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9 January 2011

小说 “笙歌” 第贰章 之(七) “不育危机”


第贰章  之(七)
不育危機
鏈接到上一章:生死之謎


如果不是懷孕,夏麗可能永遠都不會深究 “不育危機” 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她和宋煥都在 “災難世紀” 中成長。自懂看新聞以來,每天都有災難頭條,見怪不怪,漸漸麻木。所以人類不育這問題雖然耳熟能詳,具體的卻說不出來。反正她這一代對生兒育女興趣不大,人類喪失了繁殖能力縱使影響深遠,對個人來說卻沒甚大不了。

但夏麗壞孕之後,人類不育突然變了切身問題。到底何謂不育危機?甚麼時候開始的?有何解救?不育比氣候暖化,禽流感,愛滋病都嚴重嗎?比能源和食物危機更麻煩嗎?一大串的問題困擾著夏麗。

她不停上網搜尋。

資料多得驚人:成千上萬的論區,你一句我一句, 百花齊放,意見多如繁星,可惜都沒有答案。二十多年過去了,人類越生越少,個中原因仍然是個大謎。

在某些問題上,少許共識是有的。譬如絕大部分人都認為情況會繼續惡化,直至完蛋。這普遍的悲觀,令夏麗有些愕然和沮喪。搞科學的也有些共同看法:他們大致同意,導致絕育的元兇肯定躲在大氣之中。只有大氣是全人類不分貴賤,莫論東西,每分每秒都共同分享的。可能是一種放射線?也可能是一些古怪的微量化學品,或者游離基之類吧。於是全球的科學家分頭去找。結果是大豐收,找到了很多疑凶,但疑凶太多,真凶更難現形。大家被泛濫的數據和主張包圍,熱烈爭辯,場面混亂。美國有位大明星趁機出位,穿上太空衣,聲言與大氣決絕。有些模仿的人整天戴上全面罩,當然也於事無補。

不少人都認為集體不育跟現代生活和繁殖習慣有關。

信神的列出了罪行清單,幾乎都與性行為有關:打胎,避孕,同性戀,亂搞關係,甚至被成年人遺忘已久的手淫,通通都可能激怒了上帝。他老人家一氣之下,來個諷刺的大懲罰:“你們既然濫殺胚胎,把我親自發明的精蟲衝落馬桶,那以後就別指望再生了!” 神職人員提出這方面的論調時都很神氣,帶有勝利口吻,令人覺得人類不育是天大好消息。

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認為人的生活方式是禍根。有環保人士指出:“從二十世紀開始,‘直立消費人’ 在地球為患,瘋狂繁殖,拼命消費,榨取天然資源,把辛辛苦苦挖出來的物質製成隨手扔掉的消費品,根本就是星球害獸。 ‘物料平衡’早晚要算賬!”

把人類視為害獸,有些人不以為然:“胡說八道!每一條人命都是神聖的,獨特的,不容侮辱。以人類的智慧和不撓精神,定可排除萬難!消費是人權,是現代文明。我們應該為此驕傲,而不是妄自菲薄!” 大部分人都覺得這類說話比較積極,容易入耳。

夏麗雖然覺得 “人命神聖論” 有些自大,但 “星球害獸論” 也實在令人難堪。再者,就算現代人的生活方式真的有問題,又如何解釋一竹竿的全人不育呢?反正眾人忙於強調自己的看法,漸漸忘記了問題重心。

雖然不育之謎沒有答案,人口過剩卻是個公認的大問題。為甚麼國際社會竟然長期坐視不理呢?

她繼續搜尋,找到一些看法。

其中一個意想不到的原因是經濟。經濟?對!過去的世紀經濟掛帥,直接間接主導所有政策。原來人口是繁榮的種子,買了東西轉手扔掉可以刺激消費,推動繁榮,是自由經濟的美態,資本主義的靈魂。人多買得多,扔得快,從經濟角度看是好事。不論這做法是否正確,世界已經全盤依靠經濟發展,騎虎難下。但這經濟老虎周身暗病,動不動便憋氣,嚇得大家要死。最流行的搶救方法是狂印銀紙,拼命寬鬆,刺激消費。這辦法簡單奏效,十試九靈:印刷機一開,經濟又復蘇啦!幾十億消費人又開始蠕動,購物,往地下挖東西了。社會再次欣欣向榮,全靠大家合作,努力消費。這個經濟關係十分奧妙,夏麗百思不解。

另外一個基本因素是集體與個人的自我權力鬥爭。

在很多國家,繁殖是基本自由,滋生是人權,沒有商榷的政治空間。更多餘的人也是選民,萬萬不能得罪。於是一個威脅著人類長遠命運的問題被隱了形,變了不存在。再者,幾十年來國際間要應付的天災人禍令人疲於奔命,把精力都花在處理接踵而來的當前急務。有本事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已經很了不起。股市剛被印刷機救醒,“不自然暖化” 帶來的自然災害又在搞鬼:昨天旱災,今天水災,退得水來,又鬧瘟疫。瘟疫剛過,甦醒不久的金融市場又滿嘴泡沫,搖搖晃晃,唯有不由分說,加印銀紙!好不容易才把局面穩定,大家便一窩蜂湧回市場投注,看看誰的眼光獨到,把錢押在下一輪災害中最有機會受惠的公司。

在這難得一刻,歌舞昇平,誰又會提出人口過多這掃興的辣手課題呢? 
__________________

聯合國最喜歡數據,不管有沒有用,甚麼都統計,是夏麗在網上搜尋的熱門去處。

據統計,世界人口在21世紀20年代初達到最高峰,有85億左右。夏麗當時還未上幼兒園。有些專家估計實際數目要再高10到20億。那麼多人,數不清也很合理。大體來說,85跟100億的區別不大,反正太多。太多?不算吧!另有專家說100億也不多呢!跟較早前估計的250億峰值還有很大段距離呢!那個年代專家多,都要謀生,都想出位,吸引注意,唯有語不驚人誓不休,放膽狂猜。

擾嚷中,不經不覺來到了2024年 —— 好令人困惑的一年。經過多年來的持續升勢,2024年的出生率竟然驟降一半,由每年兩億一下子跌剩一億。宋煥望著夏麗下載的曲線圖,起初也很驚訝:“哇!跌得那麼急,那麼突然,肯定會引起動蕩!” 但經過粗略一算,看法又有不同。“一億個嬰孩排隊,可以環繞赤道一圈,還剩一千多萬,實在不算少了!”
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 “反常現象”,大家熱鬧地討論了一陣。

生物學家,醫生,家庭計畫指導,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政治家,記者,宗教人士,銀行家,搞保險的,革命的,環保的,都對出生率驟降的因由,程度和長遠影響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翌年,出生人數又再減半。一個多世紀來,全球第一次達到人口平衡。出生率就這樣年復一年地下降。

事隔二十年後,宋煥面對急劇下滑的出生人口圖表,估計當時會引起恐慌,未嘗不合理。但一切質料顯示,當時情況大致如常。一億個小朋友對負擔過重的地球來說,仍然是個不小的擔子。2024那年,五千萬人按常死去後,年底總結時世界還是增添了五千萬人。沒錯,出生率無故減了一半,的確令人不安。不過憂心只在表面。心底裏,不少人暗自鬆了一口氣。目前人口過剩是硬事實,不育則老實說是下一代的問題。試問一群正在與洪水搏鬥的人,又哪來熱情去關心十年後可能會發生的旱災呢?

北美洲局部地區的人民比較愛鬧,借勢狂暴了一輪。但搶劫和祈禱的熱情過後,終歸也得靜下來,專心上班下班,吃飯拉屎。社會上的競爭不僅沒有減退,還有加劇跡象。謀生仍然是每個人的當前急務。

一番吵鬧之後,大家又將注意力放回現實的問題頭上。

有報章社論提醒大家:“越來越少人工作,將來的勞保退休金,會出現結構性問題。”

一言驚醒夢中人!哪怎麼好?辛辛苦苦供了一輩子,到頭來甚麼也沒有?開玩笑!絕對不能接受!政府受到壓力,變戲法也得變個解決辦法出來!但今次的戲法不好變,連印銀紙也解決不了。

最終還是基金經理有辦法。據他們解釋:整個公積金系統即將結構失衡,令管理變得十分複雜。要降低風險,唯一辦法是增加管理費。翌年,保險界把管理費加了0.5%,大家便冷靜了下來。

與人類長遠前途有關的重大題目,在世界各大報章的社論和短評間歇出現了好幾年。當沒有甚麼選舉醜聞和大型天災時,這問題總會被挖出來討論一番。不過從新聞資料中,夏麗可以看得出不育危機很快便失去了新聞價值。讀者們愛看的是新聞,重復舊聞沒有市場。

有關不育危機的報告,逐漸被五花百門的生育補藥和產品廣告取代。孕婦裝變成時尚。當時流行橡皮肚兜,形狀和孕婦的大肚一樣,可裝錢包電話和音樂機。有線耳機可從橡皮肚臍穿出。有些男人也馱一個,招搖過市。

孕婦享受的社會優惠越來越多;懷孕不單只光彩,還帶來可觀收入。因為根據市場智慧,只要有足夠經濟誘因,所有問題早晚都可以解決。

夏麗被證實有孕後,即時享有終生產假。香港政府每月發她港幣82,347的津貼,按年根據物價指數調整。只要孩子還活著,一家人坐飛機火車巴士都免費。還有各樣的福利和私人機構贊助一大堆,數之不盡。唯一的條件是孩子必須活著。否則從死亡證簽發日起第二十五個工作天後,所有公家優惠自動停止。不過政府會負責安排大型喪禮和一切相關費用。
__________________
現在是2048年。

出生率已經連續下降了24年,但全球人口仍然有七十億,平均年齡63.2歲。醫藥生產商的生意越做越大。造酒商的股票,二十年來漲了十多倍;全球只有 0.03%的人不夠歲數進酒吧。大批中年人膝下無孩,退休無期,都喜歡多喝兩杯,麻醉現實。為了捍衛退休金的完整,大部分國家把退休年齡延到七八十歲。反正當時的人均壽命男的九十,女的九十四,多幹幾年也是應該的。

七十億人當中,六十八億是中老年,年輕人是稀有動物。從2038 到2048 十年間,全球只有十八萬四千兩百七十一個嬰孩出生。在二十一世紀初,每十二小時便不止這個數。這還不算,在這一小茬新人當中,百分之三十七活不到一週歲。

死因都是肺炎。老是肺炎。剛抵埠的新生命,小半過不了肺炎這關卡。

成人也多了門路歸西。超級大風,地震海嘯,一年比一年多,一個比一個強勁。自然災害不管你是發展過頭的國家,還是從未有機會發展的國家,一律要吹便吹,要淹便淹,不分貴賤,一視同仁。不少偉大工程,經不起一個超級大風的考驗。本來打算過千秋傳萬世的建設,捱不了幾秒鐘的地殼顛簸。非洲的飢荒越來越狠,連亞洲和美洲較為富庶的產糧區,也會間中鬧糧荒。

假如風沒把你吹走,水未把你淹過,塌下來的山埋你不中,乾涸了的田園也餓你不死,還有細菌殿後。與其它災害相比,瘟疫似乎更有戰略:有攻有守,忽虛忽實。細菌最擅長殺人於措手不及,飽餐一輪後,未等疫苗研究出來,便鳴金收兵,消失於無形。捲土重來之日,已換上了輕易瞞過疫苗的新裝,和一副更凶狠莫測的姿態。


2048年的人類社會依然繁忙昌盛,一街都是中老年忙於奔命,努力謀生。他們一方面為人口過剩的今天煩惱,一方面為後繼無人的明天憂心。他們意識到人類很可能是下一批給智人趕絕的地球物種,但年紀開始老邁,也無法改變幾十億人集體相處的生活方程式。現在來搞社會大革新已經太遲:既沒有魄力,也不知道從何著手。人類唯有拖著疲乏的腳步,按著原來的老方向,繼續走向自己安排的末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年1月 9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7年11月修訂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