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October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七章 之(6)“清醒的孤寂”



第七章 之(6)[清醒的孤寂]
莫弦音一覺醒來,驚覺現實是如此的難以接受。


劇烈的偏頭疼把莫弦音折騰得滿頭冷汗。她低聲呻吟,連轉身也感吃力。她很想弄條濕毛巾把眼睛蓋上,但無力下床,唯有用盡氣力脫了身上的 T恤,用來蒙上雙眼。

到處都是光,好比尖錐在眼皮上找裂縫,拼命錐插,非要把她插死為止:死吧!死吧!死吧!

除了劇痛,她沒有其它感覺。大滴大滴黏滯的眼淚,冷冷的,沿著面額流。
__________________

她終於在時間斷層中蘇醒過來,不肯定自己是死是活。口裏一點水分也沒有。舌頭貼在上顎,嘴唇龜裂。

外邊很靜。腦袋裏也很靜。静得她心寒。

怎麼音樂沒啦?莫札特呢?

哎呀,孩子們呢?

小甜豆?小東東?

小甜豆。。。

__________________

“小甜豆。。。

“東東。。。

“我的小甜豆。。。小東東

“求求你。。。不要把他們拿走。。。為甚麼。。。”
__________________

她坐在初次見到小甜豆和小東東的天台圍牆上,凝視著眼前的世界,但没有焦点。她不再傷心。悲傷已老早變成憤怒。烈火般的憤怒,燃燒著她的五臟六腑:心,肝,脾,肺,腎,通通都化為灰燼,都沒啦!

現在連憤怒也熄滅了,也沒啦!

什麼都沒啦!

漆黑的世界裏只有一點亮光。老遠的,就那麼一點點。

她好像有天眼通的吸血僵屍,一下子把目光投射到亮光處。她看見瑞涯,那個跟她差不多一樣寂寞的女人,獨坐窗前發呆。玻璃反射著蠟燭,靜靜地燃燒。那個女人在沈思。

突然間,她失去了遠景,再看不見那個女人。眼前只有濃密的黑暗,不透風的黑暗,把她緊緊包圍,慢慢窒息。

腦袋裏的音樂會散場後,只有死寂。

“你變態!” 她抬頭對天喝罵。“玩夠了嗎?”

上蒼沒有反應。殘缺的新月躲在烏雲背後,不敢露面。

“沒膽鬼!都是沒膽鬼!”

她很想抽煙,但身上沒有。她輕輕唱起小甜豆最喜歡的催眠曲。她今晚的聲音特別清脆,好像會隨時破裂,粉碎。

    山谷的對面
    吹來陣陣輕風
    它來自老遠
    經過夢幻滄海
    穿遍月影銀宮
    才來到小乖乖的睡夢中

    乖乖快快睡
    快快睡咯小乖乖!
    在夢裏,我把你緊緊抱著
    在夢裏,我們讓一切成真
    黎明再來的時候
    我們乘著露水
    升上天空
    飄著,飄著,回到老遠的家
    再也不見影蹤 。 。 。


唱罷,她側頭聆聽自己的腦袋。

仍然沒有聲音。

莫扎特回來了沒有?小甜豆小東東回來了沒有?
一片死寂,靜得發慌。她狠狠地打了個寒戰。

她低頭望著腳下濃密的漆黑,聳身跳了進去。

在短暫的飛翔中,莫弦音再次聽到了外面的聲音:沙沙的風聲,穿過她曾幾何時黑長柔滑的秀髮。她最喜歡的紫色長裙,在氣流中急促地打著拍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1021 於過渡網發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結到「笙歌」最后一节:第七章 之(7)「终曲」。
宋笙满肚子气,独自跑到皇后码头,突然间看到了自己,連一條魚也比不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