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3 October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七章 之(4)“不明的大白”


第七章 之(4)「不明的大白」
瑞涯終於按耐不住,把自己有身孕的事告訴宋笙,誰知惹來晴天霹靂。。。



第15記:2090年7月5日。萬事不順。一切大忌!

早餐時,我突然無法控制衝動:受夠了!懷孕是驚天動地的絕大好事,也是他有分的好事,也是全人類的好事!我犯了罪嗎?有什麼不可告人?為何我要自己一個人負擔這秘密,簡直荒謬!

我於是把頭一抬,向他宣布:“寶貝,你究竟有沒有察覺到我有了身孕?” 話一出口,心頭大石當下消失。我鎮定地微笑著,眼眶滿是淚水。數月來的委屈,準備爆發。

他一副半夜三更從熟睡中被拍醒的表情,糊塗地望著我,呆了足足半分鐘才說:“你開玩笑吧?”

我頓時百感交集:悲傷,憤怒,失望,羞辱,同湧心頭,想跳起身給他一大巴掌。千鈞一髮間,我把自己控制下來,忍著眼淚,重整笑容。

看來我一直的憂慮並不多餘。我太瞭解此人了。他果然一下子便認定我不是有神經病,便是更年期作怪。對宋笙來說,所有日常的頭暈身熱喜怒哀樂,都與更年期有關。我並未因此懷疑他的精神狀態,他卻反過來指我有病!


他接著問了一連串愚蠢問題:我怎知道自己有孕哦?有沒有找個驗孕化學包來確實一下呢?我十分耐性地跟他逐項解釋:“寶貝,當然有咯。但驗孕包不同午餐肉,有幾十年沒有市場了。我找遍香港才找到一盒。十八年前失效的,連裏面的化學劑也消失了,只剩幾點黃斑。連臭味也沒有咯。驗個屁咩?”

我知道自己語氣諷刺,極不耐煩,但仍然寶貝前寶貝後地盡量解釋。我雖然對他的疑惑有充分心理準備,但對他的冷漠反應卻無法接受。我深深吸了一口大氣,再耐心說明我為何肯定自己有孕。但他似乎失去了基本的理解能力,簡直是牛皮燈籠。我現在才知道,他根本連懷孕的基本生理常識也沒有!想落也不奇怪。他一生人連真的嬰孩也沒有見過。而懷孕常識,在他爸爸教導的求生課程裏不存在,因為沒有必要。我於是嘗試從其它方面分析我們面對的抉擇,希望他吸收。誰料也是枉然,浪費時間。

我說了一大堆之後,他終於悻悻然地噴了句:“好吧!既然你那麼肯定,就當你是有了孕吧。你有沒有想過到時如何分娩呢?”

他一句 “就當你是有了孕吧!” 差不多把我氣小產!這是人說的話嗎?但我仍然以大局為重,忍氣吞聲地回答:“如何分娩?我看就按照以前所有的女人的生仔方法照辦吧。”

“生不出怎麼辦?”

“生不出?你是甚麼意思?” 我覺得他越來越語無倫次。

“假如堵死了。難產。生不出來。怎麼辦?”

“如有必要,要剖要割要開刀,也得把孩子拿出來。”

“活生生的把你開刀?”

“有必要的話,也沒有辦法。”

他突然變得十分憤怒。我從未見過他發那麼大的脾氣。他說我神經錯亂,又說我變態,暴力,恐怖之類。

“你給我滾!” 我當時很激動,有些聲嘶力竭,不知道有沒有嚇怕了BB。
他毫不考慮,轉身就滾了蛋。

我討厭此人,深深地憎恨此人。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竟然把我無情地傷害。宋笙不是人!他不道歉,我永遠也不會再跟他說一句話。

道歉也不成!我一生一世也不會原諒此人。

宋笙!咱們放長雙眼看。我們女人生仔生了幾百萬年,也不需要男人插手。說給你聽只不過給你面子。現在既然已經回復洪荒,我也可以回復上古女人的延續本能。自己生產,負起養兒活女的使命。其實沒有他毛手毛腳的所謂 “幫忙”,可能生得更痛快。

我過兩天便去找莎緹。說不定搬到淺水灣去跟她一起。她肯定會瞭解幫忙。可能明天先去找孤獨師太。她是女人,一定會明白。最孤獨淒涼的女人也會被懷孕的喜訊感動。

我現在邊寫邊哭,心跳加速,這對自己和BB都沒好處。好!盡情哭吧!哭完了這一場,做運動,深呼吸,重新做人,做個沒有男人負累的女人!他滾了蛋是好事,越想越好。好!好!好好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9月 11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