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8 May 2011

小說 “笙歌” 第五章 之(4)“上帝這回事(上篇)”

上帝這回事(上)

尊信和馬依力手執一杯,談論上帝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上帝對虔誠的尊信來說,就有如一塊鬆餅。。。


尊信初遇馬依力的時候,他和宋氏父子正在改建空中花園。尊信自我介紹,問清究竟之後,便自告奮勇,幫忙施工。當時的香港,已經可以隨便和陌生人打招呼,主動幫忙,也不會被懷疑動機了。

尊信喜歡較為傳統實在的人,與宋煥一見如故。能夠認識年青的宋笙,也算幸會。老馬嘛,給他的印象是為人風趣,全身都是摸不著的骨頭和荊棘。此人看似平易,卻又有點不近人情。隨和的背後,有副 不和你計較是不想浪費精神的神氣。初相識時,尊信老覺得和馬依力單獨相處時渾身不自在。但他們年紀相約,對很多往事就算觀點不同,也有共通。加上大家都喜歡手執一杯 近古人類遺留下來的名酒佳釀談古論今,慢慢變成了摯友。這對意氣極不相投的老家伙,由環境撮合成莫逆,也算難能可貴。

空中花園落成那天,大家在橋上晚餐慶祝。初秋的晚上居然未生半分涼意。氣溫在30度左右徘徊。蚊子蒼蠅仍然霸道。飯後不久,老嫩二宋回家休息。老馬望著尊信:再來一杯怎如何?好!一杯!
__________________


聽老宋說你以前雲遊四海,走遍大江南北,一定不少見聞。老馬打開了話題。

是奔波,不是雲遊。我差不多所有的事業都在海外發展。也許是命運吧。

鬼佬也會講命運!真厲害。” 

尊信笑了一笑,然後把平生履歷,由當小兵到高級行政人員,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提到在火車頭手下當兵的日子,猶有餘栗。

老馬聽罷說道:真的多姿多彩。

多個屁,最後竟然連退休金也沒有,淪落在這裡準備客死他鄉。

馬依力隨手向橋下一揮,笑說道:半條羅便臣道歸你吧,還要退休金幹嘛?

尊信下意識環顧了一下。從來未想過他們幾個死剩種身家如此豐厚,諷刺中不無幾分過癮:反正也是,整個香港分了吧。可惜沒有二手市場。

老馬笑道:不愧是生意人,那麼貪心。然後隨口加句:那火車頭聽起來很凶哦。

凶?簡直超級變態。他對待戰俘的手法,令我大開眼界,親眼看到甚麼是邪惡。

他怎樣啦?老馬衝口而出後有點後悔。他對火車頭其實興趣不大,只不過順口把話題延續而已。幸好尊信語氣沈重地回答道: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不想再提了。” 

老馬輕輕點頭,表示理解。

尊信在往事的陰影中滯留了片刻,才說道:現在回頭看,遇到火車頭也並非一面倒的壞事。如果不是他,我當年可能不會離開陸戰隊。我這個人,如果有個好上司,可以當一世兵。那麼我其餘的人生都會全部錯過。說起來還是多得這個哨牙妖。

也是。人生就是這樣。熬過去便海闊天空。

現在說起來很輕鬆。當年是熬過一關又來一關,覺得心中的一切信念,到頭來總是一場空白。

那不挺好嗎?能夠明白空性,破除妄念,是覺悟機緣哦施主!

嘿!當時人都差點瘋了!我長大的過程里,最注重信念。信念是我在人生路途上的明燈。當天色越來越黑,車頭燈卻逐盞熄滅,心裡怎會不慌。

現在還有信念嗎?

有。雖然我不再信聖經之類的怪書,但依然相信冥冥中有個主宰。天地之大之妙,不可能沒有神力去維持秩序的。馬依力微笑不語,讓尊信繼續說下去。所以我相信人類的不育危機,是個巨大考驗,會過去的。上帝是不會如此輕易拋棄我們的。

嗯。。。老馬本來不想插口,打擾尊信剩餘不多的信念,但又忍不住:你肯定有想過上帝的祖上是誰這個基本問題吧?

當然有。

那麼可否麻煩你逐個介紹一下?我們有時間。老馬又按不住搞諷刺了。

尊信組織了一下,說道:請問你,鬆餅是用甚麼造的呢?

老馬被問得一頭霧水,於是一副老調皮的樣子說:“鬆餅?美式鬆餅?我從來不吃這鬼東西。我猜應該是香爐灰和木屑之類,加點豬油混出來的吧。

尊信笑道:假如我說原料是麵粉雞蛋白糖之類,你接受嗎?

可以可以。

那你為甚麼不問我麵粉雞蛋白糖是甚麼造的呢?

老馬想說 因為我知道麵粉雞蛋白糖是甚麼造的,但立即明白這答案最終會被無止境地追問下去,便及時住了口,只漏了個字出來。

尊信看見自己的論點被接受,便頗得意地繼續說下去:沒錯吧?事無大小都不能夠永遠的追問下去。你研究的道家,不也說道可道,非常道嗎?我的上帝其實同一道理,只不過名堂有異。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的上帝,還算個甚麼上帝呢?因此所有自吹自擂,說是上帝親自口述的聖經,都充滿矛盾。我心目中的上帝跟最大的分別,是大道無情, 而上帝有情有性,對人類有一定的責任感。

老馬問:何以見得呢?

因為上帝隨我心而發,而我心裡希望,也相信,上帝是關心人類的。

那麼上帝不過是聽你指使的高檔神仙啦!

呃,這褻瀆的話是你說的,與我無關!尊信戲劇化地用拇指在自己的胸口畫了個十字。

但上帝長期被人利用,間接殺人無數,你又如何看法?

你也說了,那都是人為之禍,與上帝無關。其實道教佛教不也同一命運嗎?老子和佛祖復活的話,會認同那麼多千奇百怪的民間迷信嗎?唯一不同是道佛沒有像天主基督教一樣組織起來,變成政治惡勢力而已。

說的也不無道理,老馬不停的輕輕點頭。但道佛和基督教還有一個重大的基本分別。

“甚麼分別,你說來聽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5月 7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第五章 之(5)“上帝這回事(下)”  

究竟中國人的佛和道,與西方宗教有何分別呢?其實少年時的馬依力,曾經決意受洗入天主教,將來加入神職。當時他爸爸並未反對,不過條件是他得先考取駕駛執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