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December 2010

小说 “笙歌” 第贰章 之(五) “BB 小唐”


一共有來自八個國家的十二位頂尖專家負責照顧夏麗。反正搞婦產科的大夫們平時都閒著。
政府搞了本小冊子,長達12頁。除了沒有鳴謝甚麼支持單位和贊助商外,看上去像本歌劇場刊。開場白由香港特首和芬蘭領事一唱一和地宣佈即將出生的小生命,將會為全人類帶來友愛呀,希望呀,繁榮昌盛呀等等數不盡的好處。跟著是一份詳細清單,逐項表述政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把準備工夫做到最好。假如仍有差錯,乃屬不幸,與當局無關。
接著是專家們的像片和履歷。一個個身穿白袍,頸上吊著聽診器,面上掛著大同小異的專業笑容:鎮定,自信,親切中帶幾分冷漠。領隊是黃鐵龍醫生。論國際知名度,他沒有。但由於土生土長之故,所以由他掛名做領班。首席麻醉師是芬蘭的 Dr. Nelimarkka。後面拖著一大堆來自中國大陸,歐洲和美國(全世界那裡有人生仔,美國都會要求派員參加)的專家,陣容鼎盛。
除了醫生,還有數不清的護士和助產士。警察把整個瑪利醫院婦產科都包圍了。被他們拒於門外的還有記者和看熱鬧的人群。難怪夏麗透不過氣。
方圓最少一千公里內,夏麗是唯一的孕婦。瑪利醫院的婦產科,平日除了偶然來個白撞或思覺失調的病人之外,根本無人光顧。政府索性把整棟大樓徵用給夏麗生產,以示隆重。原來社會上有聲音要求把婦產科關掉,或者吸納到忙得要死,卻一事無成的生育科,以省公帑。但院方和政府一直反對,認為關掉產科在原則和心理上不能接受。結果夏麗的懷孕,替政府輓回不少面子。
為了接待夏麗,院方首先要把中央通風系統重新設計安裝,將婦產科與醫院其它部份隔離。上次婦產科大派用場是三年前的事。主角叫BB小唐。生出來幾天就死掉了。雖然可惜,但也屬意料中事。過去幾年來,全世界絕大部份的嬰孩都活不到一歲。但香港市民認為應該傷心憤怒的時候,掃興的理論和分析都不聽不入耳。

好好的一個 BB,幾天就死掉了。誰來負責?
沒錯!肯定有人要負責!

哪,還用說?
有人問:嗯,會不會是通風系統交叉感染呢?
大部份人起初都不明白甚麼是交叉感染,但這個推測相對容易理解。交叉感染四個字又好上口,於是很快便傳得很開了。交叉感染就這樣變成了事實。
那就是疏忽!無能!大家讓著要找人背黑鍋,以洩香港市民心頭之憤。還是院長蘇醫生反應敏捷,有理無理衝上電視台鞠躬,認錯落淚,先發制人,才保住了烏紗,和勉強平息了風波。
這次,蘇院長可決心不再做代罪羔羊了。政府也決定全力支持:寧可掛萬,不能漏一。做多了,花的是納稅人的錢。動作不足,受害的是公務員。利害如此鮮明,唯一的選擇是不惜工本。據說特首親自下了命令:不要跟我說盡了力!光盡力是不夠的。要過火!越過越好,以方便市民見證。只要宋家母子能夠活著離開醫院,便算大功告成。回家後各安天命,一切與政府無關了。
說到嬰兒死亡率,也的確夠人心寒。
過去三年來,全球嬰兒死亡率暫時是百分之八十二。一共八百四十四個出生嬰兒當中,只有一百四十七個活過了週歲。還有五個寶貝的父母,正在戰戰兢兢地等待著這個離奇關口的來臨。如果將紀錄拉長一點看,過去十年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三十七,也夠恐怖。想當年,在香港出生的嬰兒,一千個裡面最多死兩三個。誰會料到,在過去的五年里,香港只生了兩個,便死掉兩個。用聯合國的報告單位來說,是每一千死一千, 百份百。
BB小唐是最近的一個。活了不足七十小時便死在這設備一流的醫院裡。名醫和老師們都在場,但也反魂無術。死因是急性肺炎。
又是肺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年12月 7 日 於过渡网发表
2014年11月修訂

No comments: