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April 2011

小说 “笙歌” 第五章 之(3)“絕種”

第五章之(三)「絕種」

地球這地方也確實恐怖,是銀河系的死亡峽谷。
自盤古初開以來,在這個星球生活過的物種,百分之 99.9 都已死光,絕了種
但人類的整體死亡,卻好像意圖嘲弄。
人越來越少,世界卻越來越美麗。


尊信每天早上都在 東區走廊跑步。這沿岸公路比較安全平坦。一般的街道下面滿布排水管和槽溝;日久失修,很多都倒塌了,造成路面嚴重凹陷。走廊公路也離高樓大夏較遠,不怕被隨時掉下的窗框和冷氣機轟炸。

由中環跑到北角出口,尊信看看手腕上的名表:剛好二十八分鐘;猶如行軍,分秒不差。他覺得這名表笨重難看,但標價幾百萬,免費撿回來,戴在手上還是有些實在的虛榮。

再過二十八分鐘,他又跑回中環,獨自坐在 皇后碼頭一個系纜柱上,望著九龍發呆。當年熱鬧得氣也透不過的九龍,只剩下了廢墟的輪廓。一列列空洞的高樓大夏,毫無生氣,躺在水邊,像亂葬崗的骸骨。尊信禁不住又再思索人類的死因。一個活力澎湃的群體,怎會弄到如此地步呢?下一步又如何呢?雖然人越來越少,距離越來越遠,年紀也越來越也大,舉步已經為艱,談下一步似乎多餘。但尊信深信柳暗花明之後,人類最終會熬過大關,重新再起的。起碼他個人來講,只要還未呼出最後一口氣,也不會放棄希望。

每當尊信提出希望,老友馬依力都會質疑:“希望?望甚麼呢?望找個高齡產婦來再生一大堆,然後大力鼓吹亂倫繁殖,好讓 ‘直立消費人’ 捲土重來?” 老馬愛唱反調,在尊信眼中是個患有 “潑冷水狂熱症” 的病人。

很難講。動動腦筋可能有解決辦法。總比你整天入定,模仿植物人有意思吧。” 

兩位老人家像小孩子一樣,嘴巴上慣了一句不饒。他們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基本相反。有時為了打發時間,更會誇張對立面來辯論一番。

人類絕種這個課題,他們曾經反復討論無數次。

沒錯,有生必有死,尊信也同意這結局的必然性。地球這地方也確實恐怖,是銀河系的死亡峽谷。自盤古初開以來,在這個星球生活過的物種,百分之 99.9 都已死光,絕了種,最多留下幾塊屍骨化石。按此推算,人類自然也是死路一條。再者,如果把地球的45億歲化作24小時來看,人類的存在就只不過一分多鐘,曇花一現也談不上,最多像個水面的氣泡,毫不稀奇。這些看法尊信都聽過了。不過。。。有!他認為有稀奇!人類是唯一有意識的動物。這方面十分稀奇,亦肯定有其原因!他知道老馬會反駁說我們連意識是啥也說不清,又何來資格探索原因呢?再者,如果覺得人類的偶然存在很稀奇,那麼穹蒼之下一切都稀奇。稀奇又有甚麼特別呢?他太熟識老馬的論調了。跟他咬文嚼字爭辯永無結果,只能當作消遣。

話說回來,就算上帝一視同仁,不理意識深淺,但凡他老人家捏出來的物種,遲早都要滅絕,尊信也仍然不忿:萬物之靈死得毫無尊嚴,時間拖得這麼長,像溫水煮蛙,簡直侮辱,十分變態!尊信比較認同電影里轟轟烈烈的末日。聖經描述的末世決戰也好,同歸於盡的全球核戰也好,外星人入侵屠殺也好,總比這不湯不水,鬼鬼祟祟的慢性消失有格。

身為地球主子,人類不久前還雄霸天下,叱吒風雲,轉眼間面臨淘汰,整個星球竟然無關痛癢。直立智人像一群被衝上沙灘的水母,攤在陽光下等死。除了蒼蠅蛆蟲之外,沒有任何東西對這行將消逝的的過時物種表示興趣或惋惜,你說淒不淒涼?

老馬把目前的困境歸咎人類自己對環境的破壞。對尊信來說,破壞環境跟生兒育女,是風馬牛不相及。再者,人有選擇的餘地嗎?要活著便得吃喝拉撒,所有動物一樣,為甚麼光是人類的罪過呢?因為我們太過分?恐龍不過分嗎?還有,其它動物都只管吃,吃飽了隨地拉,只有人類曾經有心把自己製造的垃圾處理減害。

不過前人污染之餘,喜歡高呼拯救地球!來表現無私,現在看來也的確有些無知。人快要死光了,地球卻依然故我,分秒不差地自轉公轉。人類要救的明顯是自己,不是地球。
——————————

正常的生老病死,過程是有邏輯秩序的。人慢慢地衰老,可以為逐步接近的死亡作準備。今天鬆了兩棵牙齒,明天聾了一邊耳,都是警號。過兩年腿也不靈,腎也虧了,當心臟開始跟不上拍子,自己有一套跳法,便知道時日無多了。想跟老友訴苦,但幾十年的老友都已經投胎去了。甚麼時候走的,一下子亦想不起來,也沒有甚麼人可問。一班同期的地球過客死的死,病的病,剩下來的失了憶。一輩子差不多夠鐘了吧。今天?明天?後天?

人類的整體死亡,卻偏偏逆向而行,好像意圖嘲弄。

人越來越少,世界卻越來越美麗。蔚藍的天空,清爽透徹;浩瀚的海洋,晶瑩潔淨,充滿活力;茂綠的森林,再次孕育著大自然的生死循環。清風朗月,閃爍繁星之下,再聽不見24小時播放的謀殺,戰爭,強姦,選舉,破產,貪污等文明消息。金融風暴,地震海嘯,飢荒瘟疫,通通跟人類一起絕了跡。小恆星上被遺忘已久的生命本質,重現奧妙。

最諷刺的是,連剩下的小撮人,也因為同類的消失而得益。沒有了社會組織,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和幫助反而來得真誠合理。人在 絕種這個頂級患難中,的確表現了真情。尊信的小圈子里,幾位老友來自五湖四海,背景不一,主觀各異。在以前的世界裡,大家可能連打招呼的興趣也沒有;他和老馬甚至會互相鄙視。洪荒的現實,一下子把從前的執著顯得幼稚無聊。

世界靜止下來,回復樸實平淡。人在互相的眼中再次親切可貴。眼中釘和壞人,竟然早了一步絕種。

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4月 24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