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September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七章 之(1)“生人勿近”


第七章  之(1)
生人勿近
瑞涯為宋笙慶祝生日。孤獨師太磨刀霍霍,準備斬人。


暴雨的聲音猶如瀑布,連鋼琴聲也幾乎聽不見。現在的雨每下必傾盤,瑞涯有好幾年未見過輕盈的微風細雨了。她並不介意狂風暴雨;豪雨可以把鬱悶的濕氣衝走。以水衝水聽來矛盾,但事實如此。

她把鋼琴蓋拉下,不捨地撫摸了幾下,才決斷地站起身,到書桌前坐下。她打開桌上一本簇新的日記本,咬著筆桿細想一會,才在空白的第一頁上寫了幾個字。她禁不住停手欣賞一番:手寫字有如古董,既古老又新意,有趣!

第一記:2090年6月13日。大雨滂沱
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寫日記。日記本來是秘密的心底話,要鎖起來的。但我希望我的日記有人看,誰都好,越多越好!
 

從前的字都是打印出來的。現在是一塊塊一串串活現筆下的,十分夢幻!
 

這麼大雨,宋笙應該不會上山來了。剛才彈了柴可夫斯基的第一樂章,就算是我彈鋼琴的最終樂章吧。我與音樂的緣分看來到此為止。失去了的感覺,怎樣也找不回來,也不想找。剛才把琴蓋一關,好像與多年怨偶終於分手,雖然有些不捨,卻也如釋重負。難道這又是懷孕症狀?懷孕又不是病,何解有那麼多“症狀” 呢?
 

想深一層:我無目標地彈了幾十年琴,夠啦!從前很多人說我有天分,我看主要因為我是公公的孫女。有天分也好,沒天分也罷,我反正不用賣藝,也不希罕 “音樂盲蟲” 們對我的殷勤讚美。
 

彈琴對我來說,不外打發時間。現在看回頭,我們富貴人家好像覺得時間很多餘,甚至討厭,千方百計要 “打發”:逛街購物,旅遊消閒,彈琴唱歌,跳舞看戲,都只有一個目的:打發時間!奇怪的是,我們一方面覺得時間太多,要打發,同時又十分怕死,恐怕時間終結。
現在情況有變。我覺得時間很寶貴。我要在自己的時間完結前,盡量留些痕跡給下一代。這日記算是個開始吧。
好。。。
 

前天我和宋笙慶祝了他的生日。我本想邀請老馬和尊信參加的。假如不是 “萬年曆主” 尊信提醒,我根本不知道前天是宋笙的42歲大壽。誰知他說今年希望清靜,就我們兩個吃飯便好了。這個世界還有不清靜的可能嗎?不過壽星公說了算,就“清靜”點吧。
 

他烤了拿手好戲 “叫化雞”,香氣四溢。我相信連對面山頭的孤獨師太也可以聞到。孤獨這古怪鄰居和我們互相回避了那麼久,應該夠了吧!我有個衝動,改天拿隻生雞撞過去探望她,看她如何反應。難道拿刀砍我不成?有個女鄰居多好!想想已經開心!
 

我用走地雞胸肉和老馬的有機生菜做了色拉。宋笙似乎心情甚佳,喝了公公那瓶2062年的法國名釀後,更停不了口,十分可愛。他重提他爸爸留下的風車發電設計,說有信心按圖施工。這是他幾個月來第二次提起爸爸的風車了。假如他真的有這決心和能力,便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酒餘飯後,我們閒扯到老馬跟莎緹。在沒有輔助娛樂的世界,兩個人很容易相對無言。經常說說老友的“是非”,在所難免。
 

老馬兩公婆真是天生一對。他們處處互相尊重,情投意合,事事融洽, 卻偏偏各有各生活:一個住半山,一個搬到淺水灣,你說奇不奇怪?不過想回來,笙和我也不是同樣古怪嗎?只不過分開的距離較短而已。難道我們這批 “死剩種” 都是怪人?
 

吃飽飯後,他老問我是不是很累,有些煩厭。我很想衝他一句:“當然啦,肚裏多了個人,能不累嗎?” 但話到唇邊便吞了回去。不急的。再等。等百分百明朗的時候,不說也明。現在說穿了,他可能會懷疑我神經病。
 

後來我們造愛,令我感覺我們之間仍然很美,但這分美麗最近好像比較刻意,沒有當初那分自然純樸的激情。又是年紀問題?事後我伏在他胸前聽心跳,又覺得一切都很純樸自然。
第二天一早起來,他的心情仍然很好。誰知早餐未過,他便鬧情緒,與外面的霧過不去。唉,男人。幸好他們沒有月經,否則更難以理喻。

__________________

“媽媽你為甚麼磨刀呀?”
 

“準備自衛嘛!”
 

“甚麼是自衛呀?”
 

“自衛是防止其他人強逼我們做不願意的事!”
 

“誰在逼我們呀媽媽?”
 

“還不是他們兩個?我怕他們會回來找麻煩!”
 

“我很害怕哦媽媽。”
 

“就是!他們已經嚇跑你和東東兩次了。還不夠嗎!”
 

“沒關係哦媽媽。我們會回來的。”
 

“肯定?”
 

“肯定!你用這刀怎麼自衛呀媽媽?”
 

“他們再來的話,我便把他們斬!斬!斬!斬開三百六
  十塊!”
 

“好呀!好呀!我也斬!”
 

“小孩子不許斬人。”
 

“我要我要!斬兩刀可以嗎?”
 

“乖,別鬧。只有媽媽可以斬。”
 

“他們為甚麼哪麼壞呢?”

“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卻以為自己很清醒,
  萬事都懂。這種人最討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9月 11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笙歌」 第七章 之(2)情為何物(上)。馬依力大談情為何物,連瑞涯也覺得有幾分道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