至過分偏離環保承諾。還記得嗎?減少,回收,回用。環保三大原則我都做足啦!
“再者,假如我當年全心全意服侍這個政治幻覺,努力推廣愚昧,過程中浪費了十倍資源,你真的會認為我更有責任感和社會良心嗎?老馬長篇大論之後,望著尊信,滿意地笑了一笑。
尊信喃喃了一句:強詞奪理,卻又一下子想不出理由去駁斥馬依力。反正老馬巧舌如簧,腐屍也可說成活人。社會上人人各盡其長,各得其所這麼簡單合理的安排,也給他說成了犯罪勾當。不理他的論點對否,尊信也不服氣。他嘆了一口氣才說:哪麼,馬先生
呃,不服氣也得保持風度,不可以叫我馬先生那麼晦氣!老馬抗議起來。
好啦好啦。叫你小馬可以嗎?
也不自然,但可以接受。
小馬。以你的高見,世上沒有任何有意義的工作啦?每個人都遊手好閒,這個社會會變成個甚麼樣子呢?
工作就是工作,沒有甚麼意義不意義之分。老馬想了一下,然後說道:小規模的耕種,教育,合理而有需要的醫療服務之類,不管它有沒有意義,卻都有基本的必要性。啊,還有釀酒,也很有必要性!他把手中的酒杯舉向尊信致敬。
尊信笑著舉杯回敬,然後諷刺地說:哦,我終於懂了!千千萬萬的人勤奮工作,勞動, 改善生活環境,原來都是多餘行為!
沒錯!現在才懂是稍遲,但比永遠不懂強!老馬替自己和尊信添了少許名酒,才笑著說:老兄,我給你來個寓言示例好嗎?
來吧來吧!儘管來吧!我承受得了的!
好!話說有神經佬某甲,在路中央掘了個大洞。神經佬某乙知道後,決心要把洞填平。就這樣,兩個神經佬一掘一填,你一鏟我一鏟,忙得要死。
神經甲突然有個主意。他家裡有點錢,於是雇了一批幫手挖洞,還一邊鑽研機械化。某乙不甘,也聘請了工程人員一批,研究高效回填。不久,牽涉的人越來越多,都是甲乙兩人直接間接製造的就業。掘和填的機械都要生產。生產都要管理,質控,財務,保險,後勤,一大堆。員工需要衣食住行,孩子要教育,上班要交通。農民的孩子嫌種地不賺錢,都去了替兩位神經漢挖土填土。於是耕田的人手不夠,農業也需要機械化。機械廠生意好了,要上市,讓大家一同投資。
你看!本來兩個神經佬一挖一填,現在變成了生氣勃勃的經濟體系。參與的人變了蟻族,整天忙個不停,回家還要動腦筋,結果搞出腸胃病,還不是為了事業,為了人生有意義,把工作做好?但大家都忘記了,整件事最初不過為了地上一個時有時無的大窟窿。最後也是為了這個大窟窿!
尊信笑得喘不過氣。哎,夠啦夠啦。你贏啦。我承認你是謬誤大王,這方面的牛我吹不過你。加上你這個甚麼路易酒,我的頭快要轉離軌跡了。我也要上床挖個洞睡覺了。晚安啦老友!

晚安啦老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5月 21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 “笙歌” 第五章 之(9)“皇后碼頭”:尊信究竟在皇后碼頭遇到什麼事情,令他如此感動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