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3 December 2010

小说 “笙歌” 第贰章 之(六) “生死之谜”



 第贰章  之(六)
生死之謎

大概 由於心理作用吧,超聲波掃描後,夏麗經常發幾個重復噩夢。在其中一個夢境,她獨自裸體在一片無際平原奔跑,逃避一股冰寒的龍卷白煙。人怎跑得過龍捲風呢?她被追上了。龍卷煙往她體內鑽。她很快被透心寒氣完全佔有,感覺呼吸困難。肉體上的快感,令她加倍慌亂。她無力反抗,也沒有反抗的意志,只有閉目接受,有次竟然尿了床。

在另一個怪夢中,她在床上分娩。一個小木乃伊在沒有絲毫感覺下隨著一口灰塵噴了出來,躺在她雙腿之間。小木乃伊無聲無息,動也不動,不知是死是活。周圍站滿了人:醫生,護士,宋煥,玲娜等都在,連她不大認識的外祖母也在。大家望著小孩指手畫腳,頻頻點頭,輕聲交談,但沒有人把他抱起,或轉頭看夏麗一眼。夏麗想坐起來抱小木乃伊,但全身動彈不得。她急得歇斯底里地破聲大喊:「把孩子給我!」 一直喊到驚醒,渾身冷汗,淚流滿面。
 
夢境有意思嗎?巫師們說有,大心理學家也說有,宗教家也說有。但這些纏繞她的夢是什麼意思呢?是生命的預告?死亡的啓示?兩者之間的糾纏?糾纏什麼呢?
__________________
 
夏麗對生死這些大議題一向興趣不大。她明白幾千年來所有哲人聖者都解答不了的宇宙級奧秘,不是一般人工余時間花幾滴腦汁或上網搜尋可以解破的天機。
 
誰料懷孕以來,她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不由自主地不停思考生命如何形成,如何結束等等心知沒有答案的問題。開頭主要是好奇心驅使,在網上找有關 BB小唐和 「不育危機」 這些變了有切身關係的背景資料。但知得越多,便想得越多。想得越多,更想知道的也就更多,相對明白的也便更少。生與死究竟是勢不兩立的對抗,還是天衣無縫的配合呢?生命的成分,只不過是男精女卵各帶一堆碳氮氫氧磷等化學品的偶然組合嗎?組合那一瞬間,生命同時發生了嗎?還未有的話,什麼時候才正式啓動呢?她在掃描看見的「腹中塊肉」有生命嗎?夏麗不自覺被引進了「生死」這千古迷宮。
 
這方面,她反而對自己老家的傳統解釋最沒有信心。
 
整部歐洲史,大部分時間被迷信野心家所壟斷。經過千多年的宗教文明,西方對生死這大問題連皮毛也沒有摸好。像美國那麼科學發達的社會,至今還有大半數人相信宇宙是六千多年前由一位蓄鬍子,穿長袍,不翼而飛的赤腳上帝花了六天創造的。它老人家某天悶瘋了,大喝一聲:「要有光!」,據說光便乖乖的出現了。但當時宇宙尚未出世,連一粒可反光的分子也沒有,開了燈也同樣是黑森森的一片無明虛空,簡直浪費能源。
 
在無明光下,上帝用灰塵做了兩個人:生命就這樣開始了。阿當夏娃這一男一女要開枝散葉,是否早晚都要亂倫?這些倫理問題就不要多問了,免得尷尬。反正有生命的信眾,千百年來互相廝殺,無非為了證明誰想像出來的神較真,殺傷力較大。 最後,對生命的認識沒有增加,卻製造了不少無謂死亡。
 
一個很原始的故事,居然偉大地統治了差不多兩千年,還屢次把歐洲的科學胚胎打掉。當然,科學也不一定是好事。經驗證明人知的越多,破壞力越大,自我滅亡越快。但科學起碼有軌跡,可跟著一步步探往無窮的神秘。
 
西方宗教勢力終於被科學逼退了。代之而起的哲學家靠人不靠神,也好不了多少。脫離了長大黑的宗教陰影後,哲學家借用形而下的科學思維探討形而上的問題,是緣木求魚,狗追尾巴,最明顯的成就是把本來簡單直接的人間事發酵成長氣牽強的邏輯。
 
中國聖人最實際,搞不通的乾脆不搞。莊子申明聖人對 六合之外存而不論。人生苦短,談別的吧!多睿智!宋煥是這態度,夏麗以前也是同一取向,不過現在是非常時期。不嘗試對瞭解生死,對不起肚裡的新生命!
 
研究一番後,夏麗的意外發現是釋迦牟尼對生死最有見地。據說他老人家來地球出差,目的就是要了生死!這聽落莫名其妙的大事因緣,背後還有不少道理。更奇怪的是這位尼泊爾王子的心得理論與現代有限的科學發現並不違背。連她老公,骨子裡絕對唯物的實惠型工程師宋煥,也認同很多佛學的基本概念:「因果當然有啦!整個宇宙由大爆炸一刻開始,每粒分子都隨著因果展開,息息相關,秒秒相連,直到這刻,直至永遠,是不爭的事實。我肚子餓,想下個麵吃,你要不要?」
 
「我不餓。你吃吧!那麼六道輪回你又如何看法?」
 
「輪回也是客觀事實哦!我未讀過佛經,但我們身體上每個細胞,每粒電子,最終都會被大自然回收回用。我們有靈魂的話,應該也是同一命運,完全沒有理由相信我們是宇宙中唯一的例外!」
 
沒錯!夏麗很認同老公的看法。人死了餵蛆蟲,蛆蟲長大變蒼蠅。田雞吃蒼蠅,人再吃田雞,是個充滿因果的生息大循環。這不是輪回是什麼?
怪不得人類充滿蛆蟲特性!小小的地球是我們集體狂嚼的屍首。屍身上每樣有機物,每滴原油,每塊煤炭,我們都不放過,要吸光燒淨,耗盡化掉,去氧還原,直至只剩石頭,灰白的骸骨。。。
 
「從這角度看,」 宋煥一邊煮麵,一邊繼續推測:「人的軀殼不外乎一小堆微不足道的電子核子電磁物,活的時候實質上是條未成熟的屍體而已。」
 
「那麼這條 ‘生屍’ 究竟由什麼驅動,變得暫時會跑會跳會吹牛吃飯拉屎的萬物之靈呢?這生命的本質是否就是靈魂呢?人死後,靈魂又何去何從呢?灰飛煙滅?宇宙中存在徹底灰飛煙滅的東西嗎?」
 
「哇!老婆!你真的認為我會有答案嗎?」
 
夏麗恍然大悟地說:「其實所有問題都沒有答案!」
 
「對呀!一早告訴你啦!」

夏麗非常明白:明知沒有答案,猜測實屬多餘。可恨腦袋不由己,放不下這些沒有答案的疑問。
 
生命固然神秘,死亡卻除了神秘外,更令人覺得壓迫,無奈,甚至恐怖。
生命可憑直覺接受。一個人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汗有淚,有屎有尿,假不了。死亡則抽象多了!在生的人都未嘗過死的滋味,大家只知道它絕不妥協,而且比較公平,人人有分,令一般人怕得要死。
 
死亡的絕對陰影時刻威脅著脆弱的生命,大家毫無對策。詩人面對死亡只懂長吁短嘆,科學家想研究往生沒有經費,只有專收買靈魂的宗教人士和安排殯儀殮葬的地下工作人員比較實在,知道所有人都會死,是個穩定市場。
 
有人說:不怕!生前多捐獻給教會,死後可升天堂,歡渡永恆。但天堂這地方,夏麗越想越恐懼。坐在上帝之右,要眨多少眼才渡過幾萬億年呢?過了幾萬億年又如何?永恆才算剛開始,有排坐呢!坐在天主旁邊,不敢放肆,半句怨言冒犯了上帝,可能會被踢下地獄,永不超生,又來一個永恆,另類折磨,反正沒完沒了。
 
相對之下,因果輪回的確比較有分寸有比例。業債隨身,大不了努力償還,一生還不盡,來世繼續供。做牛做馬,變豬變狗,其實也可以精彩一生,亦照顧到物種多樣性。
 
「老婆哦!六道輪回的概念我雖然也不清楚,但似乎跟你這西洋演繹有些出入哦!」 宋煥笑著抗議道。
 
夏麗沒有理會。她正很認真地思考死亡。所有東西都難免一死。。。所有東西。。。所有東西?
 
但死亡的大前提是生命!未及生,焉能死呢?
 
對!所以他的孩子無論如何一定要生!為何所有人都偷步擔心她的寶貝活不成呢?她越想越沮喪,傷心,憤怒,迷糊,也很擔心。
 
這樣胡思亂想,會想出答案嗎?不會!只會想出病來,甚至影響孩子!
 
「哎。。。看來這千古謎永遠也不會讓智人這瀕臨絕種的光身猴破解了。」
 
「頻臨絕種?你不是堅決不相信人類瀕臨絕種的嗎?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變得如此悲觀?」 宋煥不解地問道。
 
夏麗笑了一笑,笑得有點兒勉強,沒有回答。
__________________

BB小唐那張跟他長度相約,中英對照的死亡證上的死因是 「肺炎 —— pneumonia」。蓋了章的,有醫生簽字,絕對算數。他一生從未咳嗽,卻死於肺炎。看他臉龐紅潤,眼睛閉上,睡得多香!噓!輕聲點,讓他睡,睡好便會醒過來。
 
他一直睡了八十三小時。一生人就這樣溜了過去。
 
醫生說是自發性肺炎。
 
有人說:「廢話!肺炎哪有自發性的!」
有人附和:「對!我看八成是那老醫院通風系統的交叉感染。」
「交叉感染?什麼來的?肯定是!」
「哪不是人為疏忽嗎?一定要有人負責!」
 
就這樣鬧了好一陣子。
 
網上都有詳細記載:審查記錄,公開聆詢,會議紀要,院長屢次道歉,通通都有。BB小唐的資料夏麗從前沒有留意。現在細心翻看,越看越慌,越混亂,越難過。
 
什麼不育危機,嬰兒死亡率等,活像世界末日,簡直危言聳聽!不過香港過去五年生兩個,死兩個,是事實。小唐在這家醫院虛度一生,也是事實。
 
夏麗差點兒擔心成流產。
 
這一切肯定有原因,只是無法確定。什麼自發性這,自發性那,交叉感染,不測感染,通通都是廢話。為了肚裡的BB,夏麗知道不應該再研究下去。她決定暫時與外面隔絕,甚至與自己的思想隔絕,只留下假笑敷衍世界。
 
一切都得往好處想。最好什麼也不想,只顧一二三四地數針數編毛衣。為了孩子,這生死之謎不能再分析,不能再思考,不能再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年12月 13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7年11月修訂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