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 June 2015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7)“挖洞型经济(中篇)”

挖洞型經濟(中)

馬依力認為“白做白干”是浪費精力和天然資源的行為。
把多餘的勤奮說成美德,是妖言惑眾!
他試問一頭老虎,多跑幾十里冤枉路獵食,是否比其同類更有美德呢?


接上篇。。。

勞動是每個社會成員的天職和義務。只有工作可以客觀量度個人在群體中的相對貢獻和價值,是最基本的社群道德。尊信大義凜然的說了一遍,自己也覺得耳熟能詳。他跟老馬閒來無事,一杯在手,老愛把往昔人間的是非功過,重複辯論。幸而老人家善忘,加上兩杯美酒助興,重複也不單調。雖然大部分話題都已經是明日黃花,兩老仍然抱著半腔熱情,各持己見地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對質,也實在比相對無言有趣。
呀?老馬張大口,以一副極為驚訝的表情望著尊信。
工作的看法,他跟尊信可以說各走極端。馬依力認為大部分 文明社會的所謂工作,都是些可幹可不幹的雜務。人太多,吃不飽固然麻煩,吃飽了無所事事,會更麻煩。幸好有事業作藉口,讓人們視為目標,努力奮鬥。在跑狗場的電兔,雖然無骨無肉無味道無營養,卻能替狗群提供目標和方向,以免四處亂跑。對人群來說,工作就有如電兔,可以製造幻覺,維持社會秩序。

幹活幹活,人要幹不過為了活。有了生活還幹,不是貪心便是想不開。別忘記,白做是浪費精力和天然資源的行為哦!把多餘的勤奮說成美德,簡直妖言惑眾!試問一頭老虎,多跑幾十里冤枉路去獵食,是否比其同類更有美德呢?更為勤奮的,還犧牲午睡時間,加班多殺幾口吃不下的白兔羚羊,讓它變壞餵蒼蠅,又是否值得贊賞,提倡效法呢?
老馬這論調尊信肯定無法認同!他當年把事業凌駕一切,是百分百的工作狂。相反地,馬依力當公務員的時候,憑著小聰明左閃右避,萬事無為,或把手中任務不停兜圈,循環再做,在尊信眼中是個不折不扣的寄生蟲。不止呢!老馬連寄生蟲的道德也不如!寄生蟲吸血為了求生,吃飽便算。老馬吃飽了還要挖苦宿主,譏笑為笨蛋!
馬依力離開牛津後,加盟了新加坡一家醫療設備生產商從事產品開發研究。過了幾年,升遷到上海做當地開發部門主任。五年內兩次升職,氣勢如虹,儼然明日之星。不料他突然急流勇退,辭職不幹,搞了間一人公司做其 顧問生意。他花了兩年時間,以找生意為藉口欺騙自己,走遍國內名山大川,訪仙問道。到2056 年,眼看即將彈盡糧絕,才回港找工作。政府工,薪高糧准假期多,實質工作有限,是他的首選。結果憑著牛津學位,加上懂得包裝履歷和幾分運氣,很快便在環保署找到工作,當上 高級環保主任。老馬對環並無甚麼使命感。人保護環境也難免一死,不保護會死早一點而已。不過搞環保可提供固定入息。
老馬的事業心很單純,以不影響練功修為為原則。加入了公務團體之後,他便立即盡力隱形,避免出眾。連上班的皮鞋也換了公務標準,軟綿綿的英國其樂牌:無須綁帶,彈性十足,能屈能伸,落地無聲,在辦公桌下輕輕一退,便可以輕鬆脫掉,活動腳趾。
他在環保暑十多年,只負責了一個原名於十年內把香港變成垃圾零排放的先進都會的項目。主導人是立法會的傅軼。傅議員熱心環保,經常醉心一些不可行的理想性項目,所以民望甚高。從公務員的偏差角度來看,他的精神狀況並不健全,加上患有惡性頭皮頑疾,情況差的時候,整個頭被皮屑所封,像個雪崩生還者,狀甚恐怖。加上他異常勤力,所以有經驗的官員都不想接受這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苦差。馬依力卻把握機會毛遂自薦。署長當機立斷,立即任命老馬為項目經理。
神矣哉!一個雄心萬丈,目光遠大,而又完全不可能成功的項目,豈非老天爺所賜?大城市搞 零排放,世上沒有成功例子,因為可行性是零。所以這項目最終只會和國際水平看齊,沒有徹底失敗的顧慮。再者,傅議員這類政客分布全球,所以網上有大量外國資料可抄。
接手不久,老馬更發現一個迷宮竅門。他只要在報告文中當眼地方 種上幾點深字不多,概念簡單,既合潮流,又富 爭議性 的論點,議員們便會一口咬上,爭論不休。爭論一旦開始,瞬即離題萬丈,越扯越遠。哈!越遠越妙。到這地步,問題已提升到政治層面,馬依力職權所限,只能表面著急,不能有實質動作。唯有身在江湖觀虎鬥,心在對岸享清風。項目毫無進展怎辦呢?哎呀,懶殘禪師不是說了嗎?兀然無事坐,春來草自青
十年的光陰,穩定地溜走了。期間馬依力潛心練功,打通任督二脈。而傅議員的頭髮,在憂國憂民,苦節勞形的歲月摩擦之下,只剩下幾條,勉強依附在鬆散的頭皮上。他窮了一生精力推動的項目,仍在原地踏步,唯有加倍努力。他在項目指揮委員會十週年的特別會議上發表了重要講話: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一個文明社會要達到零排放的劃時代目標,得依賴我們的決心。不屈不撓,永不言棄,是每個有使命感的環保鬥士必須具備的條件!馬依力站起身帶頭鼓掌,表情激動。傅議員很滿意地向他點了點頭。
其實傅軼心裡明白,競選這行飯,越來越難吃。自己也開始老了,再沒有精力耍新花樣,還是拿著老本謀連任比較保險。更難得的是他這出自編自導自演的環保科幻長篇鬧劇,有老馬這個天才演員跟他互相借力,相得益彰,心照不宣。
不過於十年內把香港變成垃圾零排放的先進都會這又長又臭的標準港式名目,十年之後變得有些過時。於是在同一個會議上,按照馬依力的建議,改為廢物零排放 -可持續發展的長遠目標。各委員一致贊成,會上即時通過。主席說改名是瑣碎事,不要搞新聞發布了。

老馬把過去十年的業績暗自結算了一下:香港的垃圾生產量,同期增加了百分之六。委員會開了32次會議。老馬負責的專案小組一共抄寫了22分研究報告,六分洋洋數萬字的綜合報告,並搞了三次大型宣傳活動和八個工作坊,一共產生了24乾噸垃圾。 對。可持續。最少還可以持續多兩三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5月 15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 “笙歌” 第五章 之(8)“挖洞型经济(下篇)馬依力解釋兩個神經佬如何一個在地上挖洞,另一個把填上,如是者各有各忙得不可開交,慢慢演變成一個生氣勃勃的經濟體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