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4 Jan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三章 之(二) “待盡”

 第三章  之(二)
待盡

姑勿論氣為何物,馬依力的真氣表現,最近的確有些凝滯;早上打坐運功所需時間,越來越長,否則無法神氣十足。他心想,這樣下去早晚跟死人無異,一年閉關365天,每天入定24小時。 
以六十九高齡來說,老馬的健康其實好得不能再好了,身體像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就是最近開始覺得體內有種說不出摸不著的不對勁,在等機會找麻煩。可能是他對自己的每條筋肉,每口呼吸,過分著意,造成神經過敏吧。但幾十年的修煉習慣改不了,也沒有想過要改。他的師傅史葛太太經常教他要聆聽自己的身體,要對它尊重,關心,留神,靈與肉才會合作愉快,將來才有機會好好分手。

史葛老師傅也說過:假如身心修為到家,打通了奇經八脈,長生不老並不出奇。
聖經里一大堆人活到幾百歲,還娶妻立妾,生兒育女,你看會不會都是氣功大師呢?年輕的小馬調皮地問。
老師傅回答道:雖然聖經跟封神榜的可信程度相約,但上古的人沒有現代人分心散神。他們的功力和道行,我們很難想像。其實人剛出生,任督二脈是通的,所以嬰孩的生存和自然復原能力強,可與野獸相比。可惜在長大過程中,萬物之靈吃不純淨,坐不端正,心多妄念,滿腦歪思。於是經脈漸塞,人未亡而氣先散,還很自以為是呢!
小馬問:那麼老子活了多久呢?
誰知呢?中國古代有道之人都是隱士,來去飄拂,充滿神秘。他可能還活著呢!
馬依力想,老子還活著?不會吧!但直覺告訴他史葛師傅可能尚在人間。當他打通了任督二脈那年,他們還有聯絡。他發了個電郵告訴她。她的回郵很簡短:我早知你會過這一關的。是天分,也是緣。現在先忘掉一切,好好地活吧。

對,先忘掉一切,才能好好地活。哪我最近在囉嗦自己些甚麼呢?
難道修為一生,到現在才貪生怕死?

老馬心知自己並非怕死。 死,就是重歸大道;沒有甚麼可怕的。但年輕時沒有認真考慮到通往死亡關的路上陷阱重重,有條深灰色的夾縫,比生和死更深沈冷酷。人越老,這深灰地帶便顯得越寬,越深,越恐怖。一不留神便會掉進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顛倒夢想!這還不是顛倒夢想?!

來!打坐,遠離顛倒夢想!把它空掉!
但過不了幾天,那顛倒夢想又潛回腦袋,散播妖言:哎,老馬,別自己騙自己啦。人老了,算你經脈盡通,也比不上年輕人的復原能力。一切順利當然好;一旦發生甚麼意外,沒有醫療,隨時小事變大。摔一交分分鐘要你終身躺下,眼巴巴流口水。再不然來顆爛牙又如何?痛得你入心入肺,忍不住要拿條鉗子,沒有麻醉,對著鏡子把它連神經線拔出。看!鏡中人滿口鮮血,下巴腫得像隻河馬。還在流眼淚呢!要命吧?
一向隨遇而安的馬依力,開始體會到宋煥七年前出走的心情。當年已經七十二啦!的宋老頭,今天看來,就只不過七十二!時間的確過得很快。
__________________

說到底都是宋笙老的爹神經病,連累馬依力也染上了杞人憂天症。
宋老頭七十歲那年,吃飽飯沒事做,把他自創的壽命指標按當時情況重新復算。左算右算一番之後,才把最新答案向老馬宣佈:他們這群死剩種的標準壽命已經跌到七十左右。夠鐘啦!他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馬依力回了句:阿彌陀佛!大吉利是!但他看得出宋煥興高采烈的的表情背後,深深有陣哀愁。
宋煥是個不折不扣的工程師,甚麼東西都要推算。當大家興高采烈地猜度著人類不育這新鮮危機的原因的時候,他已經用電子表格這簡單手段一點一格地預測將來。一大盒打印出來的結果,被擺放在書房一角,等待著時間的考驗。
未來,年復一年地變成了過去。現實和他的預測,在細節上雖然頗有出入,大體來說卻出奇地吻合。宋煥的紙上未來,也反映了他心存的一點希望:假如人類再育的話,他的公式可以讓社會隨時再生,慢慢復蘇。隨著人越來越少,越來越老,這機會已經變得萬分渺茫了。
根據他的估算,世界人口到2085年會降到一億以下。他認為這是臨界線。往前再推,由於人口不足,現代社會的會基本上解體。這階段的香港人口大概十萬。結果社會瓦解比他預期早了足足十年。可能他估計的臨界線有偏差;也可能群體結構沒有他想像的扎實。人口下降的速度也比他預計的快。宋老頭自我檢討時發覺當初低估了瘟疫,飢荒和其它天災的一次性毀滅力度。加上停電比他估計早,而現代人的生命力相當依賴電力;電一停,死亡率便急升。
沒有了能源供應,細小的世界再次變得大不可及。小撮小撮的人被走不過的路程和游不過的海水相隔,漸漸回復原始生活。遠古人類的慾望很單純:只要能吃飽肚子,睡好一覺,睡眠中沒有被其他生物吃掉,便算成功地活過了一天,多爭取了生兒育女的機會,很值得高興。文明過後的原始人,面對的毒蛇猛獸不多,卻要對付懷緬往昔的心魔糾纏。再者,失去了生兒育女這強大的希望動力,難免感覺孤單無聊。
宋煥把宋笙從小便訓練身心,以應付文明過後的洪荒世界:記著:不要多想,只管活著。只有適者才能生存。只有生存才有明天。只有明天才有希望。
__________________

宋煥修訂過人均壽命之後不久,便開始對兒子做心理工作:笙,沒有藥物和醫療,你不可能勉強照顧我,否則只會互相拖累。你爸早晚會像大象一樣,老死前自動消失,安靜地去,保持尊嚴。
爸,你說到甚麼地方去啦!宋笙被父親生離死別的感嘆弄得一頭霧水。難道你老了我不服侍你?
你當然會。不過在現在這情況下,我們一定要理性。記得適者生存嗎?人早晚都要去。我不用趟在醫院,一身插滿喉管,屁股包塊熱烘烘的濕尿布等死,已經很感恩了。自己一個人終老是好事,沒有甚麼好傷心的。
自此,宋煥一有機會便拿這個問題來跟兒子討論:想想看:假如我中了風,或者摔斷了腿,再不來個嚴重糖尿,你能怎樣看護我?宋笙並非不明白爸爸的擔憂;不過人生本來就充滿危機,能擔心多少?況且床上倒頭一睡,自此長眠不起的利落例子多的是,又何必杞人憂天呢?
但做父親的並沒有放棄,一有空便找兒子洗腦:我知道你孝順,但這個年代,理智重於一切,包括孝心。
我有你這樣的爸爸,肯定天生理智過人,你少擔心吧!
你再想清楚,假如我長期臥床,你每天得餵我吃飯,幫我梳洗,清潔大小二便。我拉了床你還得打理 。。。
我小時候你跟媽不也替我擦屁股嗎?也得給個機會我反擦哦!
唉,小孩子的屁股對父母來說是香的。還有,一轉眼你便自己會擦了,你媽還不願意停呢 宋煥頓了頓,吞了口水,才繼續說下去,聲音多了點沙啞:老人家的屁股需要擦多少年,誰也說不准。
宋笙撇著嘴,沒有作聲。
還有宋煥捂著鼻子,希望逗宋笙笑:老頭子的屎特別臭。
宋笙沒有笑。
笙,我們要理性點面對現實。否則有一天你會暗中希望我快點死。到時你的心會傷得很透,甚至痛上一輩子。何苦呢?
宋笙撇著嘴,沒有作聲。
宋笙慢慢習慣了爸爸灰暗的臨終模擬,也很理解父親的理性擔憂。不過理解歸理解
__________________

兩年後某天,宋笙和老馬去淺水灣探望馬依力的老婆,住了兩天。回來時發覺宋煥出走了,只留下了一張字條。宋笙看完後也失了蹤。整條羅便臣道頓時靜得可怕。
過了足足一星期,宋笙突然再出現,出奇地神采飛揚。老馬問他到哪去找老爸了?他回答說沒有找,只是想一個人單獨思考;想不到交了個女友。跟著他補充了一句:爸爸沒錯;他這樣做很對。馬依力以為他受了刺激,語無倫次。但不久瑞涯便出現了。
宋笙經常會提起父母,但從不猜測爸爸的去向。老馬也識趣,不會作無謂推測。這件事就此成為過去,大家都不再提了。
__________________

想到哪裡去啦!馬依力打斷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天地與我同生,萬物與我為一,生死何別之有?多年來,他除了靠修為冥想以觀天地奧秘,亦從科學角度參悟生死,引證虛無。他的結論是人有不滅精神,死後從臭皮囊解脫出來,有如刑滿出獄,是終身大好事。
沒錯沒錯,的確如是。但他目前憂的不是死,而是死不去,半天吊!都是那宋老頭不好,在老馬的潛意識埋下了憂慮種子,現在發芽了,怎辦?難道一世修為就這樣敗於一朝?他從未料到老而不死這般無聊的通俗問題,竟然會臨老發難,打他個措手不及,令他有幾分尷尬和迷茫。
罷了罷了!老馬提醒自己神仙也有心情高低的時候,何況一個末世凡夫?這幾天情緒比較低落,過兩天便好了。還是不要再囉嗦自己吧。反正仍然可以練氣化神, 理它是真是假,是終極分子還是神經錯亂,效果還算可以;卻不了百病也可以暫時止痛,養住精神。
順著生命走,下步自然到。還是當下安心,不亡以待盡吧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1月 24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1年11月修訂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这些中国文化内容,对我个人而言看得很过瘾。中文版比英文版更好看!特别是牙痛那段把我看到毛骨悚然!真的觉得要命,没错。

Yu Ringo said...

沒段短短幾字,道盡了生命的無奈。很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