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April 2011

小說 “笙歌” 第四章 之(五)“孤独邂逅”

第四章  之(五)
孤獨邂逅。。。

鬼,是人自己鬧出來的嗎?可以交朋友,甚至成為家人嗎?


她坐在六樓天台的圍牆上雙腳赤足,吊在外牆,對失去平衡的後果沒有絲毫顧慮
她幽幽地再點上一根香煙。縷縷藍煙穿過黑暗,升向淡黃色的月光。天邊的月牙兒,彎彎的像隻魚鈎,耐心地等待著。她深深的又吸了一口煙,繼續找尋吞雲吐霧的樂趣。
這是她一生人第一次吸煙。油跡斑斑的發霉老煙的味道,對她來說沒有分別。不外是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一枝接一枝,陳年煙轉眼給她抽了半包。舌頭被煙油刺激,好像發脹了,填滿了口腔。也好,她現在輕飄飄的,而奪命魚鈎就在頭上。只有沈重的舌頭暫時把她錨定。。
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生命,究竟在裡面,還是在外面呢?這問題她從來沒有想過,現在也不打算去想,無非瞬間的念頭而已。對她來說,不論裡外,一切都已經沒有生命。哈!從來未燃亮過的東西,居然也有熄滅的時候。這點,她也沒有想過。
六十年的人生,就像從前她父母山頂家裡的抽濕機群整天努力抽取的水分一樣,沒有雜質,沒有味道,沒有力量。憑空而來,隨手倒掉。但抽濕機比她還幸運。抽濕機的噪音,隆隆隆隆,單調老實,可以引人入睡。
她腦袋里的噪音複雜得多,絕對非同凡響,背後都大有來頭。貝多芬,莫扎特,聖桑,一大堆天才通通都在。就在她裡面,咿咿啦啦,叮叮咚咚,停不了,趕不走。

大師們,我要睡覺啦,停一停好嗎?!好嗎!!!

都不理睬。還變本加厲。大師風範嘛。
好!隨你們喜歡!儘管來吧!

哈! 莫扎特。又是他。好小子。
安魂曲。又是那安魂曲。
主呀,讓他永遠安息

寫得好。哪我呢?我呢?誰來讓我安息?
主!你說!為何偏偏是我不能享有片刻安息?!

莫弦音跟莫扎特同姓,也是從小便中了音樂的毒。年紀漸長,中毒也越深。跟莫扎特一樣,她也對自己的音樂很自信。不同的是莫扎特有天分,莫弦音沒有,起碼沒有死後被世人認同的天分。因為世人都已經早她一步死光了。

她父親是個八分成功的投資銀行家。在當年的投資行業,八分成功便有十分能力住山頂比較次檔的多層式洋樓了。父母最初要女兒學鋼琴,只不過希望她掌握些少高格調把戲,洗洗銅臭而已。一台名貴鋼琴花不了多少錢;放在客廳中央,上面放塊網眼小墊,擺上花瓶,插上七彩假絲花,挺有貴族氣質吧!他們似乎早有預謀,給她起了個蛮有音樂味道的名字。
誰料弦音對音樂一聽鐘情,再聽迷溺。整天只想聽,學,彈,其它的甚麼都沒有興趣。她宣佈長大後要做個演奏家。做不成怎辦呢?大人逗著她問。不會的,我有天分。大人們都說哎呀,這小弦音太好玩啦!” 
她的確有些天分,可惜不夠,又或許是未有配上天時地利。天分這東西,其實一點也沒有是最幸福的。最倒霉是有一點點,只不過一點點。她過分的努力,結果把這一點點的天分也給弄僵了。
歲月把天分和期望逼迫成焦急和失望。想放棄已經太遲。不知甚麼時候開始,音樂變成了停不了的聲音。她會失惊无神失聰,甚麼也聽不到。耳朵被各位音樂大師即興綁架,開演奏派對。死人的調子和猛鬼的樂章,不停地在她的腦袋里回響。

聽著哦!聽著哦!
好聽嗎?好輕鬆對不對?對!對我們來說十分輕鬆!
對你呢!唷,哪就不好說了。
哈,哈哈,哈哈哈!

她再抽出一根霉煙,嘗試點著。不知甚麼時候,外面起了風。早些時滿布天上的星星,給一堆堆的零散烏雲遮得七七八八。她的長髮,本來灰黑參半,今早第一次給染黑了,隨著陣陣熱風在臉上飄掃,散發著刺鼻的氨氮味。
嚓!嚓!嚓!在風裡,這打火機沒有一點屁用。
廢物!廢物!廢物!!她出力把火機扔掉。連口裡叼著的煙也掉了,墮入了腳下的漆黑。
腦里的樂章剛好進入了高潮,突然緊湊起來。
她閉上眼睛,看見打火機在空氣中翻跟鬥,然後嗒的一聲落在行人道上,動也不動,碎了。多安詳。

主呀,讓他永遠安息

莫弦音很羨慕那碎了的火機。
__________________

呀!你嚇死我啦。我差點兒掉了下去!
對不起
你一個小女孩在這裡幹甚麼?
我住這裡。
就你一個?
還有我的弟弟東東。
為甚麼我從未見過你?
平常我們躲起來。
你家人呢?
都死了。
哎,真可憐!
你做我們的媽媽好嗎?
好哇,小甜豆。我來做你媽媽。
媽媽你剛才扔的是甚麼呀?
沒甚麼,是個打火機。現在死了,安息了。
這是甚麼聲音呀,媽媽?
是音樂,我頭裡面的音樂。
我害怕這音樂!
我也不喜歡,但沒有辦法。
你的頭會不會唱[一閃一閃小星星]?
會,但我拿不了主意唱甚麼的。
是那個白髮老頭拿主意的嗎?
大概是吧。
他樣子也很古怪,很嚇人!
不要理他。來,跟媽媽聊天。
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3月 27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鏈接到下一節 “笙歌” 第五章 之(一)“戰場(上)”:http://guo-du.blogspot.hk/2011/04/1.html  對 一向生活幸福,野心不大的尊信來說 ,人生竟然在一夜間變成了戰場,確實無常,也十分無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