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September 2011

小说 “笙歌” 第六章 之(7)“笙”




小說 「笙歌」 第六章  之(7
宋煥畢竟是動物,本能上要陰陽協調才舒服
宋笙活過了一週歲,大家都很真心地高興,暗地裡卻有幾分不可告人的失望



雖然宋煥的感情生活沒有明確方向,但身邊的男男女女都有同樣問題,半自願獨身是常態,他也不介懷。

年輕人的本能需要,無非技術問題,宋煥對技術問題都有解決方案。他經常引用不知道從哪聽來的古老智慧小品:「偶爾喝一杯奶,又何必在家中養頭母牛呢?」

他向阿燦剖白:「看來我天生沒有激情。蒼白詩人的心理自殘不適合我,連嘗試的興趣也沒有。」

「是基因吧。你父母不都是會計師嗎?」

「哪有什麼關係呢?」

「嗯 。 。 。」

反正這個現狀,宋煥暫時很滿意,認為是實事求是的折衷辦法。沒有幸福的安定,讓他專心發展事業。

就在他心情最穩定,工作開始有成的時候,晴天霹靂,他在上海認識了夏麗。夏麗是芬蘭人,不常笑。但笑的時候不造作,不過分,還笑出有因。宋煥遇到遲來的激情突襲,原來不堪一擊。夏麗回國後,他朝思暮想,站著也輾轉反側。一有藉口便自願參加總公司的培訓和會議。他每天寫「情電郵」,甚至作了首無釐頭,平仄不分的蒼白情詩給夏麗。夏麗竟然看得懂!愛情這東西,每一個細節都不合情理。

__________________

就算殉難愛河之後,宋笙也沒有想過孩子的問題。「不育危機」對他來說十分方便。「世界已經太多人,不育是好事。」 但夏麗很想要孩子,最好兩個,一男一女。兩個?哎,更可愛的女人也有少許神經病。遷就一下,隨便應付兩句吧。「也好!」 他虛偽地附和:「兩個也好,有伴。」 其實他心裡有數,夏麗懷孕的機會大概為零。宋煥最尊重數據:「長遠來說,一般人都逃不出統計學的五指山。人想認識造物主,不用看什麼聖經,多研究統計數學便能洞悉諸事萬物的勢態,瞭解上帝的營運手段。」

從大圖像看,宋煥沒錯。但從個人來看,統計學跟命運一樣難以捉摸,充滿諷刺。朝思夢想生孩子的人均無所出。宋煥計劃不生育,老婆卻漠視數據而夢熊有兆。也好,反正有了,也算是個世界級的難得驚喜。不過統計學並非一招過的預言,第一關以千萬分之一的機會過了,第二關呢?連過兩關的機會是二者相乘,小得多哦!

第二關是他兩公婆卻絕口不提的擔憂:夏麗肚的BB 能活嗎?能活多久呢?

過往的三年,只有兩個嬰兒在香港出生。兩個都呆不了幾天便轉送殯儀館。這個事實,夏麗絕口不提。宋煥也不提,心底里卻無法抑制負面思潮:「幾年來,生一個,丟一個,我們會是例外嗎?」 合理的客觀答案,當然是否定。宋煥於是做足心理準備,好待那天來臨的時候 —— 應該說 「假如」有那麼的一天的話 —— 他可以鎮定支持夏麗。

宋笙終於活生生地出世了。產房內一時間生氣勃勃,眾人極度興奮。人間突然充滿了希望。從那一刻開始,宋笙便要背上「活下去」的使命:一天,兩天,三天地活下去 。 。 。慢慢,連長期在宋家門口駐紮,等待宋笙死訊的記者,也不夠宋笙長氣,去挖掘其他負面新聞了。

小宋笙的父母頭兩年寸步不離。最初的幾個星期,宋煥和夏麗晚上每隔半小時便用小鏡子放到BB笙的鼻孔試探氣息,基本上沒有真正睡過一覺。過了六個星期夜奶便停了。宋煥開始晚上連續睡上幾小時。夏麗則好像煉成了不壞之身,完全不再需要睡眠。

宋煥其實寧願兒子長得醜陋頑皮,整天哇叫哭啼。這樣當他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時候,會較為好受。但宋笙偏偏活潑可愛,十分討人喜歡。快一週歲了,大家心情隨著緊張起來,表面都若無其事。宋煥每早醒來,都會深呼吸才鼓起勇氣睜眼,先看老婆是否在身旁,再看宋笙那張小臉蛋的顏色是紫的?白的?綠的?還是健康粉紅呢?還有呼吸嗎?


本來一年的父親產假,在政府支持下延了期一年。他和夏麗這兩年過得很開心,很幸福,也很累。
__________________

頭條新聞:  
BB宋笙平安渡過一週歲!
天大喜訊,奇跡出現,宋BB過了一歲大關!
諸如此類 。。 。


大家都很高興,真心地高興,暗地裡卻有幾分不可告人的失望。

記者們最明顯。他們絕對沒有黑心想宋笙夭折。假如他過不了一週歲,他們與常人無異,眼淚會大滴大滴掉。週年死忌還會參加燭光晚會,唱歌兼默哀。不過日日無事,天天太平,對香港傳媒來說是大災難。長此下去,飯碗也不保。不少人心裡都同樣矛盾,一方面希望宋BB活下去,一方面禁不住期待一出難得的大型社會悲劇,心態與看莎翁悲劇的觀眾相似:羅密歐和朱麗葉要死才能賺熱淚賺票房。試想羅朱最後懸崖勒馬,沒有輕生,恩愛地活下去,好心的觀眾們會否大感失望呢?修養差的還可能喝倒彩,扔果皮呢!

夏麗是例外。兒子成功順利渡過了人生第一大關,她百分百高興,興奮,驕傲。宋家勝利了!

宋煥雖然也是百分百的真心高興,但興奮之余,暗自慚愧。一年來,當夏麗每分每秒每個細胞都全心全意相信和盡力要宋笙平安無事之際,宋煥有如替八國聯軍引路的漢奸,偷偷蹲在黑暗的角落客,觀評估形勢,預計侵略者會勝利。他無法解釋為何自己沒有夏麗那分堅定信心。可能由於他無法擺脫對機會率根深蒂固的信仰?也可能是他想保護自己和老婆,所以作出了最壞打算,做足了心理準備?更可能是兩種原因也有?反正很難說。算了吧,還是趕快把事情忘掉,專心做個好爸爸,不要再作無謂分析了。

宋煥雖然避開了自我分析,冷冰冰的邏輯卻仍然在腦袋里搞了一陣:一週歲是條隨意分界線,毫無邏輯。活了364天還有危險,到了366天便算大步跨過,阿彌陀佛?簡直荒謬!然而邏輯這東西,經過了一年的思想鬥爭,已疲態畢現。既然大家都認為兒子過了一歲便會長命百歲,做爸爸的又何苦自尋煩惱,搞個另類想法來困擾自己呢?況且自從老婆大肚後,一天到晚要與死神周旋,他已經無力再糾纏了。

在這段精彩活潑的日子中,宋煥與死神打上交道,也算意想不到。

他本來與大多數人一樣,對「死亡」這終身大事興趣不大。由於夏麗懷孕時對死亡的不尋常好奇,他才被拉進漩渦,作哲人之狀,思考這千古議題。誰料宋笙出生後,死神變本加厲,把這浪費生命的課題擴大成分分秒秒的威脅。看著胖胖白白的小宋笙抓住自己的小腳趾,毫無保留地笑,香甜安詳地睡,做父母的卻無法抹去籠罩著他的死神陰影。

到死神終於撤退的時候,宋煥對他已經沒有任何懼意了。當初夏麗嘲笑他的哲理,其實很有智慧。真理無須複雜。人生世上,早晚一死。既然無法逃避,唯有聽其自然。想通了這點,他不再認為死亡有什麼大不了,反而覺得要積極安排人生。

人生有始有終,中間有很多事情要做。要活好一生,必須懂得掌握時間。好比讀書時考試,首要看清楚試卷有多少條題目和允許時間。這方面宋煥是專家。在試場坐下,先脫下手錶,擺在面前,好監察光陰飛逝。答題要不論喜惡地分配時間,不能在同一題目糾纏,夠鐘便作罷,趕答下題。最後有剩餘時間的話,可以回頭改善,甚至畫蛇添足。人生要合格,也是同樣簡單。

首先看看「一人生」有什麼題目需要作答,再看看有多少時間。

當時的男人,平均活到九十歲。宋煥假設自己會安分地依循這平均配額活一輩子。換句話說,他預計會在2102年生日前一天壽終正寢。在這一天來臨之前,他應該做些什麼呢?優先次序如何擺布呢?他利用平時計算工程進度的電子錶格,把餘生的輪廓勾畫出來。

表格上的未來,令宋煥較具體地認識到宋笙的將來,會是一個洪荒世界。不過世人都不願意直面明天的絕境。但為了宋笙,他不能拖延。他於是向各有關機構和政府部門遊說,要求早把有危害性的文明設施妥善關閉,以免將來累及宋笙。

可惜人算永遠不如天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9月 2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笙歌」 第六章 之(8)「瘟神」:無論宋煥如何深愛夏麗,她現在已經是個死人。而生人與死人,似乎無法親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