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March 2011

小说 “笙歌” 第四章 之(四)“邂逅 (下半部)”

第四章  之(四)
邂逅 (下半部)

在此情此景,更老實的男人也會吹牛,而更精明的女人也會相信。
不過瑞涯深信他們不是一般的男人和女人


。。。(續上節)

我真佩服你,吃這午餐肉可以吃得哪麼香!

我受過專門訓練的,每一餐都當是最後晚餐來吃。這樣味道自然好,無需精心烹調。省時省力。

贈你八個字:似是而非,胡說八道!

那麼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再看看:東西吃了下去,有機會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今生不再分離。現在有短短的一刻,可以看見,甚至嘗到自己的本質,是不是很難得的緣份交叉點?

我看這東西,吃下去都變屎!

呃,屎也是我的一部份呀!當你說大家交個朋友時,我肚裡長長的一條糞便,只要一天未鑽出來,也算是你的朋友呀!

哇你這個人很嘔心哦!
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三十五歲的大男人,口中還經常掛著爸爸媽媽,真難得。

是嗎 。?

我不是取笑你,不要誤會!只是有幾分羨慕!

這幾天也比較特別,滿腦子都是他們。其實我一生人沒有甚麼朋友。同年紀的更不用說了。父母是我的整個世界,我的一切,直至 。。不好意思,我這幾天感情比較波動 。。。真不好意思。

我瞭解。我這幾天也在哭。

你?

。。。

其實掉眼淚並無不妥。我媽 —— 看!三十五歲的大男人又提媽媽啦!—— 我媽最不相信喜怒不形於色,老把感情抑壓的紳士作風。她說流一滴眼淚便急忙道歉是偽君子所為。不論男人女人,傷心便得哭,對不對?
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有神仙下凡,給你一個願望,你想要甚麼?

一個長長的熱水淋浴!

嗯,也好,就算短的也可以。

咱們一起沖,既節省用水,又可以沖久一點,怎麼樣?

哇,想不到你的嘴那麼壞!大家才認識了幾個鐘便佔便宜。

冰淇淋?

凍牛奶也好!

我不喝奶。但來桶冰塊我倒不介意。

就這樣?神仙給你一個願望,你就花在沖涼和冰塊上?

其實我一向都要求不高,像個聖人。你呢?你想要甚麼?

我想要個孩子。

你說認真的?

還有假的?這是女人的天性嘛。

呃,不過你不應該在一個認識了只有幾個小時的陌生男人面前如此坦白呀!

哎喲真不好意思哦宋先生,小女子失言啦!你給我的烤番薯裡面加了些甚麼藥?

好,就算有奇跡出現,上天給你個小孩,但他長大後,整個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不覺得很恐怖嗎?

到時自然會有其他的人。

涯姑娘,你別跟我開玩笑吧!

真的。到時會有其他的人。

你怎麼知道?

女人的直覺。

好,又算你對,真的有其他的人。世界那麼大,他們怎麼碰頭?

就像我們這樣。

我們這樣。。。?
__________________

有件事我想剖白一下。

那麼言重?說來聽聽,我最喜歡聽人家剖白。

你先答應不會生氣。

應該不會吧,但也得看看是甚麼。

我無意中在窗後偷看了你兩天

嘿!我其實心裡也猜到了幾分!好看嗎?

嗯,老實說,很一般。
__________________

你平常一個人在這古堡內,怎麼打發時間?

造造白日夢,彈彈鋼琴。但我差不多一半時候都在高球場跟朱姨們種菜。

你鋼琴一定彈得很好吧?

可以。以前經常在公公的宴會和甚麼慈善晚會助興,反正從來沒有人夠膽批評過一句,都對公公說我是天才!

你看,錢多也有好處的,可以做天才!

呃,天生的,你恨不得哪麼多。

好啦好啦,天生多錢人。我雖然不懂音樂,但覺得這東西挺奇妙。

為甚麼呢?

不是嗎?音樂跟語言不同,並非必需,但每一個文化角落都有音樂,你說奇不奇怪?

有甚麼奇怪?因為音樂是必需的,就這麼簡單。
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最少有整整一個世紀看不到這樣的繁星晚上。

繁忙的人,連黑夜也可以失去。

真漂亮。

你信不信星座?

嗯,好的預言我通通信,不好的通通不信。但我們身體上的每一根汗毛,每一顆細胞,地球上的一切,都是從外太空來的,倒是事實。我們與星體之間會不會保持了某種神秘聯繫呢?這就難說了。

呃,我的太極師傅是個科學家,他也是這麼說。不過他說一切東西都是借回來的,早晚要還!

試想,我們兩人身上可能有幾顆分子,幾十億年前在一個遙遠的星球曾經相識,共分一顆電子呢?

機會極微!但想法玄妙,也很富挑逗性。不錯,不錯。

哈哈,想不到宋先生還挺會做夢的哦!
__________________

你相信命運嗎?

我相信每一樣東西,甚至每一個細胞,都在遵循著一種既定力量運行。

真看不出你會是個宿命論者。

你覺得我不似嗎?

你剛才不是說你從小受訓,只管向前看,往前走的嗎?

對呀,那是命中注定,我也沒辦法呀?

假如一切既定,不能改變,人生還有甚麼意義呢?

當然有!明天的日出我們肯定不能影響,但也可以十分欣賞,對不對?注定了的東西究竟如何演繹互動,是個很神秘奇妙的因果現象。留心觀察的話,仍然十分精彩。

想不到你原來是個哲學家。失覺失覺!

還有,假如我們不認同命運,又那來同情心可言呢?

倒沒有聽過這怪論。願聞其詳。

不是嗎,假如人生一切自主,那麼所有不幸的人都屬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對不對?

不對。有同情心的表現可以討好上帝,搏升天堂!

這方面的戰略因數我倒未曾考慮過。涯姑娘你以前是就讀天主教學校的嗎?
__________________

營火的餘燼熱烘烘地透著殘紅,依稀散發著烤番薯的餘香,像難捨的回憶。沙灘被濕暖的海風糾纏著,生不起半點清涼。

你喜歡乾邑白蘭地嗎?瑞涯問。

我最近才學會欣賞白蘭地。由於都是免費的,所以品嘗過的都是上乘貨色。有真貨五糧液的話,我也喜歡。宋笙平淡的回答,背後其實收藏了兩份緊張。第一份緊張是他知道一個關鍵時刻,可能隨時來臨。他正處於被動狀態,不能操之過急,但也不能過份扮酷,以免不覺意冷卻了熱情。

第二份緊張是由於剛才一時忘形,吃了太多。加上第一份緊張所造成的生理反應,肚子在醖釀一場極之不合時的風暴。他一面盡力保持外表鎮定,一面意守丹田,希望增強耐力,以捍衛這重要關頭。誰料意到丹田,觸動了的不是氣機,而是大腸,令蠕動加劇。整個小腹上了膛,如箭在弦,大有一觸即發之勢。由於肛門告急,宋笙才想起自己身上只不過圍了條毛巾。哎!還是條淺色的毛巾。

五糧液我不會喝,不過公公的酒都是一流貨色。還有-

宋笙忍不住打斷了瑞涯的話,一臉痛苦地說:瑞涯,不好意思,我要失陪幾分鐘。

OK嗎?

“OK OK!給我幾分鐘。宋笙的聲音開始微弱,已經有氣無力。說罷,他彎著腰,像鐘樓駝俠走難似的,一步一跨地向身後的一塊大石跑過去。跑不了幾步,便又跨回來,一言不發,手忙腳亂地從背包里找了包紙巾,才又匆忙地跨走了。

哎呀!褲子!這是大好機會,若無其事地穿上褲子。錯過了。算啦算啦!
__________________


當宋笙從石後現身的時候,瑞涯已經站了起來。她一隻手把披肩抓緊在胸前,另一隻手輓著涼鞋,望著灰燼入了迷。最後的一點餘輝,隱約勾畫出她的輪廓。複雜的女性本能,正在專心處理目前這一刻。她要比他更大膽,但不失矜持。她一方面果斷:機不可失,但同時必須謹慎,步步為營。她現在一呼一吸,都帶著放任的分寸。天性催促她去愛,放膽地愛,無私地愛,不擇手段地愛。女人的機會一去即逝;一刻猶豫可能導致幸福流產,比一時失足的千古之恨更折磨,更悔恨,更難啓齒。在洪荒世界裡,男女之間的天生不公平更加明顯。

宋笙的感受相對單純。他看著瑞涯,腦袋裡只有一個訊息,一個驚嘆:漂亮!她實在太漂亮啦!

他扮狗用腳把沙往後踢了幾下,對著瑞涯傻笑。

洗了手沒有?

沒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你媽說為流淚道歉是偽君子所為。那麼當街人有三急也是自然需要,又何必道歉呢?

抱歉要你等嘛。

要不要澆點水?瑞涯對著剛熄滅了的火堆說。

要。比較保險。

宋笙用小鍋打了海水,把沙灘上最後的一點紅光徹底熄滅,只剩下月光和繁星,為這對新相識的情人引路。

走吧。宋笙若無其事得有點不自然。

瑞涯沒有作聲,看了他一眼。

宋笙把她摟在懷裡,兩人踱步走向別墅。月牙兒在天邊給他扮了個大笑臉。月影之中恍惚有宋煥的笑容,也有他自己的笑容。今天他第一次感覺到父母確實活在自己身上。沒錯,只要留心觀察,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帶有遺傳的影子。所有人都是他人的延續,也都是盤古初開時一堆氨基酸的延續。生命的繼往開來,每分每秒都是魔術。人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不斷在發生。宋笙做夢也想不到,這刻竟然會有一個如斯美貌的女人倚在懷中。他渾身感覺到一陣暖流。 

瑞涯正低頭數著兩人的腳步,突然看到宋笙在毛巾後面呈現了興奮狀態。哎呀,男人不穿褲子實在不成。

我想說一句話。

宋笙過分溫柔地了一聲。 

呃,怎麼講呢。。 。我們認識了才幾個鐘頭。我從來沒有這樣邀請過任何人回家的,我想你明白。

我知道。

你知 。。。?

從你的眼神,我看得出來。

瑞涯心想:這麼黑你也看得見?但她抬頭看了他一眼,又好像真的看得很清楚。在此情此景,更老實的男人也會吹牛,而更精明的女人也會相信。不過瑞涯深信他們不是一般的男人和女人。

宋笙毛巾下面那鬼東西,越來越放肆。瑞涯再低頭的時候,看在眼裡,不好意思笑出聲,又不想多猜測,破壞了這美好的一刻。

突然間,宋笙戲劇性地放開瑞涯,然後打開毛巾,把它搭在肩膀上。他赤裸裸地大步往前踏,像個剛搞完大屠殺,凱旋歸來的希臘戰神。他邊走邊高聲唱起 O Sole Mio 來。澎湃的小弟弟,像戰船頭的小跳板,興奮地打著拍子。

瑞涯笑得彎了腰,大笑聲在空氣中迴盪,聽起來有點陌生。她很久很久沒有聽過自己笑得這樣盡情了。

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3月 27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