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January 2015

小说 “笙歌” 第贰章 之(八) “分娩” 和(九) “催眠曲”

第貳章之(八)


玲娜從洗手間回來,看見黃醫生和兩名助產士正在指導夏麗深呼吸。宋煥本來在隔壁房間午睡,給一名興奮的護士叫醒了,鞋也來不及穿,赤著腳站在一旁,六神無主地緊張著。產科專家黃醫生手忙腳亂,似乎從未見過孕婦臨盆。

十二個小時後,產房內歡聲雷動。

在一片喧鬧聲中,無數雙嫩白能幹的手擁護著宋煥,把肚臍上了夾子的小宋笙放在夏麗胸前。

夏麗興奮得滿臉眼淚,不停地說:“真漂亮。。。真漂亮。。。” 別的甚麼也說不出來。透過淚珠,她看見模糊的媽媽站在床頭,咂著 Nelimarkka醫生一早偷運進產房的暖香檳,與老鄉交談著。玲娜濕潤的眼光沒有離開過夏麗一刻。她輕輕地跟女兒招手,微笑點頭,驕傲的心情盡在不言中。

宋煥鼻子通紅,不停按摩著老婆的肩膊,說著:“夏麗你真勇敢。。。夏麗你真勇敢。。。” 夫妻倆都突然患了口吃病,說來說去都是重復的同一句。

夏麗周圍都是戴著手術帽的人頭。大家欣喜若狂,都在擁抱道賀。有幾個護士更哭不成聲。數月來令她煩厭的一班人,一下子都變得十分可愛,都是她的至愛親朋。她不知有多久沒有睡過了,但絲毫沒有倦意。

新鮮出爐的宋笙伏在她懷裏哭,哭得很起勁。小伙子餓了,但還未掌握到吃奶的本能技術。看樣子他很心急開始他的生命旅程。他肯定能活,夏麗一眼就看得出來。

多個月來在心裏陪伴她的小女孩,已被忘記得一乾二淨。



催眠曲


媽媽我睡不著,我害怕。

“怕甚麼,傻瓜。你看小東東睡得多香!”

“這房子很多怪聲。”

“那是風聲。風在屋子裏轉來轉去,找音符。以前的房子也有的哦。”

“這風跟以前的不同。這風邪,壞!”

“別胡說!風不壞。只有人才會壞!”

“媽媽媽媽!怎麼音樂停啦?”

“我也不知道。可能都上了廁所吧。”

“他們上廁所幹嘛?”

“媽媽不知道,也管不著。別提他們啦好嗎?”

“好,哪麼你唱催眠曲哄我睡吧!”

“好,趁他們不在,就一首。你要乖乖的睡哦。”

山谷對面
吹來陣陣輕風
它來自老遠
經過夢幻滄海
穿遍月影銀宮
來到小乖乖的睡夢中

乖乖快快睡
快睡咯小乖乖!
在夢裏,我把你緊緊擁抱
在夢裏,一切可以成真
黎明再來的時候
我們乘著露水
升上天空
飄著,飄著,回到老遠的家

再也不見影蹤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1月 16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7年11月 修訂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