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May 2015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6)“挖洞型经济(上篇)”

挖洞型經濟(上)

 尊信這老友馬依力竟然說資本主義是人類史中最封建,最不公平的制度!
不公平嘛,還可以理解,但封建這話,從何說起呢?


想當年尊信是全球第二大油公司的亞洲區戰略經理。有分參予策劃原油戰略,令他覺得人生有某種特權和意義。
他辦公的地方租金高昂,一般冒正業的公司都負擔不來。辦公室離中環 皇后碼頭不遠。尊信憑著高大身材和戰場經驗,在人潮中穿插推撞,走路也不過幾分鐘路程。沒有公費午餐吃的日子,尊信喜歡到碼頭吃簡便三明治。他是個有規律有習慣的人,每次都喜歡坐在同一個纜柱,一邊吃一邊看路人急步追趕著下一個人生目標。頻繁的海上交通也在背後跟時間競賽,興波作浪,活力十足。
碼頭下偶爾一堆像是滋生出來的蝦毛魚苗,在污濁的水流中掙扎,拼命向前。附近的大魚早已絕跡多年,小魚不似在逃命。它們的努力似乎不外本能的驅使,並無目標或原因。更奇怪的是這裡不乏釣魚人士;尊信的纜柱間中會被他們 霸佔,令他有點不爽之外,也很好奇。他們究竟在釣甚麼呢?這裡的魚蝦,一般體積比魚鈎還細,就算自動獻身也不夠資格上釣。但這些漁翁一幅悠然之態,看上去又不似有神經病,難道這是東方神秘學的一種?或許都是禪宗高人?或喬裝特務?他手執一分三明治,身旁一罐零熱量飲品,發著白日夢自娛。

Sunday, 17 May 2015

小說 “笙歌” 第五章 之(5)“上帝這回事(下篇)”

 
上帝這回事(下)

佛和道究竟與西方宗教有何基本分別呢?
少年時的馬依力,希望受洗入天主教,將來加入神職
爸爸並未反對,但條件是他得先考取駕駛執照!



接上篇。。。

說的也不無道理,老馬不停的輕輕點頭。但道佛和基督教還有一個重大的基本分別。
你說。
道家和佛教都沒有一個絕對的神祗,所以能夠開放人類有限的胸襟去接受無窮的奧秘。相反地,一個絕對的神沒有去路,是個死角,所以容易產生宗教狂熱。除了這點,我很贊同你的看法。
尊信心想,這個自以為是的馬依力,居然贊同自己的看法?滿足之余,他不想拖辯下去,索性把焦點轉移到老馬頭上來:你是科學人材,從來不信鬼神,對嗎?
剛好相反。我自小怕上帝怕得要死。呢,就是你以前怕的那位。” 
__________________

中國人對上帝這回事,一般都採取務實態度。馬依力的父母並不例外。一個神,算你法力無邊,對中國人來說也意義不大。神必須懂得保佑信眾,才會受到敬仰供奉,否則倒不如敬而遠之,省回香燭祭品,對不對?不過就算最值得酬謝的靈神,那三生禮品也是可望而不可食的。善男信女鞠躬叩頭完畢,自會把肥雞燒肉通通吃下肚裡。吃不完的打包回家或就地餵狗,然後安心等候奇跡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