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May 2015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6)“挖洞型经济(上篇)”

挖洞型經濟(上)

 尊信這老友馬依力竟然說資本主義是人類史中最封建,最不公平的制度!
不公平嘛,還可以理解,但封建這話,從何說起呢?


想當年尊信是全球第二大油公司的亞洲區戰略經理。有分參予策劃原油戰略,令他覺得人生有某種特權和意義。

他辦公的地方租金高昂,一般冒正業的公司都負擔不來。辦公室離中環 皇后碼頭不遠。尊信憑著高大身材和戰場經驗,在人潮中穿插推撞,走路也不過幾分鐘路程。沒有公費午餐吃的日子,尊信喜歡到碼頭吃簡便三明治。他是個有規律有習慣的人,每次都喜歡坐在同一個纜柱,一邊吃一邊看路人急步追趕著下一個人生目標。頻繁的海上交通也在背後跟時間競賽,興波作浪,活力十足。

碼頭下偶爾一堆像是滋生出來的蝦毛魚苗,在污濁的水流中掙扎,拼命向前。附近的大魚早已絕跡多年,小魚不似在逃命。它們的努力似乎不外本能的驅使,並無目標或原因。更奇怪的是這裡不乏釣魚人士;尊信的纜柱間中會被他們 霸佔,令他有點不爽之外,也很好奇。他們究竟在釣甚麼呢?這裡的魚蝦,一般體積比魚鈎還細,就算自動獻身也不夠資格上釣。但這些漁翁一幅悠然之態,看上去又不似有神經病,難道這是東方神秘學的一種?或許都是禪宗高人?或喬裝特務?他手執一分三明治,身旁一罐零熱量飲品,發著白日夢自娛。

雖是午飯時分,路人仍然腳步急促,邊走邊吃,邊講電話,滿口叉燒和承諾。尊信特別欣賞香港這方面的精神:肯幹!死幹爛幹!只要有錢賺啥都幹,不像很多其它地方的人,只懂埋冤,甚麼也不做。比死幹重要得多的,當然是運氣。所以通街車牌都不是便是,電話號碼,亦復如是。房子也為了趨吉避凶,殺光了字,因為廣東話的四跟諧音。最後小樓變高,高樓更高,三十多層的大廈里竟然有人住在五十樓。不過中國人終歸實際,知道運氣這東西不靠譜,縱使電話號碼有八個 字,仍然要對著它使勁噴口水,落嘴頭:買啦買啦!好抵買呀!才能多賺兩塊佣金。

勤奮,有衝勁,想到就做,想不到也做,這是尊信最喜歡香港之處。他的老家美國,從前就是這個作風,所以成功。後來給財妓們弄到甚麼也不會做,結果淪為強盜,只會打仗搶掠,吹牛棍騙。哎,真可惜。資本主義就是這樣,有利有弊。不過整體來說,尊信還是認為利多於弊,因為比較公平合理:多勞多得,風險越大,收穫越豐。

哈!他的 反調派” 老友馬依力,竟然說資本主義是人類史中最封建,最不公平的制度!的確語不驚人誓不休。

不公平嘛,還可以理解。所有失敗者和輸家都覺得人生不公。但是用封建來形容自由經濟,好像有點過分吧。

一點也不過分,馬依力慢條斯理地說,一邊盪著紅酒,欣賞掛杯。尊信,你可否先告訴我,世襲的貴族制度為甚麼不公平?

尊信知道老馬這樣問,一定有陷阱,但一下子又看不穿,唯有答道:世襲貴族當然不公道啦!算祖上能拼命,打了江山,結果封侯拜相,但後世的二世祖小白痴,可能一無是處,仍然可以承襲權勢,欺壓人民,又哪來公平可言呢?難道你不認同嗎?

認同。絕對認同!但這跟爸爸發了大財,打了天下,把股票業權留給後代有甚麼分別?太子黨小白痴們,縱使一無是處,也可以大搖大擺做其主席,欺壓靠他吃飯的員工,難道你不認同?

當當當 。。。尊信一下子未能 過來,老馬便搶著說下去:還不止呢!舊式貴族必須養自己的家丁,組織私人武裝部隊以應付其它諸侯,流寇,飢民等。現代諸侯有納稅人養的警察和法院免費保護權益,實在比封建時代更不公平!

老馬,我無話可說啦!尊信說罷,假裝昏死過去。

__________

勞動是每個社會成員的天職和義務。只有工作可以客觀量度個人在群體中的相對貢獻和價值,是最基本的社群道德。尊信大義凜然的說了一遍,自己也覺得耳熟能詳。他跟老馬閒來無事,一杯在手,老愛把往昔人間的是非功過,重複辯論。幸而老人家善忘,加上兩杯美酒助興,重複也不單調。雖然大部分話題都已經是明日黃花,兩老仍然抱著半腔熱情,各持己見地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對質,也實在比相對無言有趣。 

呀?老馬張大口,以一副極為驚訝的表情望著尊信。

工作的看法,他跟尊信可以說各走極端。馬依力認為大部分 文明社會的所謂工作,都是些可幹可不幹的雜務。人太多,吃不飽固然麻煩,吃飽了無所事事,會更麻煩。幸好有事業作藉口,讓人們視為目標,努力奮鬥。在跑狗場的電兔,雖然無骨無肉無味道無營養,卻能替狗群提供目標和方向,以免四處亂跑。對人群來說,工作就有如電兔,可以製造幻覺,維持社會秩序。

幹活幹活,人要幹不過為了活。有了生活還幹,不是貪心便是想不開。別忘記,白做是浪費精力和天然資源的行為哦!把多餘的勤奮說成美德,簡直妖言惑眾!試問一頭老虎,多跑幾十里冤枉路去獵食,是否比其同類更有美德呢?更為勤奮的,還犧牲午睡時間,加班多殺幾口吃不下的白兔羚羊,讓它變壞餵蒼蠅,又是否值得贊賞,提倡效法呢?

老馬這論調尊信肯定無法認同!他當年把事業凌駕一切,是百分百的工作狂。相反地,馬依力當公務員的時候,憑著小聰明左閃右避,萬事無為,或把手中任務不停兜圈,循環再做,在尊信眼中是個不折不扣的寄生蟲。不止呢!寄生蟲吸血為了求生,吃飽便算,老馬吃飽了還要挖苦宿主,譏笑為笨蛋!老馬連寄生蟲的道德也不如!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5月 7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上一節:「上帝這回事(下)」

鏈接到 “笙歌” 第五章 之(5)“挖洞型经济(下篇)”馬依力認為“白做白干”是浪費精力和天然資源的行為。把多餘的勤奮說成美德,是妖言惑眾!他試問一頭老虎,多跑幾十里冤枉路獵食,是否比其同類更有美德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